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七十九节 内乱
    叶贝宫这人,聪明敏锐,有商业头脑,但是重情意,尤其感激沈爷当时从死亡线上将他拉回来,所以对于沈爷,一向都是仁至义尽,尽心尽力做好沈爷安排的每件事。

    沈爷想到这里的时候,多少有些唏嘘,可是自己却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,但是他自己觉得,那不过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冤冤相报的话,那么叶枫的死,算不算白雪柔对他沈公望的一个补偿,沈爷如是想到,也就消去了不安,贝宫就算知道,多半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三年前他是想给叶枫一个教训,他觉得叶枫已经有些失控的状态,他为叶枫安排好了一个女人,那就是春若兰,他觉得沈门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,而突破这种瓶颈的方法就是联姻。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叶枫竟然拒绝,这让沈爷多少有些恼火,所以他吩咐金梦来杀了白晨蓓,给叶枫个教训。

    花叶金白四兄弟在沈爷手下几十年,沈爷如何不明白他们的性格。金梦来阴险不下于自己,可是他显然还年轻,就是因为年轻,所以他对沈门的产业还是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知道了沈孝天是自己的孙子后,沈爷就觉得自己以前做的大错特错,所以他想改正。

    他让金梦来觉得自己很信任他,授意他杀了花剑冰,然后再杀叶枫,进而为沈孝天的上位铺平道路。

    找到沈孝天是偶然,和沈孝天做dna验证也是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进行,金梦来因为不知道有个沈孝天。所以他还以为沈爷是对白雪柔不满,进而想要铲除叶枫,扶植他金梦来,而且确信不疑,想到这里地沈爷有些感慨,权益下的人,很容易被蒙蔽,这点他算的一点不错。

    沈孝天毕竟根基太浅,冒然的上位多半会引起手下的不服。

    按照沈爷的打算,金梦来在暗。叶枫在明,金梦来毕竟不是白给。他杀死叶枫的可能性极大。如果金梦来杀了叶枫,沈爷尽可把过错推到金梦来身上。叶贝宫没有发威,他若是发威,一个金梦来显然不是叶贝宫的对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花铁树死了儿子,年纪已大,金梦来被叶贝宫铲除,白城毕竟对权利没有什么**。这是装不来的,叶贝宫对当年自己女人杀死了沈爷的儿子还心存愧疚,自己宣布沈孝天上位地话,可以说是把握很大。

    可沈爷没有想到金梦来和叶枫竟然会一起失踪。

    他让花铁树秘密去查,却显然没有什么线索,这让沈爷多少有些不安。他不怕金梦来活着。他只怕叶枫未死。

    叶枫这个人,很难对付,这是沈爷给他的评价。如果在以前。这是沈门地好事,可是现在,无疑是沈门的祸事。

    大选被抵制地时候,沈爷已经开始怀疑叶枫并没有死。这场角力中,叶枫是从明处到了暗处,想到这里的沈爷,不安感更加的强烈。

    可他不觉得自己已经失控,最少白城还是一枚很有用的棋子。

    “当年如果不是沈爷,我已经和流浪狗一样被冻死,”白城终于发话,“我能有今天的成就,也是沈爷的一手栽培。其实我白城只求活个自在,能耐不大,”白城顿下才说道:“如果说是辅佐沈爷的血脉,我想二哥最适合。”

    沈爷叹口气,“老四,你不要小看自己地实力,贝宫是个商业奇才,但你的沉稳实干也是不差,不然我也不会将沈门的重中之重的种子交给你来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沈爷想让我做什么?”白城终于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这次f国的政局,很糟糕。”沈爷沉声道:“孝天处理的地确有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这好像推不到他的头上,”白城终于说道:“局势的变化之快实在让人意料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毕竟是我地失误,”沈爷显然是拉完亲情后,开始自我检讨。他的检讨当然能换来白城的谅解,这点沈爷心知肚明,“老四,我希望你能发挥种子的力量,反败为胜,”伸手一把抓住白城的手,沈爷凝望着白城,“f国是沈门的重中之重,我们绝对不能放弃。”

