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八十二节 意
    叶枫一直在想,如果是十几年前,叶贝宫还欠沈爷什么,可是他在沈爷的算计下,几次险些身死,他觉得就算为父母偿还,也应该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他以前都觉得父亲是高山仰止,可是现在多少不明白他的做法。父亲对于所有的一切,竟然只是默默承受!

    这让叶枫很难受。

    其实只有叶枫才明白,他的父亲有多聪明。他们父子联手,不依靠沈爷,也完全可以闯出另外的天地,父亲不可能不知道沈爷暗算自己,可是这他都能忍下来?

    轻轻的叹息一口气,叶枫并没有想着去质问父亲,因为他知道,他想的,父亲不见得会理解,父亲想的,他也并非全部了然,但是这不妨碍他对父亲尊重,就和父亲尊重他的选择一样。

    叶枫正在思考的时候,突然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,有人正在注视他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很神奇的第六感,也是无数次生死经历之间培养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对于血的教训,叶枫从来不敢忘记,他躲开柯宋的一枪固然是因为上岸前就已经戒备,却多少有第六感的因素。一个人犯错误不怕,怕的是犯了错误不知道汲取教训,叶贝宫从叶枫小的时候,就已经对他说过这句话。

    不动声色的继续前行,叶枫用眼角的余光观察街道两侧,发现一辆黑色轿车由远及近的开来。

    车子玻璃是茶色的,看不清楚里面人是谁,可是叶枫感觉车里地人在注视他。

    突然有点羡慕起千千。因为她有一把随身的刀可以用,可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叶枫很少带枪在身上。

    车子开的虽慢,却终于和叶枫擦肩而过,叶枫仍是不动声色,装作并没有留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到车子开到他身后的时候,叶枫取出一副墨镜,好像在擦拭镜片,却借着镜片的反光来观察身后的动静。

    ‘嘎吱,一声响后,轿车已经停了下来。叶枫脚步不停,已经戴上了眼镜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真的是你?”一个惊喜的呼声从叶枫身后传过来,紧接着是急促地脚步声。

    叶枫缓步转过身来。面对的是一张很真诚,很高兴地脸。

    沈孝天看起来又没有变,他好像对叶枫的尊敬从来没有改变,也没有体会到叶枫略显冷漠地表情,一把拉住了叶枫的手,“我,我以为。唉,爷爷说,”突然有些脸红,见到叶枫的沉默,沈孝天终于冷静一点,“师父。沈爷说你出现了意外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沈孝天表现的急促,慌乱。喜悦,兴奋,叶枫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看到他的七八种表情,心中那一刻突然有些好笑,他觉得沈孝天不应该去唱歌,他演戏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。

    “孝天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目光不经意地望向那辆黑色轿车,两个彪形大汉戴着墨镜已经钻出了车子,警觉的向这里张望,很显然,他们是沈孝天的保镖。

    沈孝天脸上有些发红,“师父,我到这里是沈爷的吩咐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借口看起来很巧妙,也好像暗示着沈门的规矩,沈爷地密令,执行者不应该泄露给别人,叶枫肯定应该清楚。

    “沈爷?”叶枫嘴角一丝讥诮,“你应该叫爷爷才对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更是失措,“师父,你都知道了,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叶枫心中感慨沈孝天问话的技巧,表情地天衣无缝,脸上却还是微笑,“我当然知道,你不要忘记,我也是沈门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显然想要知道叶枫还在和谁联系,叶枫推搪太极的功夫很是了得,不动声色的化解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真的想不到。”沈孝天激动的表情不变,又加了感慨和难以置信,“我真的想不到,我想不到自己竟然和沈爷是祖孙,师父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激动的难以为继,叶枫只是跟着他的话题说下去,“是呀,我也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意料到的话题没有出现,二人间暂时冷场,沈孝天终于有了些许的尴尬,再次打破沉默,“师父,当日怎么回事?我被人打晕后,以后发生的事情就和做梦一样。我猜打晕我的那人是徐放鹤,因为只有他在我的身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徐放鹤?”叶枫皱着眉头,好像他在游轮上杀的那人不过是只鹤,“他竟然出卖你,他打晕你干什么,我到游轮上没有见到你,也没有见到徐放鹤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见到了谁?”沈孝天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见到了一群杀手,”叶枫突然一拍巴掌,恍然大悟,“原来徐放鹤是别人派到沈门的卧底,怪不得有人埋伏。当时游艇被他们装了炸弹,想要炸死我,好在我命不该绝,被一个杀手打落到水,游艇这才爆炸,我抓住一块木板漂流出海,这不,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听的有些目瞪口呆,觉得叶枫说的漏洞百出,最少从那里漂流出海,绝对飘不到云南!

