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三节 显摆
    我很看好贵公司的股票,你一定不能让我失望。”叶回答,殷切的继续唠叨。

    熊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叶枫,冷着一张脸,“今天是吃饭,不谈公事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失望的神情,熊云忍不住的问,“叶先生,你买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买了一手。”叶枫痛心疾首,“到现在亏了近千了。”

    陆斐一口茶喷了出来,连连咳嗽,就算是罗刚都是忍不住的低头,心道莫要得罪这小子,不然气也能把你气死。只是这小子是人精,为什么每次出拳都能打到别人的伤口,或者是最脆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叶枫,”方父只怕两个未来女婿打起来,“你妈做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叶枫神色终于有了一丝黯然,“她几年前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一惊,有些歉然,握紧了叶枫的手,方父也有些不好意思,“对不起,叶枫。”

    查问女婿的家世是做父母的义务,也是权利,方父不过是例行公事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没关系,”叶枫又笑了起来,神情淡然,“谁会不死。”本来想问问熊总的老妈死了没有,转念一想太过恶毒,有点小家子气,说不定方竹筠会不喜,只好作罢,“伯父,伯母,我给你们买了点礼物,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破费了。”方母心道这小子原来是个打工仔,看来为了这次见面,倒花了点本钱,如此看来,虽然家世不好,但对女儿总算有心。

    熊云连连冷笑。“叶先生财大气粗,佩服佩服,不知道给伯父伯母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把袋子里面的盒子倒出来,竟然不少,把其中的一个送给了方母,笑着说,“我听竹筠说,伯母属鼠的,我就买了个金鼠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盒子一打开。金光四射,夺人二目,隐有铜臭,赫然是个不小的金老鼠。

    方母愣了一下,一把夺了过来,看到里面还有张发票,展开一看价格,眉开眼笑,“叶枫。真让你费心了,其实竹筠说错了,我本来是属牛。”

    叶枫差点晕倒,“我听说伯父属牛的?”

    方竹筠倒有些奇怪,她只对叶枫说过自己地父母也算是工薪,可却从来没有说过他们的年纪,怎么叶枫一猜就中。

    方母连连点头,“是呀,是呀。你伯父是属牛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叶枫打开了另外一个盒子。也是金光四射,不过牛的个头看起来是和老鼠的杂交产物。

    方母有些失望,又有些恍然,原来周大福的十二生肖并非按照比例制造。

    看到叶枫出手不凡,熊总只是冷笑,心道你这多半是打肿脸充胖子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假货。叶枫看了一下四周,有些奇怪,“你们干什么,怎么不点酒,也不点菜。”

    斐少爷终于有机会说句话,“叶总,这里路易十三没有,金色时代也没有,我们正在发愁要喝什么。”

    叶枫忍不住问,“八二年的拉菲有没有?”

    熊云气的吐血。却是连连冷笑,想着对策。

    很显然,在座的男人都在想着办法算计自己,视自己为公敌,什么路易十三,金色时代,卖糕的,还t***八二年地拉菲,这帮人洋酒背的倒熟。不知道见过没有!

    斐少爷得到不出意料的提问,心中很怀疑这小子就知道一个八二年的拉菲。总是拿出来显摆,“我估计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看了熊云一眼,只能摇头,“很抱歉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没有,那也没有,你开的什么店?”叶枫的口气和斐少爷如出一辙,伸手拿出了手机,拨打了个电话,“段天愁,你的九州没有路易十三,金色时代,拉菲也没有,你开的什么店,黑店吗?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的叶枫微微笑,“酒很快就到。”

    熊云微微变了脸色,服务生也是不安,段天愁这个名字,对他们而言很陌生,但是看到叶枫胸有成竹地样子,不由惴惴。

    方竹筠却看到桌面上还有个小盒子没有打开,不由好奇,“叶枫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打开了那个盒子,这次没有珠光宝气,只有冷冷的寒意,那是一枚镶钻的白金戒指。

    “竹筠,和你认识了这么久,也没有买什么东西送你,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匆忙之下,找不到什么好的,

    戒不过二百来万,你先凑乎带着。”

    方母眼珠子差点爆了出来,“二百多万?”

