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八十节 纵火
    马公子对于洪爷那是相当的不满,他显然觉得这些老家伙不刺一下,心里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杜桥听到他的挑衅,勃然大怒,才要上前,却被俞少卿一把拉住,俞少卿眼中虽然有了怒容,却还是保持笑意,“多谢马公子挂记,我会把你的话原封不动的转告给洪爷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心中一凛,倒也不敢再挑衅。姜是老的辣,洪爷再老,他也是洪爷,强龙压不住地头蛇,俞少卿真的摆自己一道倒是划不来,何况自己现在犯不着和他们冲突,摆摆手,“谢谢洪爷的礼物,俞先生,我现在很忙,你自便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笑笑,“那就不打扰马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他和杜桥退出了房门,杜桥已经恨声道:“俞大哥,这小子竟然诅咒洪爷,怎么不给他一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默然半晌,握住了杜桥的手,“我比你还要想揍他,可是我们要考虑个揍他,又不留痕迹的方法才好,我们是洪爷的人,不能不考虑到这样会给洪爷带来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俞少卿少年老成,显然考虑的要更多,不过他是个热血汉子,习惯稳中求胜,要讲急智倒还差了一些。这个时候他不由的想到了叶枫,暗道叶枫现在不知道是哪里,如果他在这里,会怎么对付马公子?

    杜桥叹口气,“真***的憋气,以前说起洪爷,哪个鸟人敢不挑大拇指,今天竟然被这个二世祖奚落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拉着他走出了马公子的品牌店。过了马路,到了一个花坛前,突然一愣,一个人正在笑着望向他,却是叶枫。

    “早。”叶枫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俞少卿笑了起来,杜桥也终于露出了笑容,对于叶枫,他们二人都有难言的好感,归根结底是他不但化解了洪爷和高爷地危机,还可以说是救了洪爷一命!

    洪爷虽然说不和叶枫论交情。可是从来没有让手下不和叶枫打交道,俞少卿当然不是个刻板的人。他刻板起来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忙什么?”俞少卿老朋友一样走到叶枫身边,看也不看的就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花坛边缘不算脏。但是也绝不干净,可俞少卿的表情看起来就算那里有滩狗屎,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看热闹。”叶枫盯着不远处马公子品牌店。

    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,可以清楚的看到品牌店,不过俞少卿知道,店子里面看过来,绝对发现不了叶枫。因为刚才他就没有发现叶枫。

    他蓦然发现叶枫这个人,其实并不简单,他的一举一动好像都是经过深思熟虑。俞少卿被洪门的人看作是少年老成,可是和叶枫一比,他发现自己很年轻。

    只是听到叶枫说的话,俞少卿多少有些失望。站了起来,拍拍尘土,“那我不打扰你看热闹的兴趣。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到过。沈门高高在上地叶少看起来,竟然是个爱看热闹的闲人。

    二人才要走,叶枫喃喃自语,“这个热闹其实很过瘾,这次错过,只有后悔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心中支持文字版一动,又转过来坐了下来,沉声道:“反正我也没事,不如陪叶少一起看看。”***

    马公子虽然嚣张,却不是那么没有分寸地人,毕竟他被马家寄予着希望。当然,以上看法全是和cnn一样,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做人不能太cnn,马公子看起来和cnn是亲戚,可东南四家中,没有一家和他是亲戚。

    他的请帖约请了洪,白,春,厉四家,到现在为之,只来个俞少卿。

    本来他以为洪爷不给他面子,可是现在看起来,洪爷是最给他面子地一家。

    他心中的怒火看起来已经无可遏止,虽然这里道贺的人不少,但是如果按照他的逻辑,那四家已经全是他的敌人。

    白家倒无所谓,因为现在看来,白家早就不成气候,洪家也是有些衰落,洪爷一死,后继无人,马公子现在想要联系只有春厉两家,可是这两家竟然也不给马家面子?马公子双手握拳,指甲陷入肉中也不自知。

    “公子,春小姐来了。”一个手下突然匆匆忙的走来,低声耳语。

    马公子的怨气突然烟消云散,笑容浮了上来,“真地,在哪里?”