    “可是有一个问题!”叶枫冥思苦想,“孝天,今天不碰到你,我还不知道原来是徐放鹤出卖了我。但是他为什么出卖了我,打晕了你,却留下你的性命?”

    沈孝天当然明白是为什么,这是沈爷的吩咐,金梦来虽然集中全力对付叶枫,但是沈爷肯定事先有命令,沈孝天绝对不能受到伤害,可他显然不能说出这个答案,“师父都想不明白,我更是想不明白。师父,你到了这里,难道没有和沈门联系?爷爷好像都不知道你的下落,一直为你担心,我想如果告诉他你的下落,他一定会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轻松一下。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f国的事情,我很累,孝天,你好好干,以后沈门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住哪里?”沈孝天突然问,“我如果有空,想要见见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道:“我现在住在酒店,一天一换的享受,也没有什么定下来在那里,来到这里和你一样,也是观光旅游,对了,你好像很忙?”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沈孝天听出了叶枫的意思,“那师父,我先去忙,你有空打我电话,我的电话号码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叶枫微笑点头,很是温情。

    二人依依不舍的互道珍重,沈孝天上车前还是不断的回头,等到坐到车里的时候,拿出了手机,看起来想要再给叶枫打个电话问候下,只是拨通了个号码,沈孝天第一句话就是,“叶枫没有死,他在云南。”***

    花铁树放下电话的时候,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叶枫竟然没有死,出现在云南,这实在是个让人很震撼的消息。

    自从出现f国三党抵制大选后,花铁树就已经意识到这可能是叶枫在捣鬼。

    这个死小子,兴风作浪的本事很高。既然叶枫没有死,那么死的显然是金梦来!

    老三死了,花铁树想到这里的时候,多少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。

    四个兄弟一起数十年,走了一个毕竟是让人伤感的事情,虽然就算叶枫不杀金梦来,花铁树也不会放过他一样。他对司徒空说是叶贝宫杀的花剑冰,或许只有他才最清楚,是谁杀了花剑冰!

    金梦来下的手,沈爷的授意。想到这里的花铁树,脸色很有些古怪,像是悲哀,又像是解脱。

    得到叶枫没死的消息后,花铁树第一个选择不是去见沈爷,而是去找司徒空,他需要司徒空的答案,如果他再不和自己合作,只能去和阎王合作。花铁树当然知道,有用的人如果不为你用,那和没用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再次见到司徒空的时候,他还是老样子,翻翻书,喝口茶,听到房门响动,伸个懒腰,“花爷来了?”

    花铁树笑笑,走到他的面前,第一句话就是,“叶枫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司徒空没有惊喜,也没有诧异,他只是‘哦,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让花铁树多少有些怀疑他和叶枫的感情,也怀疑所有的圈套是不是他来设定,所以不出意料,“你不高兴?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些天我想了很久,”司徒空叹息一声,“谁不死都不如自己不死最让人开心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好像是绕口令,花铁树却已经听明白了含义,脸上多少有些喜意,一掠而过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对,你知道叶枫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司徒空摇头,“他的心思很少有人能猜到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云南。”花铁树凝望着司徒空。

    “哦?”司徒空皱了下眉头,“他去云南干什么?我只知道,最近一段时间,是洪门西南家族每年一次的分赃大会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变了脸色,失声道:“你是说他去找洪门合作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