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七十七节 成见
    白贤明虽然没有厉声急喝,可是谁都看出来,他的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的钱不是钱?”叶枫看起来很郁闷,“白先生,根据我的调查,你就算不是我舅舅,你也很需要这个订单。”

    “白贤明和叶家永远没有什么可谈。”白贤明霍然站起,双目有股怒火,“无论是叶贝宫,还是你叶枫,就算搬了个金山过来,白贤明也不做你们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伸手拿出了支票,白贤明重重的扣在桌面上,“这是你叶家的臭钱,你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水浒三杰吓的一声不吭,叶枫却是望着那张支票,脸色阴晴不定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舅舅白贤明有这么大的反应,而且看起来,对他真的很排斥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。”叶枫不再叫舅舅,“就算我们不是亲戚,生意还是要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长耳朵?”白贤明冷冷笑道:“百石不会和叶家做生意,我也不想和叶贝宫那面扯上任何关系。叶先生,请你走,如果你想让保安来帮忙的话,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放在按铃上却没有按下去,叶枫已经摆摆手,缓缓站了起来,拿过支票,“白先生,你不要这钱,钱不会发臭。”

    白贤明冷冷的望着他,嘴角一丝讥诮,“我想叶先生到现在还不明白,除了钱,这世上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值得争取。不过我知道你不会明白,你父亲也不会明白,因为你们父子除了钱。除了沈门,已经丢失了做人的太多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舅舅觉得……”叶枫做着最后一丝努力。

    “住口。”白贤明怒不可遏,“叶先生,我担不起舅舅这个称号,你叫我白先生就行。不过我想以后你也不用费心称呼,我不想再见到你,而且如果你再玩这种把戏地话,不要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有苦笑,心道你现在难道还对我脉脉温情?

    看到再不走白贤明要打过来的样子,叶枫只能华丽的败退。出了百石企业,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知道母亲白雪柔的事情后。叶枫开始全力调查白家的事情。他来到云南这次当然不是观光旅游,而是准备给沈爷最后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他在f国做的一切。挖的陷阱,要长期看来才有效果,t先生不出意料的当选本来就是是在他的意料之内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会选择硬拼来消耗自己地实力,而是早就打算在大选后做文章。

    沈孝天猜想的不错,德莱就是叶枫地棋子,也是龙组培养的种子力量。在大选初期,龙组所有地力量都是退隐和附和。让沈孝天误以为自己已经胜过了叶枫,叶枫当然不会和他争这个风头,配合着做落寞的戏份,只是为了吸引金梦来上钩。

    叶枫当然知道,金梦来那时由后台已经变成了前台,可他真正对付的幕后却是沈爷。

    他深入虎穴。以身做饵,将计就计的吸引金梦来上船不过是个添头,他在f国和司马照暗中计划的一切才是重头戏。

    等到大选结束。司马照已经发动力量进行推波助澜,沈孝天兴致勃勃的去见德莱,却不知道当初他的风光,根本就是叶枫和德莱表演地一出戏而已,既然这样,沈孝天第二次见面吃瘪实在是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司马照的力量一直不弱,加上三党本来早就对t先生不满,集体的抵制大选,导致国会无法在宪法规定的时间内成立。

    叶枫和司马照当然没有左右大选的能力,他们不是神,发展的时间也短,相对于沈爷多年发展地种子力量,他们还是大大的不如,但是联合三党一起抵制起来,却是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叶枫加上司马照的力量,当然不会比沈爷强,但是沈爷是逆势而为,叶枫却是顺势而为。想到这里地叶枫不能不佩服t先生。

    和t先生的一席谈话,叶枫知道,t先生看的比谁都清楚,t先生说他自己三起三落,其实已经做好了准备,还有什么能有比t先生这种放下更有魄力?

    可是沈爷显然放不下,他现在多半还想逆天而为,重新分化三党的力量,争取国会成立!

