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八十五节 大红袍
    星石一口道破画卷的出处,显示极强的修养和眼力。

    “春伯父果然有眼光。”沈孝天多少有些诧异,原来晏南的工作效率已经极高,在沈孝天吩咐后,不但把春星石的喜好如数报上,还为他提供了一幅春原阅骏图作为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投其所好说来简单,但要做到沈门如此干净利落实为不易。

    沈孝天会唱歌,而且唱的非常实力派,但他别的方面并不擅长。因为他的绝大部分精力都用在歌唱,而忽略了其他方面的培养。

    沈孝天也知道这个春原阅骏图的出处,不过都是昨晚临时抱佛脚,晏南告诉他的,沈孝天准备逼不得已的时候说一下,不想太外行,可是看到春星石一眼就看个大概,倒是不敢献丑。

    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这卷画,春星石淡淡的叹息,“此卷原清宫装裱,仿郎世宁的春郊阅骏图所做,也算同期字画中的精品。其实姚文瀚也是个人才,但他的画受到西洋画的影响,反倒失去了本身的特色……”

    沈孝天更是汗颜,暗道没有随声附和实为明智。

    春星石轻声细语,马公子也忍不住过来看看。画上有一人骑着白马,他不知道那是乾隆,只觉得那人很嚣张,乾隆身边还有一名侍从,周围还有八匹骏马,或站或卧,形态各异。

    不知道一幅画哪里有那么多的讲究,马公子对于字画的研究,实在不比沈孝天高明。只能说,“世伯果然字画双绝,难得见识广博,跟着世伯,我也长了不少知识。”

    虽然字画的研究不如沈孝天很春星石,可马海亮脸皮地厚度,拍马屁的深度显然要胜过沈孝天。沈孝天听到他的阿谀,只想呕吐,偏偏评价又怕丢面,真的丢面又不及马公子。不由有些窘迫。

    春星石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两个大侄子斗智斗勇,只是看着那幅图。继续道:“欧洲明暗画法的魅力在当时乾隆年间,也算新奇。姚文瀚好学肯钻,受郎世宁影响很大。不过此图毕竟东施效颦,结构比例略有不足,再加上姚文瀚对马匹结构解剖结构研究不足,难免画起来有心无力,不免有些遗憾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只能叹息,“世伯说的极是。我看这幅图就觉得多少有些不自然,说不出哪里不对,世伯这么一说,才让我豁然开朗。古人说过,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的确不错。我听了世伯这些话,真的可以少读几年书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马公子多少有些得意。望了沈孝天一眼,“沈少,听说沈门中人都是学究天人,今天带来这么一幅有败笔的图来,不知道是什么用意?”

    沈孝天忍住怒意,只能道:“伯父,其实我对字画一窍不通,不过附庸风雅,倒让伯父见笑。”

    他是以退为进,客气地谦逊,春星石当然不会挖苦,只是笑,“孝天太谦虚,你送我字画,我请你喝茶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多少还有修养,虽然几百万的字画换不来一句好评,只换来一口茶叶,却还是淡然地笑,“谢谢伯父。”

    “若兰,你不是说,还邀请了客人?”

    桌面上摆放了小壶小杯,春星石亲自取出茶叶茶具冲泡。

    沈孝天多少明白这是在喝功夫茶,更是不敢献丑,正襟危坐,仔细观看春星石取出的茶叶。茶叶外形条索紧结,色泽绿褐,沈孝天虽然没少喝茶,竟然也认不出这茶叶是哪种。

    马公子喝酒比喝茶要多,向来觉得喝茶如喝药,如何肯下功夫,二人望着春星石,不约而同地说,“好茶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说完有些脸红,心道自己已经降到和马公子一样的档次,马公子却是撇撇嘴,心道什么沈少,也是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春星石嘴角一丝淡淡的微笑,低头泡茶,让人看不清表情,春若兰却站了起来,“爸,好像随风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和马公子一愣,心道怎么还有情敌?随风又是哪个?