    白城犹豫下,“我们现在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这次能够成功的瓦解三大反对党,老四,我决定让你主要负责东南亚的业务。”沈爷沉声道,“铁树老了,能力也差了很多,我不要削他面子,只是希望你这次能和他一起去f国好好的斡旋下,你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白城不再犹豫,“沈爷,我会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白城说话不多,不过说话不多的人说出来的话,给人的感觉向来都是有分量,沈爷满意白城的回答,终于舒了一口气,却没有注意到白城走到了门外,脸上突然有股很奇怪的表情,像是悲哀,又像是振奋。***

    马公子感觉到最近很不顺,可是他偏偏如同笼中困兽,找不到发泄的对象。

    在车展被水浒三杰羞辱后,他马上让手下去查水浒三杰到底是哪家的势力,竟然敢和他马家作对。

    可遗憾的是,那三人露过一面后,再也没有踪影,他责怪手下的无能也不能让他们变出三人。恨的牙关痒痒,马公子这几天脾气很暴躁,他向来是春风得意,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他找过洪爷,他认为这多半是洪门内的纠葛,有人看他马公子不顺眼,这才想要打消他的气焰。神通广大的就算是洪爷,对于他说的三个人也是一脸茫然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在洪爷这里记录的黑社会混混的档案,实在比局子里面记录的还全面,所以如果洪爷也不知道,那基本肯定他们不是这里的黑社会,或者他们根本不是黑社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马公子心中有些凛然,自己在家族属于不上不下的那种,主动请缨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闯出点名堂,为以后的继承争取实力,那捣乱的会不会是北方家族中的人?

    一想到那天的几枪,马公子就有些不寒而栗,那明显是有备而来,自己在明处,他们在暗处,自己会不会有生命危险?

    马公子不知道他来到这里其实就是错误,东南洪门本来就是不和,他来到这里,就像大米饭中的一粒老鼠屎,聪明的有如叶枫如何不会抓住。

    叶枫的目的很简单,我联合你们洪门很困难是吧,就算我亲舅舅都不鸟我,那好,我搅乱你们,让你们谁都没好,打击马公子不过是他系列步骤中的一步。

    “今天剪彩仪式请的人都到了没有?”马公子整了下行装,理一下郁闷,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。

    “请帖都发了出去。”手下战战兢兢的说,“有几个地方领导,还请了其余几家的代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马公子满意的点点头,“店里准备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和白贤明不一样,马海亮没有实力开发国产轿车,只是开个品牌店,主要销售国外的名牌产品,这个店子他其实筹备很久,自从北方家族也对东南亚开始感兴趣的时候,马公子就已经有这个打算,他觉得自己很深思熟虑,那些老古董的念头也早就过时。

    选中这个时候店子剪彩,是他马公子向外界发出的一个信号,来的不见得是他的朋友,不来的,统统都是他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邀请了春家没有?”马公子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请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派谁来。”马公子这一刻的表情看起来还算顺眼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敢问。”手下只能实话实话,“公子,我想春爷应该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手下的预测很准确,春爷的确没有来,洪爷也没有来,爷子辈的一个都没来。

    马公子虽然还是坐着,心中的怒火已经窜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老东西倚老卖老,明显不给自己面子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洪家来的一个外人,马公子竟然还能笑出来,这让他不能不佩服自己有素质。

    来的叫做俞少卿,长着一张欠扁的脸,马公子见过几面,知道他好像算是洪爷的红人和亲信。

    “洪爷身体欠安,所以让我前来恭祝马公子生意兴隆,财源广进,”俞少卿恭敬有礼,让杜桥把花篮送上来,“一点贺礼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心中冷笑,知道这个老家伙明显不把自己放在眼中,“洪爷什么病?需不需要给他送个花圈,”突然装作有些歉然,拍拍脑门,“抱歉,一时口误,是要不要送花篮过去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