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九十九节 刚愎自用
    爷眼角两行浊泪,看起来真的动了感情。

    叶贝宫脸上一丝感喟,“老三我还在找,虽然感觉形势不好,不过沈爷不要太悲观,说不定他在哪里逍遥,不想做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最好,”沈爷叹息一口气,“最近生意整理的如何,其实贝宫,在四兄弟里面,我最看好的就是你,让你把生意交给铁树,你可不要有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也有些累。”叶贝宫笑了起来,“叶枫的事情让沈爷闹心,也让我费心,沈爷让我减轻点负担,我很理解。”

    沈爷凝望着叶贝宫,好像要看出他的心意,“其实手心是肉,手背也是肉,铁树年纪虽大,但是商业经营方面显然还老套,我只是让他暂时接替你的工作,你可不能偷懒,迟早要回归继续打理生意。”

    叶贝宫还是笑,“我说了,沈爷说的算,不过沈爷,你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,千万要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贝宫,你对联合洪门怎么考虑,”沈爷突然问,“这次东南亚的危机可以看出来,我们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,t先生当选后,联系洪门无疑是目前最要紧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叶贝宫眼中闪过一丝古怪,“其实沈爷,我想和你说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沈爷和蔼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叶贝宫犹豫下,“沈爷,世界变了,变化的很快,f国如今很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劝我放弃?”沈爷眼中一丝冰冷。

    叶贝宫叹息一口气,“不错,沈爷,我们收手吧,你现在需要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!”沈爷霍然站起。嘴唇哆嗦,指着叶贝宫,“老二,谁都不能让我放弃东南亚,你也不能!”

    叶贝宫心中叹息,缓缓的站起,“沈爷,你不要动气,我这不过是个建议。你……”

    沈爷可能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用手扶着桌子,感觉到脑海一阵眩晕,“贝宫,我知道你是好意。但是这世上,很多事情可以放弃,很多却是不能,你应该明白!”

    叶贝宫点点头,“我明白。沈爷,你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洪门的事情你怎么看?”沈爷终于冷静了下来,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还要坚持东南亚的话,和洪门联手无疑是必然。”叶贝宫缓缓道:“如今在东南亚有影响地洪门家族主要有五家,洪,白,春,厉,马。洪家已经势衰,不足为道。白家淡出了洪门,再说沈爷无论如何,也不会联系白家。”

    洪爷点头冷笑,“你说的一点不错,我和他们绝无任何和解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马家是从北方过来,强龙压不住地头蛇。”叶贝宫继续说道:“拉拢他们当然最方便,因为他们也急需一股势力来支援,可是拉拢他们却会得罪其余四家,其中利益权衡需要我们好好考虑。如果不拉拢马家,那只有春家和厉家可以供我们选择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厉家的时候,叶贝宫眼角好像跳了一下,“好在春家厉家实力如今都是很强,拉拢了一家,足可以作为根基发展。可是很显然,联系厉家很困难。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显然很含混,沈爷却是缓缓点头,淡淡道:“你说的一点不错,这么说,我们现在只剩下和春家联姻的一条路?”

    叶贝宫默然半晌,沉声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贝宫,其实你说的和我想的完全符合。”沈爷叹息一口气,“我们地道路看起来,越来越窄。这想必也是高处不胜寒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叶贝宫想说什么,终于忍住。他想说退一步海阔天空,可是看沈爷如今的情况,对他虽然看似推心置腹,却已经刚愎自用。

    “可就是春家这条路,也不算好走。”沈爷叹息一声,终于说到了正题,若论见识远虑,叶贝宫,司徒空,沈爷显然都是不差,各占胜场,他们这么多年想的其实不谋而合,“贝宫,叶枫不娶春若兰也就算了,可是据我所知,他这次去云南,却是一心破坏。他送给春星石一幅名画,价值六千万,你说他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叶贝宫沉吟半晌,“感情的事,如果用钱能买到,孝天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沈爷‘哼’了一声,却没有再说什么,毕竟对叶贝宫,这个时候只适合点醒,“贝宫,叶枫的任性我们都是心知肚明。以往的事情,我们可以当作没有发生,只是这一次,事关重大,我不希望他和孝天因为一个女人起了冲突,你明白我的意思!”

