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七十八节 以情服人
    叶枫其实还想找机会见见那个素未见面的白老大,那个为了妹妹,棒打鸳鸯的老爷子。传闻中,白老大的脾气很暴躁。

    本着见亲舅舅的原则见到了白贤明,没有想到他是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,叶枫真的不敢想像见到白老大是什么场面,他现在决定如果真的要见白老大,最好穿防弹衣去。

    除去在他印象中最好啃的白家和洪家,叶枫想到这里,就叹息了一口气,最好啃的他也没有啃下来。还有三家完全是陌生的关系,他更是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或许不能这么说,最少春家他还很熟悉,春家现在在洪门东南亚地区的势力,可以赶得上洪白两家一起,厉家是个神秘的家族,叶枫对于他们,一无所知。当然还有个马家,也就是北方最近推出来,想要染指东南亚的家族,叶枫觉得这家出的很是时候,马公子看起来是个药引,点燃了他,有助内乱。

    如果叶枫重温旧情,倒有把握取得春家的支持,因为春若兰的态度很明确,联姻这条路是速成的捷径,可是他实在不想为了卸下枷锁,套上另外的枷锁,但如此一来,他的境况实在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“叶老大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到叶枫从百石企业出来后,就弗洛伊德的幻想个不停,宋公明终于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叶枫认真的想,十分希望司徒空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虽然说三个臭皮匠,顶个诸葛亮。但是这三个臭皮匠在身边,估计只能臭死诸葛亮。

    “去捣乱,搅乱浑水。”叶枫终于想了个馊主意,嘴角又浮起以往的那种坏笑,“我就算不能联合他们洪门,但是也不会让他们联合沈门!”***

    损人不利己地行为,叶枫不经常做。可是他如果做了一次,肯定会有人倒霉。

    沈孝天就觉得自己有些倒霉,他终于发现有的事情,沈门也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好在沈爷看待他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和蔼。虽然有些焦虑,但是竭力保持着镇静。

    这让沈孝天心中感动。他一直希望自己有个亲人,这次蓦然有了。多少有些不习惯,可是他竭力的去适应这个身份。

    “孝天,春若兰现在怎么样?”沈爷喝着茶水,不经意的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?”沈孝天有些脸红,“爷爷,我不知道你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句爷爷已经叫的很自然,沈爷脸上的笑容如同火烧云一样的辉煌。“孝天,追女孩子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有什么说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沈孝天叹息一声,“我看你最近心烦意乱,总为f国地事情忧虑,我怎么好这个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沈爷挥手止住了他的下文。“孝天,对于你们来说,事业是一回事。爱情也是不能忽略。我知道因为上次绑架地事件,你和春若兰已经很久没有见面?”

    “听说她回家去了?”沈孝天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沈爷也是叹息,“以前地事情就不用再提,以免你们彼此尴尬,我只想问你一句,你是不是喜欢春若兰?”

    沈孝天有些脸红,初恋男人一样,“爷爷,我很喜欢她,可是她好像并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喜欢就好。”沈爷淡淡道:“我沈公望的孙子,皇帝女儿也娶得。孝天,这里的政局,”稍微犹豫下,沈爷才说道:“铁树一个人应该差不多,我给你个任务,去云南,追求春若兰。”

    沈爷尽量说的委婉,也给沈孝天留下一丝面子。他并没有责怪沈孝天,毕竟对于他来说,这个地位虽然荣耀,毕竟还是陌生,沈孝天远远做不到叶枫那样的老辣,但他是沈公望的孙子,这一切就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沈孝天没有想到竟然接到这么个任务,不由发愣,“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吧,”沈爷微笑,“爷爷虽然老了,却也知道,女人是需要花费时间哄的,孝天,记得,这次别让爷爷失望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脸上微红,看起来孩子一样,目光坚定,“爷爷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等到沈孝天走出门以后,沈爷地笑容已经不见。他拧着眉头,看着桌面上的一张照片,那里面的他坐在正中,花叶金白四人两旁站立,一样的意气风发,一样的自信精明。

