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二节 情敌见面
    到熊总和母亲的期望,方竹筠只是希望他们一会儿不

    “这是陆总,罗总,还有邹总。”方竹筠心中叹息,还是不想抹了母亲的面子,委婉的提醒母亲一下,如今的老总并不值钱,随便抓一把,林林总总。

    邹新有些受宠若惊,想问一句什么时候提拔的自己,有没有红头文件下来,却被陆斐拍了一巴掌,“邹总,还愣着干什么,去点菜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请。”熊总一挥手,“大家只管吃。”

    罗刚还算深沉点,不动声色,陆斐心中却是暗骂,你小子以为我们是猪吗,只管吃,在老子面前装大款,你可真不知马王爷有三只眼。

    碍于方父方母的面子,陆斐叹息一口气,“猪肉涨价后,好久没有吃荤了,今天有人请客,我想吃肉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想笑,方母却拉着她坐在了熊总的身边,很是热诚,“竹筠,你要好好谢谢熊总,这次我们来到这里,还是人家出的机票。他听说你是我的女儿,就想过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方母的看看意味深长,影响久远,方竹筠暗暗叫苦,心道叶枫怎么还不来,和这个熊总在一起吃饭,估计要饿肚子。

    方父终于也开了腔,“是呀,竹筠,你们好好谈谈,来,来,大家坐。”

    众人围成一桌,方竹筠义不容辞的坐在熊总身边,如坐针毡,方母看出女儿的窘迫,压低了声音,“女儿,这是我给你千挑万选的男人,你年纪大了。总要嫁人吧?趁着现在正红,找个好人家是正道,熊总我打听了,是个上市公司的老总,年纪轻轻,年轻有为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看了眼熊总脸上的皱纹,和自己老爸差不多,暗自皱眉,“妈。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还商量什么,过了这个村,就没有这个店了。”方母压低了声音,“竹筠,你不能不着急,你现在这个身价是黄金时期,过了这个时候,想找这么优秀的男人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熊总显然多少也听到了方母地赞扬,更加的意气风发。“伯母,竹筠多半就是忙着工作,忘记了享受,人活着要潇洒,何苦那么累,竹筠,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叫我小方就好。”听到熊总叫自己竹筠,方竹筠只觉得浑身起了冷疙瘩,“我喝白水。”

    “白水怎么行,要喝点上档次的才行。”熊总意气风发,“做人不要为难自己,waiter,,洒,“有vs。或者vsop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什么?”陆斐爱国,所以对英语天生排斥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是洋酒,也是白兰地的一种划分,陈化期七年以下是vs,达到七年的叫做vsop。”邹新毕竟还知道些,“陈化期十五年的叫做拿破仑,二十年就是xo,,

    “最贵的是什么?”陆斐心道碰到个冤大头,不宰死你。老子不姓陆。你小子学什么不好,竟然敢抢叶枫地女人,心中有些感慨,如果叶枫来到这里,一口流利的鸟语想必能镇住这个奶奶个熊。

    斐少爷最怕的不是老爸,而是陈小青,最佩服的当然不是拿破仑,而是叶枫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叶枫这么有本事的男人。他也知道自己如果是个娘们,估计早就爱上了叶枫。所以未雨绸缪,为了不让陈小青爱上叶枫,他首先不能让这个熊去泡方总。

    这种复杂的恋爱方程式,也就是斐少爷这种智商能够算的明白,所以今天打击这个熊无疑是他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“最贵地当然是路易十三,那最少要在五十年以上的陈化,酒和女人不一样,酒是越老越有味道,女人还是新鲜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说的好。”斐少爷一挑大拇指,“熊总,今天你请客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熊总点点头,望着斐少爷的目光满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那来四瓶路易十三,这里四个男人,怎么说也得一人一瓶是不是?”

