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八十七节 狂痴醉笑
    震了,心情挺不好受,只能希望所有的人都好,大家力就出一分力,共度难关。

    叶枫春若兰旁若无人的谈话,虽然不是疯子,却也多少有些狂妄。

    听到如此巧合的事情,叶枫和春若兰互望了半晌,终于都是捧腹大笑,就算是厉随风都是觉得世界太小,事情太巧,沈孝天没有笑,马海亮亦是绷着一张脸,好像那五千五百多万是叶枫从他炕头上抢去的。

    通过叶枫的这番描述,沈孝天已经很清楚的明白这幅画在春星石心目中的分量,叶枫这个举动一点不疯,他只能说是很狂,他势在必得的明显不是那幅画,而是那幅画代表的含义!

    叶枫一边说笑,一边喝茶,这时候一个佣人走到了大厅,来到春若兰身边,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春若兰眼前一亮,笑着望着叶枫,“叶枫,我爸让你去一趟,在书房,我就不陪你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厉随风的表情很古怪,沈孝天的脸色却很难看,马公子却是莫名其妙,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叶枫何许人也,只是他觉得叶枫去书房无所谓,不去春若兰的闺房即可。

    叶枫起身笑笑,目光终于转到了沈孝天身上。

    从来到客厅的那一刻,叶枫对沈孝天好像就是视而不见,不是刻意回避,而是带着一种陌生,“沈少也来了?”

    沈孝天由忽略到被重视,多少有些振奋,才想正色回答。叶枫已经飘然而去,留下一脸尴尬的他。

    春若兰继续凑趣的和三人聊天,只是毫无例外地是,四人都在想,春星石单独的把叶枫找去书房谈话,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叶枫来到了书房,轻轻叩门,得到春星石的应答,这才进去。

    春星石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,还在望着桌面上那幅桃竹黄英卷。听到叶枫走进来,终于抬起头来。说了声,“请坐。”

    叶枫收敛了狂傲。却并不紧张,他的态度显然是因人而变。他的狂痴醉笑当然也是对付敌人很犀利的武器,现在不需要他的狂,而是需要他的谨慎。

    春星石认真看了他半晌,这才说道:“很奇怪,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”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“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又道:“可我却认识你已经很久。”

    他这两句话本来就是自相矛盾。叶枫竟然很理解地样子,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五年了,足足五年,”春星石有些感慨,“我五年前就见过你的照片,沈公望亲自传给我。那个时候。我们本来就应该见面,五年前我们就极有可能成为翁婿,没有想到五年过后。我们还是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嘴角还是带着笑,但是眼中也闪过了唏嘘。

    五年地时间不长,却也不短,但是发生的过地事情,很多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五年前去沈公望那里,你是刻意回避还是怎么,我竟然见你不到。”春星石又道:“可我知道,你不是个人才,你是个人杰,人才很多,人杰却少。我很欣赏你,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若兰这么喜欢过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保持沉默,他向春星石示好的底牌已经打出去,六千一百一十万的一幅画,看似疯狂,实在是有更深的含义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竞争对手就是春星石,他知道是春星石才会更要竞争,击败春星石的报价,然后把画亲自送到他手上,这不但代表他叶枫的诚意,还代表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要让春星石知道,就算离开了沈门,他叶枫还是叶枫,谁轻视他地后果只有是后悔和懊丧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明白,为什么你们始终不能在一起。”春星石叹息,“难道这就是缘分?作为父亲的我,不好多说什么,你失踪的三年来,我敢说,若兰再没有喜欢过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还是只能沉默,他突然发现,自己的看法好像多少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春若兰就是不喜欢,可是眼下看来,不喜欢竟然也很难,因为春若兰喜欢他。

    “昨天她说见到了你,对你撒谎,托辞我的生日,邀你前来,你欣然允诺。我没有反应,她却很高兴。”春星石又道:“我就算真地生日她都没有这么高兴,我不想让她失望,我只有这一个聪明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叶枫摊摊手,“春先生是个好父亲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笑笑,“五年前我没有见过你,可是见过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

