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一节 做媒
    刚和陆斐不同,他经验老道,和修炼千年的老狐狸一滑。

    “打扰你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罗总,你怎么也来了?”方竹筠心道自己的工作室赶上了招待室,对于罗刚并没有丝毫简慢。

    不但对罗刚和陆斐,方竹筠保持对每一个人都是相同的态度,这点让所有在方竹筠身边的人都是交口称赞,齐夸方竹筠为人大牌,却没有架子。

    罗刚脸上露出比蒙娜丽莎还神秘的微笑,“方总,你猜谁来了?”

    陆斐和罗刚都是极力的想要拉拢方竹筠,也是一致感觉副总这个职位,并不能表达自己对方竹筠的重视,所以继陆斐自封为王后,方竹筠成为都市娱乐报的第三个老总。

    以后每次出场名单都让手下大为费心,罗刚就竭力主张按百家姓列先后,因为这样他可以排在陆斐前面,陆斐却以姓氏笔画为序,因为这样他可以比罗刚少一笔。

    不论哪种排法,方竹筠的名字却都是在中央,实在让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看到罗刚有些诡秘的笑容,方竹筠脸上一红,却还是问,“是谁?”

    本以为是叶枫,罗刚不过是取笑,却没有想到罗刚神秘的如喀纳斯湖怪一样,不肯露出真身,“方总,你去看看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从罗刚的神秘确定肯定不是叶枫,走到电台贵宾室的时候,突然一愣,转瞬欢欣满面,“爸妈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真皮沙发上坐着两个老人,其实也算不上太老。男人干瘦矮小,戴着一付花镜,倒有点知识分子的龌龊和穷酸,女人打扮起来,家庭主妇,四十来岁的那种年轻,五十多岁的那种絮叨,看起来很有主见却都是偏见的那种。

    二人坐在沙发上,对于这种大环境都是有些局促。见到方竹筠走进来,终于释放了亲情,“竹筠!”

    方竹筠心中一丝疑惑,做梦也没有想到父母会找到这里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的方竹筠并非那种为了生活几乎不睡,却也差不多是日不能息夜不能寐。她实在太忙,除了忙碌,只剩下相思。

    偶尔给家里打个电话,却觉得回家看望父母已经是个奢侈地想法。她总是对自己说,没有时间。等到空下来再说。

    她正处于高速运转的阶段,想要停下来都不容易。抛家舍业愧对长辈的无奈,只有身在其中方知其味。

    忙完这段时间一定休息一下,回去看望父母,这不但是方竹筠难以兑现的愿望,也是太多永远忙碌中人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爸妈,你们怎么来了?”方竹筠握住父母的手,旁人都是知趣的离去,等到房间就剩下三人的时候,方母才摸摸女儿的脸颊。“竹筠,你瘦了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心中一缕温馨,虽然真情在线给了太多人太多地温暖,可是父母的温暖显然任何人都无法给与,“不瘦了,再胖就嫁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本来是个玩笑。二老交换个眼神,里面的含义就算地下党接头的眼神都没有如此深刻。

    “竹筠,妈跟你商量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,”方竹筠有些好奇,又问了一遍,“你们怎么会上这里来找我?”

    她隐约觉得有点问题,因为她一直在s城,对父母也不过是说经常出差,这里的晚会虽然有名,可是父母绝对不会千里迢迢的知道。而且找的如此准确。难道是罗刚搞鬼,方竹筠心中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方母避而不答,只是说,“罗总这个人不错,我们来到这里,他接的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坐飞机来的?”方竹筠又是吃了一惊,父母都是退休工人,平时都很节俭,坐飞机对他们来说。实在是破天荒地举动。

    “竹筠,爸妈饿了。不如我们先吃点饭?”方母遮遮掩掩的更让方绣筠生疑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点份快餐。”方竹筠压住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出去吃吧,把你们公司的同事也喊上,今天妈请客。”方父一直保持缄默,方母却很热情,方竹筠心中一动,“那好,你们等等,我去叫人。”

    走出了贵宾室,方竹筠第一个找的不是陆斐或者罗刚,而是直接打电话给叶枫,“叶枫,有事吗,我爸妈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面的叶枫估计有些头晕,半晌才说一句,“哪个爸妈?”

