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九十八节 黑发白发
    日14时28分起,全国人民默哀3钟,为死难同胞志哀

    白城看起来情真意切,考虑的只是叶贝宫和叶枫。

    叶贝宫脸色阴晴不定,终于摇摇头,“随机应变吧。沈爷现在听不进我们说的任何话,其实他也不会听,他现在信任的只有老大一人。其实老大也不见得是他信任的人,我知道,那也是他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下棋的功夫不见得和以前一样精湛,”白城冷冷道:“沈公望在玩火。”

    叶贝宫沉默半晌,终于拍拍白城的肩头,“老四,再给我一段时间,我一定给你个答案,好吗?”

    白城望了叶贝宫良久,“我没有逼你,我只替你觉得累,替你觉得不值而已。”

    叶贝宫摇摇头,“人生无论如何,总要做几件不值的事情,什么都是奔着值得去做,有什么味道。四弟,沈爷在等我们,去见他吧。”

    叶贝宫当先行去,却没有注意到白城望着他的目光,突然变得十分古怪。那里有着钦佩,有着无奈,还有几分同情和悲哀……

    沈爷见到叶贝宫和白城的时候,脸上有了些许的温情,也有了些振奋,“老四,这次你和老大做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白城笑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花铁树花了两倍代价打通了戈林的关系,从戈林那里,又可以横向铺开关系,看了新闻,也看到了沈爷的表情,白城知道,如今f国的政局不再岌岌可危。最少在三大反对党中,已经传出不和谐的音符。

    “这主要是因为沈爷以前打下的底子,还有老四的年轻有为,”花铁树卑谦地笑,“我在这里,可没有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爷站了起来,拍了拍花铁树的肩头,“铁树,你老了。以后要多向年轻人学习,不过这次,你也出力很多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苦笑,“老了,还学习什么,以后都是年轻人的天下,孝天就是聪明,才多久的功夫,处理起事情已经游刃有余。最近他那面有消息过来。说洪门有几家正在联系,而且发展顺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花铁树望了一眼叶贝宫,“贝宫,叶枫好像也在那里?”

    叶贝宫终于开口,“我才听老四对我说及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到底怎么回事?”花铁树有些疑惑,“他们一些人去救春若兰,然后再没有下文,叶枫这孩子,最近有点。其实我不是批评他,”花铁树犹犹豫豫,好像想去做婊子的贞洁牌坊,“可是他实在有些任性,无论如何,这么大个事情。总要回来和沈爷说一声吧?”

    叶贝宫不动声色,“他大了,我也管不了他。如果他回来,我会让他到沈爷面前负荆请罪。”

    “贝宫说的太严重了,”沈爷摆手,“叶枫这孩子,我看着他长大,对他知根知底,知道他除了心高气傲,其余都是好的。他不回来。我只怕他是因为和孝天有矛盾……”

    四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,沈爷打破了僵局,“铁树,老四,你们去休息,我有事和贝宫谈谈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温顺的哈巴狗一样,低头走了出去,到了门外,却是等候了片刻。看到白城出现后,热情的上前。“老四,这次辛苦你,看来戈林这张牌打地很好。”

    白城撇撇嘴,好像是笑,又像是哭,“还是大哥你老而弥坚,我不过是辅助。你在沈爷那里这么夸奖我,我可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和大哥还是这么见外?”花铁树用力的给白城一拳,凸显兄弟情深,“我这是赶鸭子上架,以后还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白城笑笑,话不多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,老四,我有件事情很奇怪。”花铁树故作神秘。

    “哦?”白城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为什么到了现在,老婆都没有一个?”花铁树有些热情的说道:“是不是眼界太高,挑花了眼,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?”

    白城眼中露出一丝笑意,“那敢情好,不过我想要等到f国事情结束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还搞什么匈奴未灭,何以为家呢。”花铁树摇头,“这样要不得,沈门的事情要做,婚姻大事也要上心。不过好在f国的事情就要有个答案,到时候我给你介绍

    你可要看看,不要不声不响的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。”白城点点头,“多谢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兄弟,谢什么。”花铁树摇头,“白城,记得今天你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望着白城远去的背影,花铁树脸上笑容不见,取代地是浓浓的沉思,离开这里,他第一去见的不是司徒空,而是张发财。

    花铁树当然知道,沈孝天在云南发展的并不顺利。听那面手下的汇报,如今的叶枫竟然和洪亮打成一片,那个老不死的,竟然支持叶枫,明显是和沈门作对。沈孝天虽然聪明,毕竟太嫩了些,想到这里花铁树有些叹息,今天叶贝宫看起来,是有条件的抗拒,倒不能逼他太急,能够对付叶贝宫的绝对不是自己,只有沈爷一人,自己现在最要紧的,除了清算叶贝宫手下地产业,就是要联合沈孝天对付叶枫,和真情在线合作不过是以退为进,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张发财还是一如既往的胖,打扮的很光鲜,见到花铁树的时候,毕恭毕敬的站起,“花爷。”

    “发财,坐。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双面三面甚至二十四面,花铁树对付所有的人看起来都是一面,和蔼可亲,积极地拉拢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。

    张发财没有坐,只是拿出了一份资料,递给了花铁树,“花爷,二爷在f国的一切生意我已经整理了份清单,也终于清点了一遍,请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花铁树一愣,有些激动的接过那份资料,手竟然都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f国是沈门的重中之重,不然沈爷也不会让手下竭尽心力去扶植t先生。

    和t先生谈判不过是争取更多.+道,只有t先生上台,沈门的利益

    认真的翻看着资料,足足用了十多分钟,花铁树这才叹息一声,上面的数字地庞大,就算是他花铁树见到,都是怦然心跳!

    这是座金山,也能从中看出t先生的重要性。因为在这张清单上,和t先生有关的生意竟然占了百分之超过花铁树的想像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花铁树终于说了一句,觉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我一直全力以赴的清算f国的业务,我知道这是最重要的一块,”张发财看起来有些疲惫,“我只怕有遗漏,辜负了沈爷和花爷的重托,好在二爷还算配合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还算配合地时候,语气中多少有些不满,老奸巨猾的花铁树如何听不出,有些感动地拍拍张发财的肩头,“发财,难为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发财笑笑,“这是我的本分。”转瞬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,“生意人,和气生财最为重要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掂着手中的资料,缓缓道:“东南亚除了f国,还有九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着手处理。”张发财点头,“但是因为太过繁琐,估计要理顺还要一段时间。如果花爷不满我的工作速度,可以再派别的人手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”花铁树大笑了起来,“发财,我若是连你都不满意,那我真的不可救药。好好干,我不会亏待你!老三恐怕做梦都想不到,你虽然一直跟着他,但却早就是我的膀臂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花铁树和张发财在清算业务的时候,沈爷正和叶贝宫唠着家常。

    “贝宫,叶枫这孩子,有些任性,可是我不怪他。”沈爷咳嗽了两声,上气不接下气,叶贝宫眼中终于现出一丝温情,上前为沈爷拍拍后背,又倒了杯温水。

    “贝宫,我其实一直把你当儿子看待,”沈爷又道:“叶枫这孩子,我也一直当他是亲孙子对待,说句实话,我对不起守业,这才想在孝天身上弥补以往的过错,但孝天上位,叶枫显然很不满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他。”叶贝宫终于说道:“在沈门,还是沈爷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沈爷叹息一声,“老三和叶枫同时失踪,一直没有下落,叶枫还好,我很欣慰,但是老三下落不明,我真的很担心。我老了老了,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