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九十一节 行踪泄露
    实如白城预料的一样,没有永恒的敌人,只有永恒的

    戈林的目光虽然不友好,最终还是没有大动干戈,他只是礼貌的走过来和花铁树握握手,然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出席这次会议的除了戈林,还有一个中将,两个上校。

    沈门这次出席的已经是两个重量级的人物,戈林将军当然也要表示一下。这十几年来,他从沈门得到的利益,比从政府那里得到的薪水还要多的多,如今到了他投桃报李的时候。

    花铁树也知道,戈林将军的手下,还有他的同僚,也有不少和沈门暗里牵线,所以他觉得这次成功的几率很大。

    “首先,我想你们应该给我一个解释。”戈林将军开门见山,没有避讳,这里都是他自己人,所以他可以直接说出自己的愤怒,“为什么我动用了近百人,起出来的却是面粉?”

    花铁树有点挠头,望了一眼白城,见到他一张嘴和花岗岩一样,知道撬开才能说话,不如让自己解释更好一些,“将军,对于这件事情,我只能说三个字,不知道,我们到现在还没有联系到金梦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戈林将军眼中涌现出怒意,“你一个不知道就准备轻描淡写的抹去我的一切耻辱?花铁树,你知道不知道,我这次是在国民眼皮底下出丑!”

    花铁树很冷静,“对此我只能深表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深表遗憾?”戈林将军怒极反笑,“你怎么说也是沈门的老大,看起来还不如金三,你让金三过来和我谈话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心道金梦来现在不在天堂或就是地狱,要叫也只能你去召唤。“戈林将军,请你打一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说出一个电话号码后,戈林将军沉默了下来,拨打了电话后,脸上的怒容竟然变成了笑容,“花铁树,看起来你比金三做事更实在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虽然还是笑,心中却有些肉痛,因为这一会儿的功夫。戈林将军到手的资金又是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想,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。”花铁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白城却向一旁坐着地中将使了个眼色。这些细节没有逃离花铁树的观察,那个中将是沈门的种子,代号e,所以在沈门的档案中,直接称呼他为e中将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想花先生和我们都是利益相关,他们也不会做出拆台的事情,这件事恐怕有些误会。”e中将适时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昆东的事情怎么办?”戈林旧事重提。

    为昆东申冤当然不是目的。他戈林不是救世主,也不是观音菩萨,争取最大的利益才是他地目的。

    “戈林将军,我想这对你来说是个机会,你完全可以再扶持另外一个昆东,而且能从中得到更多的筹码。”白城冷冷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四是在开玩笑。”花铁树一听白城的说话,就有些皱眉,他看起来不像是谈判,而像是拆台,“对于昆东的死。将军,我也是深表遗憾,可是我想,我们必须向前看。”

    戈林冷冷的望着白城,“怎么向前看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再说。”花铁树径直道:“戈林将军,我想你也知道当今的情况。t先生下.=.言,也是弊大于利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不这么认为。”戈林冷笑,其实也是心知肚明。他,沈门,还有t先生,虽然各自为政,

    t先生和沈门互利互惠,自己::是提供利益的显然还是沈门。t先..会少。

    都说贩毒利润奇大,可是谁又知道,他戈林从沈门每年攫取的利益,比贩毒要大的多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再废话,”花铁树沉着冷静,“将军,从今天开始,每年沈门支付给你的感谢会加倍。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!”

    从戈林将军府邸走出来的时候,花铁树莫名的叹息一口气。可是脸上多少带有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没有谁会和钱过意不去,戈林显然也一样。

    白城看起来多少有些不满,“大哥,我想你给他们的利益太高了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拍拍白城的肩头,“老四,如今是非常时期,自然使用非常地手段。我们

    求一击得手,不然沈爷会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半晌,白城点点头,“既然如此,大哥说的算,我只怕戈林拿了钱,却不做事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摇头却又点头,“四弟说的有些道理,这么说,我们还需要密切的关注这里,不过今天四弟多半累了,不如休息一下。我知道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自己静一下,”老四摇头,“大哥,我的确有些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花铁树怔了下,放在白城肩头上的手有些绷紧,“如今这里政局不稳,你自己小心,老三下落不明,我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白城点点头,已经转身离去,转身地那一刻,花铁树脸色由和蔼变成了闸板,突然叫了一声,“老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,大哥?”白城转过身来,面色不变。

    “叶枫有消息了,你知道吗?”老大拍着脑袋,有些醒悟的样子,“你看我忙的,我也是今天才知道,一直忘记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白城脸上终于透过一丝喜意,“他原来没事?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花铁树的目光灼灼,一直望着白城的脸,好像想要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白城的脸比起花铁树的感情万千而言,实在少了太多的变化。

    花铁树知道白城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从被冰天雪地的白城捡回来后,除了对沈爷和叶贝宫有所感情,其余的人看他,简直就是块石头。

    这不能说他脾气大,也不能说他绝情,他生性就是如此,冷漠!但是谁都不能否认地是,白城绝对够狠够仗义。

    当年创业之初,金三角正是鼎盛时期,获利颇丰,沈门的天下也是硬生生从金三角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沈爷叶贝宫一次谈判,在金三角被困,被毒枭近百的人围剿,本来差点死在里面,白城带着手下三进三出的寻找,几乎把金三角翻地三尺的来找。那一战白城浑身伤口不下二十处,肠子流出来半截,却愣是将叶贝宫和沈爷从死人堆里救了出来!

    那一战之后,没有人再敢小瞧白城。

    事后就算沈爷都叹息,白城就算欠沈门一条命,也早就还了。可是白城显然不这么认为,他和叶贝宫离的其实不近,他和谁离的都不近,但是叶贝宫如果有事,他肯定第一个出现在叶贝宫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显然是个重情意地人,对于当初叶贝宫冰天雪地救他一命,念念不忘!

    花铁树一直感慨为什么当初救他的不是自己,他身边从来没有这么个值得信任地人。

    白城因为叶贝宫的原因,对花铁树有些疏远,花铁树觉得正常。

    如今的沈门,其实关系都很微妙,自从沈爷宣布沈孝天是他孙子的时候,所有的人好像都开始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谁都不是傻子,相反,在沈门混的人,哪个都是人精!谁都在猜测揣摩事情究竟会如何发展,就算那个一直保持沉默的叶贝宫。

    花铁树有些头痛,他不怕别人嚣张,只怕别人沉默,他现在也是战战兢兢的做好自己的事情,全心全意的为沈爷卖命,除此之外,他好像不再想什么。

    白城好像也从来不想什么,他这个人一直都没有什么需求,他是沈门的老四,穿的衣服鞋子都是极为普通的大路货,他吃鲍鱼燕窝和吃大米馒头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做大事者必须能忍,白城这样的隐忍,无论是谁,都会认为他为了成就大事,有野心,可是沈门的人却对他没有什么防范,就算是金梦来,对他也是不得罪也不拉拢,因为谁都看得出来,他根本不在乎地位,他是个真正的苦行僧,和沈孝天还不同。

    沈孝天的苦行在于外表,修炼显然还不够,突然到来的地位荣耀光环已经让他无法把持。可是花铁树觉得,你就算把沈爷的位置给白城,白城都不会有任何激动。

    凭借花铁树的直觉,他总觉得白城有心事,可是白城要不说,没有人能逼他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叶枫这孩子在云南,玉龙雪山附近。”花铁树叹息一声,脸上有些哀愁,“他没事,我也放下了心事。可是老四,你要知道,孝天这孩子也去了云南。”“哦?”白城眉头一挑,“那又如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