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九十三节 筹划
    有谁会怀疑白城五指的力量,武功的高明。他或许不胸膛,但是显然能抓裂别人的喉管,柯宋也不敢怀疑这点,他靠在墙角,一动不动的望着白城,身上冷汗淋淋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自己竟然被别人轻松的击败。

    他最自负的就是功夫,没有想到白城竟然在他最强的这点轻松的击败他。

    白城看起来并没用全力!

    白城冷冷的望着柯宋,五指并没有扣紧,半晌才缓缓的站了起来,淡淡道:“不要让我再碰到你,你和我的路本来就不是一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等到柯宋回过神来的时候,白城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柯宋咬着牙,握紧了手枪,却再没有勇气拔出来,只是他心中的震骇显然无法消弭,白城怎么会有如此高明的武功?他知道自己警察的身份,为什么会放过自己?他最后一句话,二人的路不是一个方向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白城击败柯宋,轻描淡写,他放了柯宋,并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对柯宋知根知底,他的出手,显然很强很暴力,但是却没有花铁树眼中那么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也是个很复杂的人。

    白城确认没有任何人跟踪自己的时候,这才来到村子的一口井旁,放下水桶,给自己打了一瓢水喝。

    这里的环境简陋朴素,白城却是安之若素,他看起来很享受这里的环境和氛围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他已经为几个过来取水的人打了五六桶水上来,笑容终于浮上了脸颊。

    从目光来看,来来往往的人都奇怪白城的存在,却对他报以善意地微笑。在这里,人心的戒备显然不如沈门的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白城已经停下来忙碌,坐在井旁,若有期待的望着远方。或许是因为他的等待,或许是因为别人的习惯,一个少女婀娜的走了过来,提着水桶。白城嘴角又浮出善意的微笑,不等她走到。已经提了桶水上前。

    少女报以一笑,做了个古怪地手势,白城竟然也还了个手势,点点头,说了句,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少女并不说话,做了个谢谢的手势,她如此美丽,竟然是哑的。

    静静的望着白城将水倾注在她提的水桶中。少女很是安静,只是望着白城的眼神有些异样,也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白城态度如此的专注,仿佛来到这里,只是为了做一个送水工,他甚至没有抬头望向少女一眼。她虽然是哑的,白城虽然在沈门高高在上,可是那一刻的他,觉得自己和凡夫俗子没有什么两样,他本来就不习惯高高在上。他向往自由自在地生活。

    几秒钟过去后,什么都没有发生,少女眼中闪过一丝失望,提着水桶蹒跚向远处走去。白城看起来想要帮手,却又没有移动脚步。

    少女突然哼了一声,向地上倒去。白城一惊,纵身窜了过去,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,水桶的水却已经倒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白城忍不住的关怀。

    少女微微一笑,摇摇头,指指桶,叹息一口气。

    白城当初问过叶枫,如何知道一个女人喜欢自己,他比叶枫大了很多,但是论爱情经验。显然和叶枫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如果是叶枫在这里的话,多半会说一声,卖糕的,四叔你也太四大叔了吧,人家故意摔倒,是给四叔你创造条件呢,你走过路过的,这个机会可是千万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白城没有叶枫的聪明,所以错过了这次机会。只是帮助少女再打了一桶水,望着她远去的背影。终于叹息一口气,喃喃自语,“沈门已经日薄西山,沈门的女人,没有一个能够善终,叶枫,你小子念念不忘地离开沈门,我何尝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你离开,显然要比我离开容易了很多,我到现在还留在这里,只是因为我承诺的事情没有做完,幸运在是,事情终于有了要结束的时候,我离开的时候,也不远了,你身边不缺女人,我却只想守护一个就够!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中有了些许的无奈,因为爱,所以不敢爱,很多时候已经是无奈。

    望着天边地日头落下,金辉一片,夜空当晚,白城脸上有了丝憧憬,毅然的拿出电话,拨了一个号码,“坦瑟上校,我是白城,我要和你见面,商量一些事

    坦瑟上校一直很神秘,就算是当初他见到叶枫的时候,都是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。

    沈爷也是一样,距离产生美,距离也会产生神秘,可白城要见坦瑟上校的口气不容质疑,这是不是说明他早和坦瑟有过瓜葛?