    春若兰欢天喜地的出去,不一会儿的功夫领来了一个男人,男人一身黑色,脸色也是有些黝黑,却也是个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中年的概念划分很模糊,从外貌来看,春星石也是中年,但是明显来的这个男人可以做他地晚辈。

    他走进来的时候,极为沉稳,沈孝天和马公子或许看不出什么,要是叶枫在此,多半引为敌手,此人的下盘

    为沉稳,显然练过功夫。他这种功夫和沈孝天的半路公子的游手好闲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长相,沈孝天突然心中一凛,他已经知道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昨天有感出手莽撞,和马公子已经貌合神离,沈孝天不敢再莽撞,他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好。

    所以他昨晚除了准备见春星石地功课外,还大略翻阅了一下其余几家的资料。

    这次云南集会,五家多少会来个人物,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五家中最为神秘地一个人物,他叫厉随风,也是厉家的长子,至今仍是独身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沈孝天忍不住的叹气,春若兰看起来面子实在不小,难道这个厉随风至今不娶,也是因为这个大小姐?

    可就算这样,偏偏有个人竟然弃如草芥,沈孝天想的当然就是叶枫。

    这一会儿的功夫,沈孝天竟然见到了三家的人物,不知道白家会不会出现,沈孝天暗自琢磨。

    “随风,给我爸带来了什么礼物。”春若兰看他两手空空,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心意就够,我就带了份心意过来。”厉随风咧咧嘴,“伯父,你好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也不恼怒,也不喜欢,只是淡淡说了声,“坐,喝茶。”

    茶已沏好,四人围坐一圈,都是拿起杯子喝了口,春星石闭目微品,乐在其中。沈孝天看这架势,忍不住的苦笑,心道这个架势不像是喝茶,而像是挑选女婿,谁都想不懂春星石的心思,更不明白春若兰的用心。

    “随风,茶如何?”春星石终于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很热。”厉随风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春若兰坐在一旁,并没有加入这个***,心不在焉的看了下手表,听到这里‘噗嗤’一笑,突然跳了起来,“又来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她的态度看起来极为热情,就算厉随风都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其实沈孝天猜的并不正确,厉随风和春家倒还算有些交情,在他的眼中,春若兰就像他妹妹一样,这次来到这里,得到春若兰的邀请,不好不来,他和春星石倒不见外,对于春若兰的热情也是受之无愧。

    可他却知道,春若兰实在是个面热内冷的女人,很有头脑和才华,对于男人要是不欣赏,也不会太热情,能够让她如此欣喜的男人,就算他都想看看。

    “爸,你看我带来了谁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春若兰已经领来一人,手牵手的亲热,大声道。

    马公子见状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,沈孝天也是手掌一颤,如同挨了一记闷棍。

    来的男人态度懒散,举止从容,一抹淡淡的笑若有若无的挂在嘴边,正是叶枫!

    叶枫显然没有他们那么的诧异,他手上竟然也拿着卷轴,来到春星石的面前,鼻子嗅了下,摇头道:“好家伙,千金大红袍,伯父奢侈了一些吧?”

    春星石头一回露出了笑容,“你是叶枫?”

    叶枫一屁股坐了下来,却是坐在厉随风的身边,“这位兄台,挤一挤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显然不认识叶枫,望了他一眼,微微皱了下眉头,却还是向里移了下座位。

    叶枫坐了下来,春星石已经倒了一杯茶过来,叶枫伸手接过,又闻了下,“我一直很奇怪这个大红袍怎么有如此香气馥郁的兰花香,伯父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春星石对叶枫和对沈孝天一样的态度,没有明显的热情,也没有过分的冷淡,“岩茶之颠,自然孤寒。”

    “孤寒,那和香气有什么关系?”叶枫喃喃自语,突然笑了起来,端起茶杯,品了一口后,仔细回味下,然后一饮而尽,伸过茶杯,“再来一杯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只是摇头,他虽然不会喝茶,可也知道正宗喝茶有审,观,品三道,品茶的时候,细细回味才能体味其中的余韵,虽然他也回味不出什么,但却知道叶枫看起来,也是牛饮。

    马公子只是盯着叶枫,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够得到春若兰的青睐,他并不认识叶枫,可正因为这样才奇怪。

    春星石摇头苦笑,“你这种喝法和牛饮无异,糟蹋了好茶。不过你能认出岩茶之颠的大红袍,也值得再喝一杯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