    熊云看了一眼,只能叹气,不知道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。

    方竹筠看到戒指上硕大的钻石,有些吃惊,“这么贵重的戒指,我怎么敢戴,我只怕别人把我手指头砍下去,不过真的很漂亮,叶枫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“谁敢砍你手指头那估计是寿星公上吊,嫌命太长。不过买这个钻戒我差点砍了别人的手指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方竹筠一愣。

    叶枫淡淡道:“我和一个大款同时看上了这枚钻戒,他要发飙和我竞价,我怎么能当这种大头。结果我就让等在外边的弟兄们冲进珠宝店,给他套上个麻袋,一顿打,他好在求饶的早,不然就被我丢到河里去发^.

    熊云脸色有些发绿,搞不懂这小子是虚言恫吓还是真有其事。

    方竹筠只能低头,不敢看父母有些发白的脸。

    “哪位是叶先生?”一个中年人也是满头大汗的飞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“段先生吩咐,叶先生的要求尽可能满足,你要什么?”中年人望着叶枫的眼神有些发直,好像看到了妖怪,服务生看着中年人的眼神也有些恍惚,仿佛看到了幽灵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人竟然是九州大酒店地执行总经理!

    服务生每天看到这个总经理的次数,实在不比每天看到太阳升起的次数多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经理,竟然亲自下来给叶枫服务,这个叶枫什么来头?

    “我听说这里没有拉菲,没有路易十三,没有金色年代,我想问问,你这酒店是五星的吗,什么都没有,不如摘下两个星好了。”叶枫很嚣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陆斐有些纳闷,为什么这小子嚣张的样子看起来都是很帅。

    这下就算方父方母是木头,也看出了女儿找的这个打工仔不简单,随便出手就是几百万的钻戒,几十万的金牛金鼠,酒店重量级别地人物都是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,这分明是个富贵打工仔嘛。

    熊云是个老总不错,是个上市公司的老总也不错,可是方父方母不经叶枫点拨,竟然不知道熊云是个快要退市公司的老总。

    从二老的角度来看,熊云已经算是个有钱人,可是和叶枫的出手一比,熊云不过算是个乞丐中的有钱人而已。

    经理脸上还流着汗,扭头望了服务生一眼,脸色严峻,“谁说没有,五星级饭店没有这种酒,那真的不用开店。”伸手一指那个服务生,“你以后不用来上班了,去财务处结算一下工资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差点哭了出来,悻悻离去,没有想到贪图几百元的小费,竟然丢了一份工作。

    经理对服务生的训斥好像煽到了熊云脸上,让他有点挂不住,见到服务生远去,这才勃然大怒,用力一拍桌子,“太不像话了,你们这是什么酒店,那个服务生怎么回事,我地客人点的酒竟然都说没有,难道我给地钱不是钱?”

    熊总显然很有领导的风采,谈笑怒骂皆是文章,叶枫淡淡的笑,“熊总,不是你的钱不是钱,而是你的钱太值钱。”

    熊总一愕,半晌才体会到叶枫的含沙射影,怒声道:“你说都是我搞出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说,”叶枫摊摊手,“这位经理,麻烦你先拿四瓶路易十三来。”

    经理毫不犹豫的亲自去取酒,又换了个女服务生。

    熊总嘴角在抽搐,眼角也一样,这四瓶下来,最少十万又花了出去,这个叶枫敢情花别人的钱,一点不心痛。

    叶枫拿过一瓶路易十三,笑了笑,“都说路易十三经过半个世纪的陈华,境界已经至高无上。喝路易十三,就是经历一段奇幻美妙的感官之旅,熊总,我没有喝过,不知道说的这些对不对?”

    熊总觉得既然花出去的是自己的钱,没有必要让叶枫出风头,也拿过了一瓶路易十三,有些嘲讽道:“原来叶先生没有喝过,那实在遗憾,我侥幸喝过几次,倒觉得也很一般,没什么了不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