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九十节 女生外向
    星石听到女儿的分析,也忍不住的赞叹,“若兰你说做的好,叶贝宫这老家伙隐藏的好,我倒没有你对沈门如此关注,也没有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名堂。”

    “好是好,可我只可惜一点……”春若兰叹息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春星石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可惜这么老谋深算的人不是我的公公。”春若兰笑了起来,“那么聪明的男人不能成为我的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女儿外向一点不假。”春星石只能摇头,“你还没有嫁过去就已经如此,嫁过去那还了得。”

    “可要如果我说的前一种可能成立的话,”春若兰叹息一口气,缓缓道:“爸,你不觉得叶枫已经可以成为你的对手,或者说,有资格成为你的合作伙伴?”

    春星石终于笑了起来,拍拍女儿的肩头,“若兰,你实在很聪明,可惜,”他说到这里叹息一声,很是遗憾,“为什么叶枫不选你?”

    “他可能觉得我太聪明了一些,”春若兰有些苦笑,“也或者他觉得,只要沈公望给他的选择,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拒绝。我在最近才发现,我实在有点着急了一些,或许,如果当年老爸你不和沈爷联系,我和叶枫顺其自然的发展,形势会比目前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苦笑,“这种情况我如何知道,三年前你偶遇叶枫,喜欢上了他,其实那时候,你们都是不知道彼此的身份,也算是缘分。我没有想到你后来竟然要提出嫁给他,我和沈公望一提。他是想要和洪门联手,欣然同意,可是后来的形势变化之快,又有谁能够想得明白?”

    春若兰也是苦笑蹙眉,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点不假,我也十分后悔当初的决定。这三年来,其实我一直都在研究叶枫这个人,发现他表面很聪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实际呢?”春星石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实际上他比表面还要聪明。”春若兰很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春星石只能叹气,“一个女人。是不是只要喜欢上一个男人,就会觉得他地缺点都是优点?若兰,我知道你的性格,可没有想到你喜欢上一个人,没有嫁给他的时候,就要求老爸帮助他。我十分担心,等到你嫁给了他,你把老爸卖了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微笑,“我发现叶枫虽然表面狂放不羁。做事真的稳中求胜。就拿这次来说,他的举动就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只能叹息,“我没有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以退为进,却是布下重重陷阱。我想叶枫退的目的有几个,一个是因为沈爷的实力还很强大,他目前还是不想正面交锋,以免两败俱伤。另外一个目的却是逼父亲出手,叶贝宫就算不明面帮着儿子,最少也会暗中有所举动。叶枫退却地目的当然还有另外一个,那就是趁沈公望应付东南亚危机的时候。抢占先机,联合洪门,断其后路。或者说,分化洪门和沈门合作的局势,你就是他分化的最重要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,意思是叶枫比沈爷还要老奸巨猾?”春星石忍不住的问。“这未免太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摇头,“当然不是,我想老爸你这么想也是正常。沈爷老而弥坚,肯定比叶枫要老辣,但是你忽略了一点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叶枫一直逃不脱沈爷的手掌心,只是因为他是叶少,他对抗不了自己地根基,肯定也无力对抗沈爷。可是他跳了出来,一无所有。看似没有了实力,其实才是真正好戏的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“沈爷的孙子是沈孝天,沈爷为了扶植孙子上位,肯定要消减老臣子的权利,想办法打倒他一手扶植的叶枫。但他现在对抗的不但是叶枫,还有花叶金白四人,他为了一个沈孝天,可以说是用心良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现在是负着一座大山在和叶枫斗争,那座大山就是东南亚。东南亚的根基他不能失去。失去了,他一无所有。但是叶枫没有了东南亚,却是毫发无伤。这样斗下去的结果显而易见,沈爷就算掌控了局面,他也多半也会元气大伤,更何况,现在f国的局势扑朔迷离,老爸,这就是我让你支持叶枫,远离沈门的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

    没有站在沈爷那面,不然叶枫所有地一切不被你看的楚?”春星石苦笑,“叶枫这小子做事聪明,但是找女人显然不聪明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苦笑,“看穿别人的计划不稀奇,可就算是看穿了,还不能抵抗,只能泥潭深陷才是无可奈何的事情,就算我在沈爷那面,我能做什么,劝他放弃东南亚,还是劝他不要扶植他孙子沈孝天?这根本不可能,所有的一切还是如期的进行,这就是所谓地命!”

    春星石沉默起来,知道女儿说的是事实,“那我们现在如何出牌?”

    “观望,或者押宝在叶枫这面,”春若兰毫不犹豫,“下策观望等待时机,避免损失,上策就是支持叶枫,趁他势弱时联合。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的效果截然不同,等到沈爷大势已去的时候,你再和叶枫合作,筹码已经完全不同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花铁树并没有得到春若兰帮助,可是这不妨碍他出牌。

    他并不认为东南亚局面已经面临失控,相反,他还是信心踌躇。

    事情不到结局的一天,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最正确。花铁树目前最希望的就是,稳定东南亚的局势,通过沈爷出马,逼叶贝宫把大权交出来,然后扶植沈孝天上位,那他就可以放心的歇息一下。

    沈爷的儿子虽然对不起他,但是他已经对地起沈爷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比叶贝宫还要忠心,他对沈爷完全是无怨无悔,就算是他的儿子,已经死在这场争权夺利的斗争中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显然是看多了这种纷争,他老了,他只想安稳的度过晚年,已经足矣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他还要和白城去f国一趟,执行沈爷赋予给他的使命,联系戈林将军,合纵f**方实力派的人物,对三大反对党施压,促使他们妥协,然后让国会顺利的成立。

    虽然离宪法规定的期限已经很近,可是花铁树并不着急。他相信自己的实力,更相信沈爷地实力,沈爷是几十年来的种子计划,毕竟不是白给。

    只是他今天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痛快,从沈孝天那面传来地消息表明,叶枫这小子竟然还活着,而且还活蹦乱跳。

    那小子花了六千多万买了一幅画,什么宋徽宗画的,送给了春星石,用意显然是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

    花铁树没有想到过,叶枫的反应和速度如此的快捷,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沈爷的时候,沈爷多少也是有些错愕,拧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沈爷有些老了,花铁树心中叹息,东南亚的危机已经搞的他不堪重负,如果是以前,叶枫这小子如何敢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铁树,先解决东南亚的危机再说,沈爷如是吩咐。沈爷的策略不错,花铁树也这么认为,只要t先..=

    他一方面让沈孝天积极求变,想办法博得春若兰的芳心,拉拢春家,另外一方面,他想要亲自出马解决了f国的危机再谈其他。

    花铁树虽然久疏战阵,可是他觉得自己能行,他绝对不能愧对沈爷的信任。

    沈门的号召力还是很强大,最少戈林知道他和白城来了,并没有把他们拒之门外,这次会议,已经聚集了几个f国的军方当权派。

    坦瑟上校当然不在,坦瑟上校和戈林将军一直都是对立,这个世人皆知。可是这无关紧要,戈林将军的势力可以让他左右太多的政客。

    会议是在戈林将军的府邸进行,戒备森然,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,当然,飞进来的都是和戈林将军密切相关的人物,还有的就是,花铁树和白城。

    白城的脸和白垩一样白,戈林将军的脸却和锅底一样黑。

    戈林将军自从见到了白城后,就连客气话好像都不会说。他死死的盯着白城,好像望着自己的杀父仇人。

    白城望着戈林将军,神色不变,他甚至连紧张的意思都没有,他是来谈判,不是来打架,昆东虽然是他杀的,可他不认为戈林会为了一个死去的手下,舍弃花花绿绿的钞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