    一皱,不明白春星石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应该是在五年前,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你父亲,那时候他和白雪柔地事情轰动了洪门,白老大虽然认为家丑不可外扬,毕竟纸里包不住火。我觉得你母亲的选择其实不错,你父亲绝非池中之物,也很优秀,他甚至可以说,是个枭雄。”春星石叹息一口气,“他化解问题的方法就是无为而治,可是这恰恰是最巧妙的一种方法。以我的眼光来看,他的能力手法已经不逊沈公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一直兢兢业业的为沈公望处理所有的一切,”春星石沉吟道:“他不是不能另起炉灶,束缚他的正是洪门推崇的一个义字,他在你眼中看起来,或许是愚,但是我佩服他

    叶枫只觉得胸口一股热血,为之冲动,他没有想到自己为之骄傲的父亲,就算春星石也是佩服。

    春星石在东南洪门有着极大的影响,早已超过了洪亮,如果他没有影响,马海亮,厉随风还有沈孝天都是骄傲至极的人物,如何会对他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已经不在沈门,”春星石又道:“沈孝天会是沈公望的孙子,这是出乎很多人意料的事情,但是我不觉得意外。你不是沈门的叶少,我也觉得没什么,我不和沈公望联手,但是我可以和叶贝宫联手,以你父亲的实力,效果是一样。更何况,我喜欢自己的女儿嫁给她喜欢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摇头,“伯父,很遗憾,我这次来,并没有考虑这个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听到他的拒绝,竟然没有意外,继续说道:“可是她若不嫁给你,她就可能嫁给别人,比如说,沈孝天?”说到这里的春星石眼中有了讥诮,很显然,他不能否认,沈孝天和叶枫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别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现在是春家的主事,但是所有的一切,都要从春家的利益角度考虑,若兰如果嫁给了你的敌人,”春星石叹息一口气,“那很显然,你就是我的敌人,叶贝宫也是。这不是以我的意志为转移,这已经涉及到家族利益,家族既然有利益,必须要做出牺牲,我认为你应该明白这点。”

    叶枫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我想说的都已经说完,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再答复我,”

    春星石终于下了结论,微微笑了起来,“我不怪你的拒绝,因为我也有过年轻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叶枫不再沉默,缓缓抬头,凝视着春星石,“其实我这次来,不代表沈门,也不代表我父亲,我只是代表叶枫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春星石眉头一动,很有兴趣,“叶枫,我知道你是个人杰,但是你的口气未免有些大,凭借你,恐怕还没有实力和我合作。”

    叶枫长舒了一口气,并没有因为他的轻慢而恼怒,“大家都是聪明人,所以说话不用卖关子。伯父,我知道洪门在东南,能够说得上话的,你是一个,厉家当然也算,其余才是白,洪两家,马家倚仗北方的势力想要染指,你们多半不愿。本来好好的一张饼,四个人分吃正好,突然多了一家,难免有人会饿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春星石想要说什么,突然笑笑,“你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家族攫取最大的利益,向来都是主事应该做的事情,伯父采用联姻的方法和沈门合作,其实我很理解。说句实话,马海亮只算个添头,无论以他的能力还是势力,显然和沈门差的太远,如果真的选女婿的话,沈孝天是个好选择……”

    “沈门的确很强大,从建国时候默默无闻到现在为止的呼风唤雨,可以说,沈门已经到了巅峰,”叶枫一字字道:“可是正如你刚才所说,岩茶之颠,自然孤寒。沈门巅峰之下,难以维持,如今已呈下滑之势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春星石嘴角一丝淡淡的笑,让人琢磨不透含义。

    “洪门其实也是如此,因为建国后的一场运动,其实洪门的实力损伤不小,”叶枫没有说什么运动,春星石却是显然清楚,他只是点头,第一次正视起叶枫,“时代变化的实在太快,世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”叶枫继续道:“诸如以前意大利的黑手党,东南亚的金三角又能如何,早在九十年代其实都已经受到了沉重的打击,一蹶不振,到现在为止,早无当年的风光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