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九十七节 化解
    枫很不理解,为什么这些人做事和自己完全不同,总掩,父亲如此,洪爷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,洪爷你说出来恐怕更好一些。”叶枫有所期待。

    洪爷嘴角一抹高深的笑,“叶枫,你现在难道还和我装糊涂?所有的一切,没有人比你父亲还要清楚,他既然不和你说,显然有他的用意。不过我想,我最后的一点时间里,还可以帮你做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叶枫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想要对付沈爷,我现在可以和你联手。”洪爷淡淡道:“我以前一直觉得你势单力薄,人微言轻,就算加上我,也不过是螳臂挡车,但是现在看起来,事情好像并非我想像的那样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叶贝宫是个很复杂的人。

    开拓者所有员工对于叶贝宫的评价是,那肯定是个大款,超级大款,够奢侈,有气派。这个世上有几个给儿子订婚出动直升飞机,玫瑰雨,金色马车还有豪华游轮的?有这样的老子,那是八百辈子修来的福气。

    洪爷对于叶贝宫的评价是,有耐心,有机心,重义。

    花铁树对于叶贝宫的评价,老奸巨猾,为了利益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沈爷对于叶贝宫的评价,他很忠诚,但是他儿子太嚣张。

    叶枫对于叶贝宫的评价是,他不是个好父亲。一个让儿子二十年不见母亲的父亲,显然算不上一个好父亲。

    白城对于叶贝宫没有什么评价,只是说过,二哥如果让我去死,我会毫不犹豫,但是很显然。他宁可自己死,也不会伤及到兄弟。

    千千对于叶贝宫的评价却是,我尊敬他,他和我父亲一样!

    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一千个人眼中也有一千个叶贝宫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个太复杂,太让人难以捉摸的人。

    佛印和苏东坡打坐互望,苏东坡曾经问过佛印禅师,在佛印的眼中,看到的苏东坡是什么。佛印反问苏东坡。看到地佛印是什么,苏东坡说是一团牛粪,佛印却笑称看到的是一尊佛。

    苏东坡自以为得计,却被苏小妹一语道破天机,看人家是佛的,只因为心中有佛,看人家是屎的,不过是因为心中有屎。

    修行中人,一切外在事物都是内心的投射。而评价一个人,多半是从内心的关注去看,花铁树好利,所以他认为叶贝宫是个贪婪好财的人,千千渴望亲情,所以尊敬叶贝宫,白城好义,所以他从兄弟的角度来看叶贝宫,沈爷一心想着手下的忠心,叶枫一直以不能见到母亲为遗憾。所以他们看待叶贝宫地角度不同,得出来的结果也就不同。

    但是叶贝宫显然还是叶贝宫,不以别人的意志为转移,此刻的他,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愁闷,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。虽然花铁树已经开始逐步接收他以前掌管的产业,虽然他明白沈爷的意图是在架空他的权利。

    “二哥,叶枫在云南,他开始现身明面,花铁树已经知道他的下落。”白城面对着叶贝宫地时候,还是表情冷静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贝宫点点头,“沈爷找我们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点不担心叶枫的安危?”白城忍不住道:“狗急了跳墙,兔子急了还咬人,沈孝天和花铁树如果急了,做出伤害叶枫的事情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叶贝宫望了白城一眼。“我当然担心,但是担心有用?”

    白城一愕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有些累。”叶贝宫终于叹息一声,“老三死了,四个兄弟铁打一样的营盘,终于还是付诸流水。老大一心一意的不过是为了沈爷的产业,沈爷一心一意的就是为了沈孝天,可是我们为了什么?以前还可以说是为了沈爷,但是现在看起来,沈爷已经不需要我们。”

    白城目光一闪。“二哥,你真的一点也不怨恨?”

