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九十六节 红颜白发
    到千千会是洪爷的亲人,叶枫只能摇头!

    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若是这个猜测不对的话,洪爷为什么要见千千?

    “叶枫,洪爷为什么一定要见我?”千千路上低声问。

    叶枫只有苦笑,“说不定我在f国说的一语成真,你真的是什么王室贵族流落到民间的千金。”

    千千作势要打,叶枫笑着抓住她的手,“不管如何,随机应变。”

    曹子华四人从来没有想到以这种方式把千千带过来,通知了洪爷后,本来已到深夜,洪爷竟然不嫌晚,仍在茶馆等候。

    俞少卿,杜桥,项涛三人还是在陪伴洪爷,很显然,三人已经是洪爷的心腹。

    见到叶枫的时候,洪爷眼神多少有些古怪,曹子华带千千来之前,显然已经通知了洪爷,叶枫也会来。洪爷看到千千的时候,拿着茶杯的手突然一抖,泼了一桌子水竟是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他呆呆的望着千千,眼中的目光复杂万千,嘴唇喏喏的动了两下,“你是?”

    千千盯着老爷子,没有激动兴奋,或者是不安和意外,因为洪爷对她而言,完全是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洪爷,你认识她?”叶枫多少也有些激动,来到这里,分化洪门和沈门的关系是主要的目的,为千千查询一下身世是他能为千千做的最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枫对千千一直都感觉到歉然,因为千千为他付出了太多太多,可是他为千千做过什么事情?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叶枫,不能不愧疚,他曾经问过父亲,可是父亲的回答就是。不知道!

    叶枫突然有种战栗,他不敢相信父亲不知道,如今很多事情证明,父亲知道的远比自己想象地还要多。

    父亲当然知道母亲杀了沈守业,当然知道白家和沈门不可调节的矛盾,他在自己面前从来不提及白家,不是对他们没有感情,而是多半因为内疚和无奈。

    他知道沈爷对自己不满,他知道花剑冰对自己的虎视眈眈。他更知道金梦来在沈爷授意下对自己进行暗算,可是他做了什么,他好像什么也没做。

    可是叶枫也知道,自己这么评价父亲,未免太过苛刻。父亲已经为他做了很多事情,他隐瞒母亲的消息,虽然给自己造成遗憾,但是显然想要让叶枫和沈爷并无芥蒂,母亲让沈爷绝后。这实在是个让叶贝宫左右为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在儿子失忆之后,苦心经营,一改低调的风格,一场豪华的世纪婚礼向沈门所有人宣告,叶枫退出沈门权利的斗争。他怕叶枫有了意外,秘密安排白城来给他支援,白城虽然什么都没说,可是叶枫知道,四叔已经不需要说。

    白晨蓓是母亲给他选择的女人,千千是叶贝宫为他地选择。初始叶枫还是想不到什么,只以为父亲为自己选个单纯爱他的女人,但是今天看到洪爷的表情,叶枫心中只有叹息,父亲不是没有为他做事,相反的。他为自己做了太多的事情,如果千千真的和洪门扯上关系的话,叶枫唯有叹息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认识她。”洪爷恢复了镇静,缓缓的坐了下来,伸手指着对面的座位,“你们请坐。”

    坐下来地洪爷脸上突然有了一丝痛苦,捂住了胸口,俞少卿上前一步,“洪爷?”

    洪爷并不紧张。从怀中掏出瓶药,兑了温水放在口中,喃喃道:“老了,老了,身体的部件不听使唤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的眼中一丝黯然,他已经听俞少卿说过,洪爷不过一两个月的可活,可看他的样子,又全然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叶枫已经不想拖洪爷下水。他现在显然不会不择手段,就算对付沈孝天。他都没有采用什么强硬的手段。他觉得沈爷其实大错特错,如果当初他直说沈孝天是他的孙子,不想方设法的铲除异己,叶枫不会反抗,叶贝宫也会尽心尽力的辅佐。

    在沈爷眼中,沈门已经算是他的生命,他地事业,他的一切的一切,他用尽机心去维护,他害怕别人的占有,他要留给自己的孙子,所以他在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但是沈爷把问题搞的异常复杂,他勾心斗角了一辈子,他在权利***里面转了一辈子,他已经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他把所有地人都设想成和他一样,对权利的占有**,为了权利和贪婪,不惜抹去温情的外衣,他一辈子却忽

