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一百节 怕是因为爱
    人眼中出西施一点不假,在陆斐的眼中,陈小青就是

    “和面子无关?”陆斐喃喃自语,“我在她面前还有面子?”

    “陆斐,你真的在这里。”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,陈小青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来到了门前,“他们都说你在方主编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方竹筠有些诧异,不知道陈小青不去法国,跑到云南干什么,陆斐却急的满脸通红,“小青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来不行,打扰你们了?”陈小青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,不是这样,你来了,总要和我说一声。”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,斐少爷这辈子,就算对亲爹都没有这么怕过。

    “好像我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?”陈小青有些不满,“我来这里也不用向你汇报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意思,”陆斐有些着急,“我是说,那什么地主之谊,我总是地主吧,你告诉我,我应该去接机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地主?你还佃户呢。”陈小青撇撇嘴,“我来这里是看竹筠,和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的很抱歉,我没有去接机。”方竹筠笑了起来,终于有机会插嘴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是大忙人,所以直接过来找你,没有什么,可是没有想到陆斐也在这里。”陈小青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小青,我和方总什么,真的没什么,真的没什么。”陆斐不迭的辩解,满脸通红的望着方竹筠,“你不信,你问方总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小青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自己,陆斐更是着急,“小青。你不信?”

    陈小青叹口气,“我想这个你不用解释,我没有你那么高的情商。我担心的不是我不信,而是这世上没有人会信。”

    虽然受到了陈小青地揶揄,陆斐反倒释然而笑,“不信就好,对了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不能来?”

    陆斐听着头大。感觉山穷水尽,绕老绕去的又回到了老路子,好在方绣筠为他解围,“小青,你不是说也来看沈孝天演唱会吧?”

    “还是竹筠聪明,”陈小青笑了起来,“我们这次和金迪以及开拓者三家搞联谊活动,组织优秀员工到这里旅游,还有一个公事。当然和你们无关。本来呢,这次旅游主要是上玉龙雪山,还有附近的景点看看,可是没有想到正赶上沈孝天和真情在线联谊,这不,员工都吵闹来看演唱会,我这个负责人就主动请缨,向你求几张票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一张都没有。”方竹筠有些为难,“我从来不管这个。这个是陆斐,邹新他们负责,要不我帮你问问?”

    陆斐近在咫尺,感觉自己和透明人一样,很不爽,很郁闷。若有期待的望着陈小青。

    “那真的麻烦你。”陈小青很感激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竹筠忍住了笑,扭头望向陆斐,“陆总,慈善演唱会还有多余的票吗?”

    陆斐叹息一声,“这么火爆的场面,怎么还会有票剩下?”

    蓦然耳朵一痛,陆斐高声叫,“小青,快松手,快松手。”

    在陆斐眼中温柔可亲。善解人意的陈小青一把抓住了他地耳朵,恶狠狠的道:“说你胖,你倒还喘上了,你再说一句没有?”

    “小青,你先放手。”陆斐捂住耳朵,借机捂住陈小青的手。

    陈小青没有注意到他的花招,满是杀气的问,“我再问你一句,票还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有。怎么会没有,”陆斐苦着脸。感觉摸着陈小青小手的甜,“小青,就算没有,凭着你我的关系,”看到陈小青一瞪眼,陆斐慌忙改口,“凭借你和方总的关系,就算没有票,我也得去现印几张。”

    陈小青终于满意的松开手,“这还差不多,不过不是印几张,而是几十张才够。”

    看到陆斐地嘴巴可以塞进去几个臭鸭蛋,陈小青又一瞪眼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没什么,”陆斐心中叹气,“我马上找人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邹新比曹操还要快的赶到案发现场,听到陆斐的要求后,和案发的死尸差不多,只是多了一口气,“斐少,几十张,你不要了我的老命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陈小青散发出来的杀气,邹新也是及时的收声,

    见势不妙,早早的拉着他的手向外走,回头对陈小青“小青,你在这等等我,我现在就去找票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出门口的时候,听到方竹筠问了一句,“小青,开拓者都有谁来呢?”

    走出房间地陆斐恢复了底气,松开了邹新的手,大气的说道:“邹新,你搞五十张票来,记住,要贵宾票。”

    看到邹新望着自己的眼神,很是幽怨,红娘一样,陆斐忍不住道:“你可别告诉我,你都没有票。印钞厂开不出工资,那不是天大的笑话!”

    “斐少,我真的搞不到,根据制度,我们是有空余地贵宾票。”陆斐双手一摊,“但是晚会开始筹备的时候,王律师就给了我一份名单,送给谁票,送多少张票上面都有列举,王律师的话,我可以不听吗?”

    听到王律师三个字的时候,陆斐多少沉默了下,他们都知道,你可以不听上帝的话,但是不能不听王律师的话。这个王律师突如其来,却往往有着神来之笔,真情在线能有今天,他绝对是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“那总还能剩下几张贵宾票吧?”陆斐有点气急败坏,王律师的话是得听,可是陈小青的话比王律师说的更有法律效果。

    “斐少,你说的不错,本来预留地还有,但是你亲戚多,人情多,送的也多,现在只剩下几张,”邹新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但和你说的五十张,是不是差的有点远?”

    斐少爷这才发现,曾经有几十张贵宾票放在他面前,他没有珍惜,等到失去的时候,他才有点后悔莫及。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,他会对陈小青说,还有票,如果要给票数加个数目的话,他希望是,五百张!

    等不到陈小青的九阴白骨爪从自己咽喉抓下去,陆斐急中生智,“去找黄牛党买票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邹新瞋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,你尽管去买,”陆斐洋洋得意,财大气粗,“我来报销。”

    邹新暗自苦笑,主办方去找黄牛党买票,可能是破世界纪录地壮举,不过斐少爷在此,一切皆有可能。临走的时候,邹新忍不住地说了一句,“斐少,我觉得你对陈小姐很有些怕,男人嘛,怕老婆是找不到老婆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能不承认邹新说的有些道理,斐少爷却还是嘴硬,“你们这些毛头小伙子知道什么,怕是因为爱,没有爱何来的怕,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斐少高论,属下佩服的有如滔滔江水……”邹新挨了一脚,带着江水和马屁出去找票,陆斐却是叹息一声,喃喃道:“我怕她,我爱她,我只喜欢她一个,可是为什么有情人难成眷属?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开拓者来的人不少,三个公司一共出了五十人,”陈小青笑道:“叶枫以前的那个开拓者现在发展迅疾,滚雪球一样,除了华胜外,又收购了两家企业。他们扩充兼容的策略很不错,主要的策略定在中端市场,全力以赴,发展之快让人难以想象。其实我发现,只要和叶枫沾边的,无论是人,或者是企业,都有不小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其实最想问的就是许舒婷会不会来,可陈小青显然不知道这个瓜葛!

    虽然和许舒婷没有见过几面,可是直觉中,方竹筠知道叶枫和许舒婷的关系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连陆斐看起来都是人模狗样,”陈小青叹息一声,“好像没有变化的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不用强求改变。”方竹筠顺着话题说下去,“你们公司的那些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今天去玉龙雪山了,我是去过,所以过来做事。”陈小青笑了起来,“不知道陆斐能不能搞到几十张票,我也知道他肯定很难办。因为以前他答应我要求的时候,从来没有这么为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陆斐好像喜欢你。”方竹筠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小青蓦然半晌,“谁知道。”

    二人陷入了沉默,方竹筠对于这个话题也不好深入,房门响了两下,本来以为陆斐回转,没有想到门口站着的却是罗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