    罗刚眼中满是笑意,却不出声,熊总当场就愣住,一张脸憋的和茄子一样。

    这里的路易十三规格容量不同,可是最小的那种也要一万多一瓶,这小子开口就是四瓶路易十三,敢情过来吃穷的

    方竹筠也憋着笑,并不吭声,心道陆斐和叶枫在一起,别的没有学会,整人地招式学个十成十。

    “路易十三?”方母脸色微变,虽然不知道价格,可也知道这个东西不便宜,有些心痛这个为女儿选中的女婿,连连摇头,“你们少喝点。”

    熊总终于站了起来,向服务生眨眨眼眼,他来到这里,显然都已经打点好一切,服务生心领神会,知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道理,微微欠身,“这位先生,很抱歉,你说的那种酒,这里正巧卖完。”

    斐少爷向邹新使个眼色,邹新当然也是心领神会,“那我们降点档次,来四瓶金色时代吧。”

    熊总气的几乎吐血,金色时代不贵,一瓶不过比xo贵上几千块而已。

    服务生看了一眼熊总,耸耸肩头,“很抱歉,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敢情你这就有什么v,v吧?”斐少爷英文不好,记性也不.:有记住熊总说的什么vsop。

    服务生捏着口袋中刚才给地小费,只好硬着头皮说,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没有,那也没有,你开的什么店。”斐少爷大为不满,目光一挑,突然惊喜道:“叶总,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心中一喜,扭过头去,见到叶枫,霍然站起,几步冲了过去,一把抓住叶枫的手,“叶枫,你怎么才来?”

    叶枫手上大包小包的满头是汗,看起来民工一样,“知道伯父伯母千里迢迢的赶来,我就去给伯父伯母买了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熊总暂时把路易十三放到了一边,看到方竹筠抓住叶枫的手,表情如同喝了半斤山西陈醋,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谁你都不知道?方总的男朋友呀。”斐少爷直接把关系钉死,心道我看叶枫你小子还和我抢小青不?

    熊总的脸和熊一样,拉了下来,“伯母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母看到叶枫满头大汗,穿的衣服上连个名牌商标都没有,不由降低了印象分,“竹筠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爸,妈,我其实一直想找机会和你们说,”方竹筠抓住叶枫的手,越来越紧,“他是叶枫,我男朋友,我们已经相处一年了。”

    爱情无极限,所以方竹筠也可以把爱情时间任意拉长。

    方母自悔孟浪,又觉得女儿遇人不淑,盯着二人地手,很希望目光能化作一把菜刀,剖开二人牢不可破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小叶,过来坐。”方父虽然和老伴一块前来,可是毕竟心痛女儿,虽然也想女儿找个条件好的,不用吃苦的男人,毕竟还要尊重女儿的选择。

    这个叶枫,虽然气喘吁吁,民工一样,穿的也朴素,不过只要人品好,也就将就吧。

    以他的目光,当然看不出叶枫衣服的档次,只以为名牌必须有牌,不知道叶枫的穿戴已经到了大巧不工地地步,脱下一只袜子,都够点一桌菜的。

    叶枫微笑地坐了下来,把大包小包的放在桌子上,方母眼尖,已经看到什么周大福的牌子,暂时收声,她当然知道,周大福是倒弄黄金的,上档次的店子,这小子虽然不怎么样,毕竟还算有心。

    “小叶,你父亲做什么工作的?”方父和蔼的问。

    “他,他没有什么工作。”叶枫笑笑,“成天闲着没事,帮人管理下生意。”一眼看到熊总的脸色,以他的眼力不用别人介绍,瞬间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一切,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熊总。”方母不冷不热的说道:“他是恒远实业的总裁,是家上市公司。”

    方母一听叶枫的背景,心中就凉了半截,叶枫听到恒远实业,却是眼前一亮,上前一步,一把握住熊云的手,“你就是恒远实业的总裁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也听过。”熊总想要甩开这条咸鱼,无奈叶枫抓救命稻草一样紧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