    叶贝宫脸色有些黯然。“老四,你知道以前的恩怨。雪柔杀了守业,我不知道她是失手还是成心,但是我们已经不能在一起。对于这点,我对枫儿很愧疚,但世上诸事不如意者十之**,我这条命是沈爷给的,我不会恨他。这些年来,其实我

    在致力化解所有地恩怨,但是很显然,仇恨贪婪的力想像的要大。”

    白城看待叶贝宫的眼神终于有了丝佩服,却又有了激动,“白雪柔杀了沈守业,固然是有点冲动,也有算计地味道在里面。但是白雪柔的姑姑当年身死,你敢说没有沈爷地因素在里面?”

    叶贝宫默然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从单方面来看,白雪柔做的的确有些过火,她不听你的劝说,也忽略你在默默的化解沈门和白家地关系,厮守终生的承诺。她出手杀了沈守业,终于使沈门和白家的冲突到了另外一个极端不可调和的地步,你虽然没说,但是我知道你还是怪她,你们不能在一起,白雪柔的确有很大地因素,但是你想过没有,沈爷种下的恶果,你却让白雪柔一人承受,未免对她太过刻薄。”

    白城很少有这么激动的时候,他显然也知道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“二哥,我问你,如果你是雪柔,你知道最亲的姑姑被沈公望害死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白城情绪显然有些异样,不再称呼沈爷。

    叶贝宫看了白城一眼,好像有了一丝异样,“那如果你是我叶贝宫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白城终于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叶贝宫伸手轻轻拍拍白城的肩头,“老四,很多时候,很多事情,只能有一种结果。我并没有怪雪柔,真的从来没有怪过,我只有遗憾,你也应该知道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白城垂下头来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不过沈爷这次做地的确有些过火,”叶贝宫叹息一声,“他太不了解叶枫的个性,叶枫这孩子,脾气其实和他妈一样,柔中带钢。任何人都不能把他逼地过狠,不然他爆发起来,谁都挡不住。沈爷为了孝天,视叶枫为眼中钉实在的不智,叶枫既然挑明了身份,就意味着向沈爷正式摊牌宣战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把握?”白城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叶贝宫默然良久,“没有谁有绝对地把握,这场对抗也没有胜家,损失的只有亲情,友情,利益还有的就是,我这些年所有的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大错特错。”白城淡淡道:“该损失的还是会损失,你的努力目标看起来虽然不错,却是根本不可能实现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贝宫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沈公望忽略了感情,你却太重感情,”白城沉声道:“沈门和洪门地恩怨已久,当年沈爷娶了白雪柔的姑姑,抛弃杨翠莲,其实就是看重洪门地权利。但是他太急,反倒酿成白雪柔姑姑的身死,白家因为这件事情,坚决抵制沈门。白雪柔杀了沈守业,看似一时冲动,但是你我都明白,白家不想沈门和洪门合作,更增祸害。白晨蓓被沈爷派金梦来暗杀,看似教训叶枫,却是沈公望对白家的不感冒,宁可去选择春家。白家和沈公望如今,已经没有任何和解的可能,这个矛盾,再也无法调停。”

    “再也无法调停?”叶贝宫喃喃自语,神色终于出现一丝疲惫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有调停的可能。”白城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叶贝宫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沈爷死了,就不会再有矛盾。”白城淡淡道:“不然死的只有更多。”

    叶贝宫脸色微变,如果别人在他面前说这种话,估计他会勃然大怒,可是白城则不然,白城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!

    白城就算被叶贝宫救过,他三番四次的救叶贝宫,救叶枫,所有的恩情已经还了,他叶贝宫欠沈爷的恩情,白城其实已经不欠沈门什么。

    叶贝宫久久的凝望着白城,“沈爷已经九十……”

    白城不语。

    “没有几个人能活到九十,”叶贝宫又道:“他老了,糊涂了,可他在我心中,还是沈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了,糊涂了,不是杀人的借口,”白城第一次和叶贝宫针尖麦芒,毫不退让,“二哥,你不记得农夫和蛇的故事?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你被他再咬一口,或者是叶枫被咬上一口,都是你终生的憾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