    方竹筠好气又好笑,“你说还有哪个?”

    那面的叶枫缓过神来

    些好笑,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爸妈想请我的同事吃饭,我也想请你过来吃个饭,”方竹筠装作漫不经心的说,“如果你很忙的话,可以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就算明天赶着去火星,今天也要到场报道的。”叶枫那面笑了起来,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方竹筠这面捂着嘴,不让自己笑出声来,“我还不知道,我一会儿再告诉你地址。”

    放下了电话地方竹筠,得意的笑,找了陆斐,罗刚,却找不到陈小青,又拉上了邹新。感觉自己身边还是很有男人缘,方竹筠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方母看到了这三个男人,都和女儿保持着纯洁的友谊关系,满意的笑笑,“走吧,去九州大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九州大酒店?”方竹筠愣了下,不知道母亲怎么知道附近有这么个酒店。

    陆斐笑了起来,“九州不错,带壳的多,也够档次,这次说好了,我来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伯母难得来一回。”罗刚自降身份,和方竹筠平起平坐,“这次一定要我做东。”

    斐少爷想一脚把罗刚踢到玉龙雪山山巅去,“你是不是一定什么东西都要和我抢?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,”罗刚不咸不淡的说,“路边地狗屎我不和你抢。”

    斐少爷不等吃饭,已经挽起了袖子,就要过来追打,方竹筠终于站到他们二人的中间,板着脸,“麻烦二位给个面子,现在是要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斐少爷放下袖子,干笑了起来,“我不过是活跃一下气氛。”

    等到几人走到前面的时候,斐少爷忍不住的问,“邹新,能不能找个机会,找几个人揍罗刚一顿,我看到他那猪头样,心里的怨气跟六月飞雪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以德服人,以德服人,”邹新只能劝,“斐少,你当他是狗屎晾着,他自然没味。”

    斐少爷叹息道:“可是他这泡狗屎发酵期太长,我已经等不到没味。”

    几人到了酒店,斐少爷不等点些带壳的东西,就看到一个带壳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一身都是名牌,看起来也不错,年纪不算小,不过也不大,最少也和罗刚一样叫方母为伯母。

    “伯母伯父,快请坐。”男人目光略过了方竹筠,好像鉴赏唐朝花瓶一样,露出一丝赞赏。

    他的笑容是圆的,言语是方的,态度是扁地,除了对方父方母和方绣筠外,神情就像从门缝中挤出来施舍,“这位是方竹筠小姐吧?久仰大名。”

    热忱的伸出手去,方竹筠把挎包递到他手上,疑惑的望着母亲,“妈,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熊总,熊云。”方母压低了声音,“竹筠,他现在还是单身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听了哭笑不得,所有的疑惑有了答案,父母两个千里迢迢的到这里,竟然是给自己做媒!

    方竹筠多少有些郁闷,没有想到父母自作主张,她不想让父母跌面子,不然早就拂袖而去。她当然有人追求,而且追求的人不在少数,可是每次母亲问及的时候,她只是说自己先顾事业,不考虑其他。

    事业显然是个推搪,方竹筠收到的求爱信其实和求助信分庭抗礼。求助信方竹筠尽量每封都看,当然到了现在这种程度,她也需要别人的筛选,因为每天几百封求助信都是少地,对于求爱信,她却是直接扔到垃圾桶里面去。

    别人都说她这种身份不适合说有男朋友,可是她偏偏在一次录音中说有了男朋友,但是因为不方便,也不想别人打扰男朋友,不想透露是谁。

    都以为她经过那次录音后,会人气大降,没有想到反倒荣获最值得信任的主持人。众人都是交口称赞,方主编实在,对老百姓不忽悠,有啥说啥,比那些有了七八个孩子,小六都会打酱油,还自称没有恋人地明星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别的地方方竹筠可以含糊,但是感情方面,她绝对不想含糊。她已经做好了准备,母亲可以介绍,她当然也可以拒绝!

    熊总笑笑,容光焕发,拿着方竹筠的挎包,并不觉得尴尬,“方小姐,快请坐,这几位是?”

    目光从陆斐几个人身上掠过去,熊总带有了一丝戒备,好像豪猪见到情敌一样,竖起了全身的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