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四节 拉风
    总觉得该出手时就出手,该打击的时候就应该打击,摆,却连路易十三都没有喝过,这对他来说,是个利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他就发现,叶枫的这个利好和股市的利好一样,基本可以当作利空来看待。

    “听说路易十三才开启的时候,可以品到樱桃,水仙,百香果,最少七种水果的香味,喝路易十三,不但舌头要有最好的味蕾,还要有个好鼻子才行。”叶枫示意小姐启开瓶塞,深深的吸一口,做陶醉样,“看起来不错,好像除了这三种水果味道,还有苿莉,荔枝的香味,我鼻子不好用,只能闻出五种。”

    他不经意的说话,不经意的动作,看起来竟然潇洒无俦。听到他一席话,不但经理露出钦佩的神色,就算斐少爷和罗刚都是叹息,为什么这小子每次喝酒都要那么拉风,都让人哑口无言的想要痛揍他一顿!

    方竹筠有些好笑,知道叶枫又在炫耀,可是就是这种炫耀,别人却是很少做的来。记得当初在戈民辉酒会的一幕,一丝甜蜜涌上心头,那一刻很远,又很近。

    喝酒看似简单,往嘴里一倒就好,可是喝酒的学问绝对不简单。经理看到叶枫的一举一动,绝对符合贵族的标准,诧异中带着钦佩。

    段天愁开的九州连锁,是九州至高无上的人物,下面的员工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只有尊崇。

    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,今天竟然打来了一个电话,让手下好好接待叶枫叶先生,这个叶先生的背景只能用恐怖来形容。财大气粗,拼财力的酒客经理见过多了。可是拼酒还这么有格调的真的少见!

    “熊总,你闻到什么气味没有?”叶枫淡淡地笑。

    陆斐捂着嘴,不想自己发声,他知道这个时候发声就会和戈民辉一样,只能自取其辱,叶枫这小子,怎么每次品酒都是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点荔枝苿莉的味道。”熊总不知不觉跟着叶枫启开了路易十三,不知不觉的跟了一句,又觉得学步太过明显。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其实他只是闻到有香气,他们喝酒的时候,喝的是贵,越贵点来喝越有身价,又会品什么。

    “奇怪,”叶枫摇摇头,“这个时候路易十三的果味香气应该散去,再挥发的是香草和雪茄盒的味道,你怎么闻的还是苿莉地味道。难道我喝的酒和你的不同?你喝的莫非是路易十二?”

    熊总的一张脸臊的和关公一样,咬着牙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方母看着这个打工仔女婿的眼光已经截然不同,她就算木头脑袋,这个时候也能想明白,叶枫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“其实果味只是给人带来清新,之后的紫罗兰,玫瑰,檀香木,鸢尾花的清香散发出来。这才是此酒最为让我欣赏地味道。”

    叶枫倒了点酒出来,轻轻摇曳着高脚酒杯,手掌轻翻,酒杯竟然从手背滚到手臂,然后再次滑落。

    两只手指貌似拈花,再次抓住高脚。叶枫抓住酒杯,竟然倒控摇了三周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不急不缓,可是酒水竟然听话的还在杯子里面,一滴不洒。

    一条红线曲曲折折的盘旋,好像一条红龙。

    陆斐叹息一口气,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经理却是看的双眼发直,他承认,这招他见过一次,酒神曾经表演过一次。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叶枫能使出来。

    和叶枫一比,熊总拿着酒杯的姿势看起来就像大象腿在表演,一咬牙,不看叶枫的表演,端起酒杯,“喝酒就喝酒,这么多名堂,一点不爽快。叶枫是吧,来。我和你喝一杯,我先干为敬。”

    不管叶枫的杂耍。熊总一口把路易十三闷到嘴里,哪里管它什么香。

    亮了下杯底,示意照杯,叶枫却是笑笑,做了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举动,他直接把一杯路易十三倒在餐巾上。

    一股扑鼻地香气散发出来,浓郁非常,叶枫不望熊云,只是望着餐巾上的红酒,喃喃道:“我只喝八二年的拉菲,这种酒,用来闻闻就好。”

    陆斐只能叹气,忍不住的问,“叶总,我真的很想知道,你这辈子真的除了拉菲不喝?”