    伸出粗糙的老手,缓缓地摸着那个镜框,沈爷那一刻,好像缅怀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沈爷缓缓抬起头来,脸上已经有了伤感,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,白城已经站到了他身边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白城,你来了?”沈爷并不惊诧。

    “沈爷,你找我?”白城标枪一样的站着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沈爷伸手一指身边地椅子,那个椅子和他靠的很近,这本来是沈孝天方才的位置。

    白城径直走到他身边,坐了下来,“沈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老了,白城。”沈爷突然叹息一声,“当初最早见到你的时候,还是那个漫天雪飘的白城,那时候的我,还走的动。”

    白城那一刻的表情很复杂,却又很好的隐藏,“沈爷,没有谁不会老,不过沈爷却是我见过最为年轻的一个老人。”

    沈爷大笑了起来,重重的拍着白城的肩头,“白城,你很少说话,却很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白城也是笑,“沈爷过奖。”

    沈爷笑过之后,神色突然黯然,“老三好像出了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并不清楚。”白城脸色也变得凝重,“沈爷,那段时间我为了躲避戈林将军的问责,不在f国。对于那里发生的事情,我倒是从大哥口中知道的多一些。等到我赶回来的时候,正好碰到春若兰被f国警方解救出来,我顺水推舟的做了一个人情,把春若兰送了回去,沈爷怎么知道三哥出现了意外?”

    白城说话的时候,神色平静,竟然也***书城让人猜不透心中的想法。他显然是在撒谎,可是沈爷呢,是不是也在掩饰自己真实的想法?

    心中或许有些悲哀,白城的表情却还是很冷静,也有些悲痛。

    “不止是老三,就算是叶枫这个孩子……”沈爷叹息一声,半晌无语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白城也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终于还是沈爷打破了沉默,“老四,孝天是我孙子。”

    白城脸上终于有了古怪,“这个沈爷已经宣布,大哥通知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和我失散了二十多年,沈门对他来说,还很陌生。而且相对而言,他的能力还不够。”沈爷又道,目光有了期许。

    “没有谁天生就有能力,”白城沉声道:“能力可以培养。”

    沈爷叹息一声,低声道:“老四,如果我真有去的一天,你会像对我一样的对待孝天吗?”

    室内寂静一片,白城半晌无语,沈爷却是凝望着他的双眼,多少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沈爷宣布沈孝天是自己孙子的时候,在场的人并不多,花铁树张发财当然在,叶贝宫也在,白城却没有到,但是很显然,这个消息他肯定也知道。

    出乎沈爷意料的是,当他宣布沈孝天是他孙子的时候,除了花铁树和沈孝天,别人竟然没有太大的反应,这让沈爷多少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他一直试图维持自己的尊严,也给与四兄弟足够的信任,但是中途杀出个沈孝天,四兄弟会不会如同对自己一样对待沈孝天,这是沈爷一直担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实际上这么多年,沈爷虽然退身到幕后,却还维持着尊严。但是他毕竟已是个老人,人谁不死,他当然也一样。他虽然不想交权,但是精力有限,沈门的很多事情已经交给了四兄弟打理,这让沈爷多少有些后悔,他后悔自己遇到沈孝天的时候有些晚,不然他可以再多培养沈孝天几天。

    好在现在花剑冰死了,叶枫也是下落不明,想到这里的沈爷,多少有些心安,却又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别人或许不清楚沈门如今怎么和团麻一样,沈爷对最近发生的事情却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三年前他还不想杀叶枫,对于那时候的叶枫,他其实很欣赏。自从沈守业死了后,沈爷其实一直都在恨白雪柔,是她让自己绝后,也是她干扰了自己联合洪门的计划,可是他并没有恨叶贝宫,对于叶枫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值得他真的信任的话,那绝对不是花铁树,而是叶贝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