    叶枫心中冷笑,在他精心的釜底抽薪的计算下,他知道这次沈爷成功的机会并不大,但是并不说明沈爷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政局其实也是一场游戏,谁笑到最后,谁才笑的最好,叶枫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在沈爷为f国的事情疲于奔命的时候,叶枫早就想的更远一步。

    他要瓦解沈爷的最后一张底牌,那就是和洪门联手合作,扩大在东南亚的影响。

    洪门在东南亚的专注虽然不及沈爷,可是聚集起来,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,足以影响很多事情,金梦来说过,他既然和叶枫摊牌,那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叶枫何尝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既然决定和沈爷作对,一个就是他被沈爷打入十八层地狱,万劫不复,另外的一个选择就是他把沈爷这颗大树连根拔除,斩草除根!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蠢到和洪门作对,可是洪门虽博,但是不专,如今更是以家族势力拉帮结派,分化他们比和他们相斗要容易的多,教训下马公子其实已经也是叶枫埋下的种子,等待烂掉,或者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沈孝天一直在追求春若兰,以前在叶枫看来,沈孝天是情真意切,可是现在叶枫仔细一想,却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考虑,沈孝天追求春若兰是不是也在沈爷的示意下。

    叶枫毛骨悚然的不是沈爷的老谋深算,而是如果设想成立的话,那么沈孝天不是一直在做戏?那他实在比自己做的还出色。最少自己在做戏的时候,还会估计到朋友之义,沈孝天却已经能够做到在师父面前演戏,这让叶枫多少有些失落,他不想自己的最终对手竟是沈孝天!

    实际上,根据叶枫的消息,沈爷一直尝试在和洪门做沟通,几十年前到现在,一直没有放弃这个努力。

    几十年前,是因为一个白家女人让沈爷的计划夭折,十几年前,又是因为另外的一个女人杀了沈爷的儿子,让沈爷的计划夭折,叶枫想到这里有些好笑,看起来白家的女人就是沈爷的克星,也是他推动和洪门合作的绊脚石,叶枫不知道应该悲哀,还是值得骄傲!

    他找白贤明其实并非第一次,他已经尝试在和白家接触,但是道路很艰难。

    洪门如今在东南亚着重发展的家族,主要有洪,白,春,厉,马五家。

    洪爷是叶枫拉拢的第一站,因为司徒空的关系,也是叶枫最有把握拉拢的一家,看起来很美,可是等到叶枫接近洪爷后才发现,他不过只有两个月的寿命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还有两个月的寿命后,他会做什么,自暴自弃还是弥补以前的遗憾,叶枫不知道,但是他已经不忍心再把洪爷拖下水,他尊重洪爷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家无疑是洪门五家中叶枫发展合纵的第二家,自从母亲白雪柔在世的时候,其实白家已经大不如前,白雪柔死了后,白家在五家的分量中几乎沦落为边缘性质。

    可叶枫并不忽视这股力量,他也有信心把这股力量争取过来为自己所用,怎么说娘亲舅大嘛,可是让叶枫想不到的是,这个舅舅别的不大,脾气倒是很大。

    洪门说穿了,多少有些行会黑社会的性质,白家却是已经开始脱离了这种性质,开始从白道发展,白贤明就是这里杰出的人物之一,积极发展国产制造业,风行轿车就是他多年的成绩,叶枫很欣赏这个舅舅,认为他做了实事,可惜舅舅不欣赏他。

    叶枫前几日其实曾经登门拜访,只是可惜,被白贤明送他离开,千里之外。叶枫一计不成,再施一计,急调水浒三杰过来,假装生意大鳄,和白贤明谈判,但是很显然,他这次还是不成功。

    母亲杀了沈守业,这对沈门来讲,是个天大的事情,叶枫也佩服父亲瞒的真严密,估计除了花叶金白四人,没有人再知道这个秘密。无论沈爷有多么的阴险,可他给与了父亲一切,权利和性命,对于父亲这种老古董而言,士为知己者死一点不错,他不能为了母亲背叛沈门,他和母亲分开已经是他能为母亲做到的最大极限。

    叶枫有些憎恶父亲的古板,却是说不出什么,当年刘玄德都说过,兄弟如手足,老婆是衣服,丢了几件衣服后被人津津乐道,父亲丢了一件后,再也没有穿第二件,已经是男人难以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舅舅显然不这么想,今天的谈话也证实了叶枫的猜想。白家的人对于父亲一直都有意见,或者不应该说是意见,而是很深的成见!

    ―――ps:双倍月票时间过了,感谢兄弟姐妹们的无私支持,墨武在这里说声谢谢,谢谢兄弟姐妹们!为了支撑到月底,还请兄弟姐妹们消费出月票,依旧能够支持我,谢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