    的感情。其实他也没有忽略人的感情,他把人的感情尽致,花叶金白四个手下都是被他在生死边缘救来,他显然一直也拿这个感恩让别人卖命。

    他利用感情,但是不相信感情,他其实只要说一句,叶贝宫,沈孝天是我孙子,我老了,你来辅佐他,依照叶贝宫的秉性,他不可能拒绝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已经不同,沈爷走了一条不归路,逼着叶枫去对抗,强迫叶枫去挣扎,从这点来讲,俞少卿等人虽然远不及沈门的人,却比沈门的人幸福了很多,因为他们有个洪爷。

    这个洪爷和爷爷一样地爱护他们,或许他能力不足,但是谁会在乎?

    吃了药的洪爷,表情多少舒缓了些,伸手指指俞少卿和曹子华,“你们都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二人表情有些愕然,执行命令却是毫不犹豫,俞少卿走出了茶馆,曹子华问,“少卿,洪爷和那个千千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俞少卿神色有些黯然,低低的声音,“我不知道,但是洪爷最后的一段时间,我希望他能不留遗憾。”

    曹子华也是点头,喃喃自语,“这个叶少不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深夜的茶馆,昏黄的灯光。

    灯光下只有三人相对,默默无言。

    白发红颜,老夫少年,一种奇怪的组合,却让人一眼望过去,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一向花前看白发,几回梦里忆红颜。

    红颜白发云泥改,何异桑田移碧海。

    叶枫不知道为何,竟然想起了这首诗来,洪爷老了,可是他有梦,自己呢,迟早也会老,只是希望梦中有的不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贵姓?”洪爷终于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千千望了叶枫一眼,见到他点头,轻声道:“我叫千千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千千回答的文不对题,洪爷却还是有耐心,“我想问你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”千千有些苦笑,“我是个孤儿。”

    她有名字,而且有很多,不过这些都是叶贝宫为她准备出行地身份。

    洪爷眼前一亮,“孤儿?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见过和千千长的相似地人?”叶枫终于问到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洪爷犹豫一下,“或许只是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这次轮到千千发问。

    洪爷缓缓摇头,“我现在不好说,我怕误导你们。你如果和叶枫在一起,迟早会看到她。千千只是和她很像,真的很像,而凑巧,她也丢了一个女儿。这么多年来,我其实一直都在试图帮她找回女儿,没有想到在这儿看到和她长的很像的千千,这才让子华,少卿等人去找。”

    叶枫心中一动,琢磨着什么,

    他说的不清不楚,千千又望了叶枫一眼,见到他摇头,知道他劝自己不要心急,也不催问。老爷子不说出来那人是谁,估计也是为了稳妥起见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现在寻亲的念头并不那么强烈,甚至有些畏惧,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很好,叶枫和叶贝宫就是她的亲人,叶贝宫养了她二十多年,叶枫陪了她二十多年,她已经很满足。

    她曾经幻想过自己亲人的面孔,却不知道相见的那一天,会不会反倒失望。

    “叶枫,千千怎么会和你在一起。”老爷子有些奇怪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二十多年前,在玉龙雪山见到了千千,然后千千一直就在沈门。千千算是我父亲收养的女儿,我们一直都想为她找到亲人。”叶枫加重了玉龙雪山几个字,若有深意。

    洪爷眼前一亮,端起了茶杯,轻轻的叹息一口气,“茶凉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洪爷又喃喃自语道:“好一个叶贝宫,他实在有耐心,也很有机心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声音不大,叶枫却正好能够听到,脸色微变,“洪爷?”

    洪爷放下茶杯,又看了一眼千千,神色已由犹豫转变的坚定,“叶枫,我知道你肯定会不满我的故弄玄虚,但是我想,我现在不告诉你,还是有些用意,但是你不用急,该来的迟早会来,我只希望到了那一天,”望了一眼千千握着叶枫的手,洪爷叹息一声,“你们还能如今天一样,叶贝宫看起来行了步险棋,但是最后到底如何,恐怕没有人知道结果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