    叶枫笑道:“当然是假地,可是连这种酒桶一样的人都能喝上路易十三,我喝了不是自贬身价,又有什么味道,不过虽然不能喝酒,

    道这酒还有个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处?”陆斐忍不住的问,想要长长学问。

    “用这种酒来擦皮鞋,听说特别亮。”叶枫沾起了餐巾,擦了下皮鞋,笑了起来,“斐少,你看看,是不是很亮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耶,我也试试。”斐少爷也大笑了起来,一解刚才的郁闷之气,直接把叶枫的那瓶路易十三倒在皮鞋上,别人或许觉得心痛,他当然也和叶枫一样,觉得这几万块钱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不对,”叶枫认真的纠正,“一看你就是没有擦过皮鞋,这样倒酒很浪费,真的很浪费,我们要节俭持家。你要先把酒倒在餐巾上,等到充分湿润,然后再擦皮鞋,一边闻着香气,一边擦着皮鞋,感觉会好一些,而且也能多擦几双鞋。”

    “叶总,看起来你真的擦过皮鞋。”陆斐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“当然擦过。”叶枫和他一唱一和地做戏,无视熊云铁青的脸,经理诧异的目光,还有服务小姐不知看白痴还是看天才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你擦过谁的?”陆斐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擦的是自己的皮鞋。”叶枫淡淡的笑,“我还不知道有哪双脚可以让我擦一下。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笑,熊云再也按捺不住怒意,一拍桌子,“够了,叶枫,你太不给我面子。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抬起头来,“哦,你也配?面子是别人给地,脸却是自己丢的,能让我叶枫给面子地人,绝对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口气平淡,只是一句话就激得熊云差点吐血,顾不得和方父方母打个招呼,拂袖离去,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叶枫这才叹息一口气,“伯父伯母,这个人太没有风度,做你们的女婿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方母怔了半晌,这才说道:“的确有点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有点犯愁,这顿饭她说了自己请,其实就是熊云买单,他没有风度不要紧,这擦皮鞋的路易十三谁来买单?

    “点菜吧。”叶枫一挥手,“今天难得伯父伯母前来,我来请客,谁都不要和我抢,谁和我抢,我和谁急。”

    罗刚终于笑了起来,“我当然不会和叶总你抢,经理,酒都拿回去吧,我们不会喝,拿点饮料喝就好。叶总请客,退了酒,我怎么说也要个双头鲍才划算。”

    罗刚显然老练,不经意的为叶枫节省,就算斐少爷听到,都是叹息,这老小子有点门道,会做人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”经理彬彬有礼,“段总说了,今天无论你花费多少,都是他来买单,所以请你不要让我们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方父方母互望了一眼,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诧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熊云怒气冲冲的走出了酒店,无处发泄怒火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结果,可是对于叶枫,他多少还是带有一丝敬畏,这小子虽然年轻,但是一举一动,就算八十岁的老头子都没有他老练,当作梦一场好了,熊云只能叹息。

    他当作梦一场,三个人又把他从梦境中拉回到现实,“这位是熊总吧?”

    看到三个混混一样的人走到自己面前,熊云心中一凛,“我是熊云,你们是?”

    水浒三杰看着熊云的眼色有一丝怜悯,这小子竟然和叶老大抢女人,老大就算不打死他,看起来也要臊死他,如今看到熊云的脸色,水三杰都知道,这小子估计是内伤。

    “叶总托我们给你带给话。”宋公明笑道。

    “叶总?”熊云一愣,转瞬明白过来,大怒道:“我和你们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林通不经意的敞开了西装,露出了别在腰间的手枪。

    熊云心中一凛,放下了架子,苦笑道:“还有什么可说的,我退出还不行。三位大哥,杀人不过头点地,我都这样了,你们还要怎样?”

    史禁摇头,“我们当然不想拿你怎么样,我们说了,叶总想给你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熊云做好了被羞臊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叶总说,这次无论你是受到谁吩咐前来,都回去告诉你主子一声,小花样玩的多,叶总会腻。”史禁冷冷的笑,“这次你丢的是脸,你主子再敢这么做,他会扒你们的皮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