    洪家来了个俞少卿,马公子可以认为洪家不给面子,可春家来了春若兰,那实在是太给马公子面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发出邀请的时候,马公子其实不抱什么指望,这个春若兰人不大,架子很大,她家和马家分庭抗礼不成问题,所以她从来不把马公子放在心上,可是让马公子意外的是,春若兰今天竟然给他精品店的开业亲自捧场?

    三步并两步的走了出去,看到春若兰亭亭玉立地站在大厅中央,马公子心中一热。

    想要伸出手去,表达一下热情,却又觉得唐突。

    “若兰,你来了?”

    春若兰莞尔一笑,仿佛以前绑架的阴影早就忘却,让从人递过个花篮,“祝马公子生意兴隆,财源广进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话,同样地花篮,不同的人说出来,产生了截然不同的效果,马公子笑的比驴子还开心,“若兰真的会说话,我的生意如果大火,一定借你吉言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大火。”春若兰笑着说道:“厉家没有人来吗?”望着春若兰如花的笑容,马公子心头火起,当然不是怒火,而是另外的一种火,才要说什么,突然望见春若兰诧异的眼神望向自己的身后,好像望到鬼一样,忍不住道:“若兰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的店里没有什么烟花庆祝节目吧?”春若兰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马公子摇头,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一股浓烟传了过来,就算他不回头也感觉到热浪冲来,扭头望过去,突然脸色一变,一股浓烟黑龙一般从后面窜了过来,然后才是一群人惊慌失色的喊叫,“着火了,着火了!”

    “若兰,你先走。”马公子没有想到春若兰比巫婆还要预言准确,这时候还抱着护花的精神,回头一看,春若兰影子都不见,好像没来一样。

    等到马公子灭了大火,土狗一样的冲了出来,才发现春若兰还在,不过早站在门外远远的,一股怒火不好发泄,只是恨恨说道:“让我查出是哪个孙子干的,老子撕了他!”

    火势来的如此猛烈,白痴都知道是故意纵火。

    春若兰皱了下眉头,看到他的狼狈,倒不想再打落水狗,“海亮,你得罪了谁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。”马公子看到精品店没有剪彩,就已经一片狼藉,心中的怒意有如如今的cpi,不停的上涨,只知道说,“别让我知道是谁,别让我知道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火势来的凶猛,去的突然,却是造成一片狼藉,员工出出入入的收拾,一些贺客也是面面相觑,不想上前。

    马海亮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有些不耐烦的拿了起来,怒声喝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马公子,生意大火呀。”对面一个声音道。

    马海亮长吸了一口气,镇静了下来,没有听出是谁,却还懂得礼貌,毕竟这个手机号码知道的人不多,人家的祝福还是好意,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你都听不出?”对面大笑了起来,转瞬充满了揶揄,“我就是放火的人呀。”

    马海亮一怔,差点气疯了过去,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竟然有人如此嚣张!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马海亮几乎咬的牙龈出血。

    “马公子真的健忘,”那个声音淡淡道:“前几天我们还见过,你不是说要给我个教训,带了四个悍马过来,我真的好怕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奶奶个熊。”马公子温文尔雅,却是终于忍不住的爆了粗口,“你到底要干什么,你不要让我见到你,不要让我见到你!”

    他几乎吼出了这句话,春若兰又倒退了一步,心中却在叹息,这个马公子看起来精明,没有大用,不要说比不上叶枫的老练,就算沈孝天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见你。”史禁那面懒洋洋的说道,不急不缓,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他已经从被叶枫气的吐血的境界转化到,气的别人七窍生烟,“可是你在这里,我想见不到你都难。你放心,我们迟早会见面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长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镇静下来,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史禁好像正经了起来,“这你还不明白,你脑袋里面是石膏,还是猪脑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