    叶贝宫点点头,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好了,贝宫,我也累了。”沈爷眼中终于现出一丝倦贝宫走出了房间,脸色阴沉,喃喃念道:“叶枫,你莫要不知道好歹,我想要你死,最少有八百种方法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沈爷想让叶枫死,最少有八百种方法,可是想让一个人爱上自己,真情就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方竹筠在云南的日子,快乐地有如云雀。叶枫虽然不在她的身边,可是她感觉叶枫就在身边不远。她很忙碌,空闲下来就是想念,不自禁的拿着文件会出神,嘴角甜蜜的笑。

    相思可以令人心碎,相思也会让人心醉。

    可是她总是有一些不安,凭借直觉,她认为叶枫在这里,一定会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“方总,想什么呢?”一个人不敲房门,径直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方竹筠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斐少爷,他没有敲门的习惯,他还是喜欢直来直去。

    可是斐少爷已经改变了很多,正如方竹筠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方竹筠从来没有想到过,自己会有今天的成就。在她的想像中,自己会是个优秀的销售人员,在s城一直打工下去,嫁给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。

    找个喜欢的男人做情人,找个爱自己地男人做老公,这是很多女性的观点,方竹筠不以为然,所以她对同事的邀请向来敬而远之,直到她碰到了叶枫,她不是一见钟情的喜欢上叶枫,她观察了足足两个多月,等到她终于确定自己喜欢这种男人的时候,没有想到他竟然跑掉,他跑了一圈,又遇上自己,这不能不说是命运。

    然后以后的事情,发生了翻天覆地地改变,每个人都有潜力,关键是看你有没有机会,能不能努力,方竹筠觉得这个工作很适合自己,叶枫也看的很准,可是她又没有想到,自己有一天,不凭绯闻,不靠炒作,也能和昔日只能仰望的沈孝天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幕后有一只推手,推动着真情在线发展壮大,可推手是谁,她并不知道。陆斐和罗刚都说方竹筠有运程,真情在线,都市娱乐报都是借助她的运程蒸蒸日上,可是方竹筠知道,绝对不是。

    暗中有一股很庞大的力量在庇佑她,那股力量仿佛海底的汹涌暗流,平时不见动静,关键的时候会发出一种惊天动地的能量。

    真情在线火了,斐少爷也变了很多,以前的他,自高自大,不可一世,可是几个月下来,他竟然也会落泪,也会同情,可是抬头看到斐少爷有些害羞的表情,方竹筠还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她以为斐少爷地脸皮是鞋底做的,没有想到也会发红。

    “陆总,什么事?”方竹筠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你一个事,”斐少爷嘴里少了老木,破,新加坡,搓着双手,扭捏的和新芽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方竹筠猜不透他的来意。

    “方总,我喜欢上一个女人。”斐少爷低低的声音,脸上和红布一样,“她温柔大方,亲切和蔼,善解人意,总之,她是我心目中的女神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吓了一跳,赶快用文件遮在胸前,虽然不敢妄自尊大,可是也不想妄自菲薄,从斐少爷的形容来看,这个女人最好不要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方主编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方竹筠镇定了心神,“你喜欢她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就是没有如何这才让我为难,”陆斐有些沮丧,“她不懂我的心意,我说了,她和没有听到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咳嗽一声,“其实陆总,有的时候,感情是要你情我愿才行,她装作不懂,说不定是因为她对你,或许根本没有感觉!”

    快刀斩乱麻,重病猛药治,方竹筠对于感情这方面,绝不含糊,毕竟长痛不如短痛,如果陆斐真地喜欢她方竹筠,方竹筠叹口气,她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你说小青对我一直没有感觉?”陆斐睁大了眼睛,满是郁闷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小青?”方竹筠舒了一口气,暗笑自己疑神疑鬼,“当然呢,我是说或许,有的时候,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你表白地不够直接,追求女孩子,作为男人,要主动一点,这和面子无关。”

    陈小青方竹筠当然认识,可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,斐少爷的形容词会和陈小青挂钩,在她眼中的真相是,陈小青对陆斐的字典中,从来没有温柔两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