    叶枫没有白城那样牛皮,他虽然聪明,但做事显然不如父亲老辣,认识的人也局限在他的***内,坦瑟上校那种人物,对他而言,都是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不要说去见坦瑟上校,就算要见厉家的人物,目前都是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他并不认识厉家的人,一个都不认识,司徒空也是一样。叶枫所有对洪门的认知其实都是来自司徒空,司徒空是洪门地人,这是个秘密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神秘有如司徒空的人物,对于厉家的了解也只有两个字,神秘,三个字的话,很神秘。

    厉随风叶枫见过一眼,当初他和春星石见面的时候,不经意的邂逅了厉随风。他见后的感觉就是,和没见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不叫的狗最咬人,叶枫知道这个道理,所以他不怕嚣张,只怕对方不嚣张,厉随风不嚣张,他看起来很沉稳。

    叶枫手上关于厉随风的资料是,某领导人地儿子,建国后一次广为人知的动荡让他接受改造,家族也出现过危机。后来平反,凭借以前地关系,很快的东山再起,除了春家之外,他们可以算是洪门在西南很有实力的家族,目前的发展主要也在东南亚。

    怎么去见厉随风,这是个难题,叶枫想了很久,没有想出答案的时候,接到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的叶枫,脸色有些怪异,厉随风不好见,可是想见方竹筠倒不是个难题,虽然在很多人眼中,想见方竹筠也不是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见到方竹筠的时候,又见到了几个很久不见的人物,还有一个就是,才分手没有多久的沈孝天。

    叶枫并没有意外,沈孝天也没有意外,他看起来,竟然又恢复到以前那个淡泊名利的沈孝天。

    见到沈孝天的时候,他正在和方竹筠,斐少爷,罗刚等人谈笑风生。方竹筠见到叶枫前来,忍不住的惊喜,“叶枫,你怎么会来?”

    叶枫微笑道:“我才知道你们在这里要筹备大型的慈善晚会,正巧来到这里,所以赶过来看看,竹筠,好久不见。罗总,斐少,很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罗刚和斐少爷显然都记得叶枫,还有他百分之二的股份。

    有些人,总有让别人记住他办法,叶枫就是有些人的一个,二人笑容满面的站了起来,都是说,那股风把叶总吹到这里?

    方竹筠听到叶枫问候,好像忘记了前几日才见,微微有些诧异,却没有揭穿叶枫的谎话,“是呀,叶枫,几个月没有见到你,我以为你们把我们这些老朋友忘了呢。”

    叶枫也笑,“岂敢岂敢,我忘了谁也忘记不了你们,这不,赶过来给你们祝贺来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除了这几人外,还有一些地方领导,电台的演播人员。欢迎方绣筠的真情在线是一方面,沈孝天的大驾光临更是让这些人震动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在盘算着这场晚会举办下来,会有多少收益,对于沈孝天的敬仰也是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看到叶枫如入无人之境的进来,有几个已经想起身把他哄出去,可见到方竹筠等人的亲热,他们不由的重新审读起突如其来的叶枫。

    “叶总显然没有忘记我们,”罗刚的眼睛笑的只剩下一条缝,“沈先生这次来,还是多亏叶总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听到自己被提名,终于站了起来,过来握住叶枫的手,“师父,又见到你了。我知道这个真情在线凝聚了你的心血,我也想尽一分力。”

    叶枫握住沈孝天的手,只是凝望着他的眼眸,见到的竟然只是真诚,“谢谢你,孝天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真的见外。”沈孝天看起来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见外,是真的感谢,”叶枫笑道:“无论谁做了坏事,都要受到惩罚,谁做了好事,也应该得到感谢,孝天,你说是不是?”“师父说的对。”沈孝天也是笑,很同意的样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