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八十八节 游说
    枫侃侃而谈,指点江山,春星石已经垂下目光,望着幅画。叶枫知道他在听,也在认真的思考。

    “现在很多势力其实已经名存实亡,洪门也是如此。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洪门自从满清发起以来,都是抱着反清复明,恢复汉人江山的口号,但是现在和平已久,洪门老一套的做法早就过时,聪明一点的,早就开始积极的洗白,落伍一些的就要被淘汰,比如说洪家,到现在虽然资格老,但是若论经济,实在不足一提。资格在如今的年代,其实已经算不上什么,比尔盖茨白手起家,现在是世界首富,虽然那是官方明面数字,但已经很说明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权钱不可分割,你们积蓄到如今,权利当然是你们叫板的实力,现在你们希望的就是通过手中的权利,为家族攫取最大的利益。沈门的经济迅速扩张模式已经让你们眼热,我想从这次拍卖就能看出彼此的实力,我一个小小的叶枫,伯父就已经竞买不过,不是说明你不行,而是说明你们的财力并没有到达让你们随心所欲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微微的眯缝起眼睛,“我想问一句,离开沈门,你还会是叶枫?”

    叶枫淡淡道:“离开沈门,叶枫只会变的更好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叹息一口气,“这个世界的确变化的太快,我们这些人有些老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伯父积极的准备,倒是一点不老。但可惜你们选错了方向。我们男儿成事,何苦让女人牺牲,那称的上什么男人。和沈门合作应该是你们地意向,但是绝对不是个聪明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沈门的经济发展在东南亚,沈门的重中之重在f国,沈门目前f国的利益全部是通过和t先生的交换:_也不会不看新闻,如今的f国,已经风雨飘摇。t先生虽然争取了大选。

    但是很显然,其余的政党只会反对。“

    “他们不见得能够反对成功!”春星石淡淡道:“你太小瞧了沈公望。他的杀手锏不止这些,他若是对此束手无策的话。我想他也不会是沈爷。不过我想三党地反对,多半也有你的一份功劳?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很开心地样子,“伯父,我不怕沈爷再用手段,就算他瓦解了三党我也丝毫不怕。你不在f国,不关心f国。所以很多事情不明白,其实你应该仔细想想,无论三党反对成功与否,结果都是一个!”

    春星石皱了下眉头,川字纹看起来如同老虎一样,突然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?”

    叶枫摆摆手,淡淡道:“伯父现在想明白了?”

    春星石脸色阴晴不定,再看叶枫的眼神已经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伯父。你不需要用这种眼光看我,这不是说明我聪明,只能说明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我走出这个局,自然会看地更多。”叶枫缓缓说道:“所以就算你不和我合作,从若兰的角度来考虑,我也有责任告诉你,明智的选择是不要和沈门合作。不然的话,沈爷陷入了泥潭,也会拖你们到不可自拔的泥潭,到那个时候,你们想要抽身困难,损失不可避免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闭目半晌,拧着眉头,那一刻他突然觉得叶枫其实不比叶贝宫差了多少。

    他如果真的差,唯一差的也就是原始积累。

    可这个世界变地实在太快,有的时候,原始积累看起来也并非那么重要,这也使很多新生代能够站在时代的前列。叶枫说的没错,老一套很多地方已经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“叶枫,你要知道,我虽然是家族的主事,但是很多事情,要经过家族的商量,而非我可以一手遮天。”春星石终于发话,言语中终于有了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经理和股东毕竟还有区别,经理说穿了不过是个打工仔,春星石看起来想表达地就是这个意思。不然春若兰也不会那么急,抱着叶枫不放,沈孝天不看上她是她的幸事,但是沈孝天如果真的向她求婚,她就要背负家族地目光来决定这件

    听到春星石松口,叶枫多少有些讶然,“伯父你是说,从你的角度,可以考虑和我合作?”

    春星石有些狡猾的笑,“

    这么认为。“

    叶枫舒了一口气,从来没有想到城堡已经有了缺口,看来他这6110万砸出去,的确有用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他虽然对政局有预测,但那毕竟不过是预测,谁都不知道明天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叶枫已经准备了太多的功课,突然发现,事情竟然前所未有的顺利,春星石松口,这代表着一个契机,一个他叶枫可以反攻沈爷的契机。

    “叶枫,从我个人角度来看,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。”春星石又道:“可是你要明白,从家族的角度来看,你的建议不会得到他们的肯定,就算是我来说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我不需要伯父明确的答复,我只想伯父拖一拖。”

    “拖?”春星石又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只需要伯父给我两个月的时间。”叶枫沉声道:“两个月后,我想伯父就算什么意见都不说,他们也会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月?”春星石眯缝起眼睛,“你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肯定,”叶枫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份文件,递给了春星石,“不过我想两个月的时间实在不算长,伯父有了这份文件,我想拖两个月不应该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饶有兴趣的接过文件,只是看了一眼,突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室内静寂一片,呼吸可闻。

    方才他就算接过价值六千多万,宋徽宗亲笔所画的桃竹黄莺卷也没有这么激动的时候。

    叶枫嘴角还是挂着慵懒的笑容,只是目光却很锐利,他在观察春星石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他已经费尽口舌,但是叶枫还是感觉到太过顺利,这种顺利让他多少有了一些不安,可是他已经别无选择,他只能选择赌,选择春星石作为突破口。

    洪白厉春马五家,马家明显不用考虑,拉拢他们就是和其余四家为敌,洪家势衰,白家势弱,那个厉随风看起来,是个厉害角色,摸不清底细。春星石当然也很厉害,老狐狸一个,但正是老狐狸,所以考虑的更多。

    他们为的是利益,而非一定要和沈门合作。

    “原来最近沸沸扬扬的事件,也就是t先生被控出卖国家机密,竟然是出自你的手笔。”春星石叹息一声,把文件轻轻的放在桌面上,“叶枫,我真的小瞧了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一笑,“这是t先生女儿……

    下,这次当作送给伯父的生日礼物,希望你能笑纳。“

    春星石望着桌面上文件,叹息一声,“我想你把股份转赠给我不是目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想向我展示一种能力,一种财力,还有一种实力。”春星石收起了文件,丢在抽屉里面,表明了他的态度,“我一直都小看了你,这种精心的策划,没有三年以上的运作,成功不了。这么说,三年前你已经开始着手对付沈爷?”

    叶枫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好,如你所愿,”春星石终于笑了起来,如同一个老狐狸一样,“我会用两个月的时间观察时局,但是为了应付家族一些责诘,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“伯父放心,如果有必要的话,我完全可以配合你来演这出戏。”

    二人看起来都是开心的笑,叶枫心中却还保持着警觉,只是为了这次谈话,他砸出去最少一亿以上,没有相当的实力,做不到这点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觉得有些过于顺利,他从来不敢大意,和这些老狐狸打交道其实就是与虎谋皮,一时的大意被他们吃下去也说不定。所以他还需要观察,但是观察的同时,他这个人已经如同上满发条的闹钟一样,不会停歇。

    接触了洪家,白家,还有春家,下一站显然就是厉家。

    如果说前三家叶枫多少还有些认知的话,厉家无疑是让他最头痛。

    外边那个厉随风就是厉家的人,他不是木头,不是风,他看起来像是个茅坑里面的石头,又臭又硬,要想知道厉家的想法,无疑是让他头痛的一件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