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七十六节 娘亲舅大
    三枪过后,四周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,所有的人呆如木鸡。只有史禁得意的有如下蛋的母鸡,假装叹息一口气,这才慢慢站了起来,按住他的大汉早就退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马公子,你找我干什么?”史禁明知故问,“打死一个二十万,好大的口气,来打我呀,二十万呢。”

    史禁很嚣张,嚣张的让别人想用鞋底抽他,可是没有谁敢动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马公子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流淌了下来,他虽然人多,可显然已经落在了下风,从狙击手的枪法和反应来看,狙击手不止一人。

    用手轻轻的拍了下马公子的脸颊,史禁大笑了起来,“马公子,今天不过是个警告,有人想要通知你,做人不要太嚣张。在北方,你或许还是个角儿,在这里,你不过是个屁!”

    马公子咬牙望着史禁,“有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要我告诉你?”史禁只是摇头,“你好像也不笨,”伸手敲了敲马公子的脑袋,“这里面是什么,难道是猪脑子,还是石膏粉?”

    “好,今天算我栽了,可你莫让我查出你是谁。”马公子知道对方是警告,反倒不那么惧怕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怕,今天就不会来。我来了,就代表我不怕你马家,这么简单的道理,我这个粗人都明白,你竟然不明白?”史禁笑了起来,回头望向了两个兄弟,“你们说他读的那些书有什么用。还什么剑桥的博士,依我看,读个屁。”

    宋公明林通都是抹着汗在笑,“老大英明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又是心中一寒,他地确花钱买了学位,对方竟然调查的事无巨细。

    史禁摆完了架子,挥挥手,“走吧,今天耍猴到此为止,如果有人还是这么蠢。下回就不是耍猴,而是杀鸡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扬长而去。拦了辆的士,再也没有了踪影。马公子良久这才活动一下。看到没有鸣枪警告,脸色阴沉的换了辆车子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马公子,去哪里?”司机战战兢兢的问。

    “去找洪亮,查查这些人的底细。”马公子神色阴晴不定。***

    白贤明人在中年,中年的含义很模糊,基本不是青年不是老年就是中年。他的年龄虽然从外表来看,说三十有人信他成熟稳重。说五十也有人感慨他保养的很好,可是无论多大,谁都不能否认他很成功。

    成功的男人在于自信,在于举止。白贤明已经不需要什么名牌来衬托自己地身份,相反,他穿上某些服装。反倒是让人觉得他给那个品牌添光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,面对八千万地订单,还是忍不住的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八千万绝对不能说是个小数目。就算白贤明这样成功地男人都不能等闲视之。

    百石企业可以说是白贤明的心血,他如同看待自己孩子一样看着百石企业的长大,其中的辛苦和心血只有他才知道。

    国产的品牌不好做,好在他坚持了下去,而且有了不小的成绩。这次车展,他希望风行的成绩能让一些人看到,就算不走黑道,他们也可以做地很好,他实在厌倦了打打杀杀,白家不也是如此?

    看了下手表,白贤明望了眼石敢,“你们约定下午两点见面?”

    石敢偷偷看了下时间,还差五分钟两点,心中多少有些焦急。白贤明的时间很宝贵,他是百石企业的总裁,如果不是因为这单重大,客户点名要见他一面,他本来用不着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看看。”石敢没有从白贤明脸上看到急躁,可是他却急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才走到门口,秘书已经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四个人。

    石敢并没有注意多了一个人,只是望着史禁有如望到救星一样,“史先生,你真的很准时,正好两点,白总已经等候你多时。”

    生意上的客套必不可少,石敢大声地知会白贤明,本以为按照白贤明的精明,这时候多半已经迎了出来,久仰被久仰一番。

    不闻身后的动静,石敢恨不得长个马一样地眼睛,可以看到后脑勺的动静,拉着史禁的手,终于转过身来,“白总,这位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敢突然止住了话题,心中惊骇莫名,因为他看到一张很难看的脸。

    白贤明的这张脸长的当然不难看,但是上面的表情却是实在太复杂,他死死的盯着的不是史禁,宋公明或者是林通,而是他们身后站着的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年轻人可以说是长的很帅气,嘴角一丝慵懒闲逸的笑容,无论谁看到,都觉得这人十分的好相处,也很想和他相处,可是白总看他的眼神实在很怪异,怪异的好像看到了一个长着一百六十条腿的章鱼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石副总,其实我虽然是东方国际贸易集团的总裁,可公司最大的股东却是这位叶先生,”史禁终于交底,“这单生意实在意义重大,影响深远,所以叶先生准备亲自过来谈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没问题,”石敢连连点头,心道谁谈不是问题,问题是有人出钱就好,“叶先生,向你介绍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石敢,你出去。”白贤明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石敢有些发愣,“白总?”

    “几位先生请坐。”白贤明终于发话,吩咐石敢道:“没有我的吩咐,任何人我都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,白总。”石敢虽然有些诧异,还是按照他的吩咐走了出去,等到他关上房门的那一刻,白贤明脸上终于有了表情,那是一丝冷笑,“叶先生,你是不是觉得这种游戏很好玩?”

    主人没有好脸色,叶枫却并不在意,拉个椅子坐了下来,吊儿郎当的样子,“不好玩,我的八百万又不是废纸。不过我不久前才知道著名的百石企业的总裁,就是自己的亲舅舅,白先生,你说是不是很滑稽?”

    白贤明变了脸色,水浒三杰也差点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非人艰苦而又繁杂的训练,水浒三杰多少知道些做戏的技巧,也熟悉自己的本钱。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一方面,叶枫送他们去训练,不过是把他们最擅长的一方面扩大化的培养。

    他们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明白,装穷和充富都需要很高的演技,并非手上拿个棍子就可以入丐帮,也不是十指都是金戒指那就是大款。

    叶枫把他们送到了一个训练营,短短的一段时间内,他们出来后觉得,一个还是不能打八个,但是要说一个骗八个倒是大有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早些时候被训练,早些时间认识叶枫,自我感觉自己要是个娘们,早就爱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训练的感觉只用能一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酷。

    三个人酷酷的出来后,接到了叶枫的第一个命令,给他们八千万去买风行的轿车,然后约出百石的总裁。

    这个任务说容易不容易,说简单也简单。百石的总裁岂是说见就见,可是有八千万不要说见百石的总裁,就算魔鬼和上帝都对你敞开方便之门。

    他们的第二个任务就是在买车的过程中,顺便打击一下马公子嚣张的气焰。水浒三杰虽然是在完成任务,但是不知道叶枫为什么要教训这个马公子,可是叶枫的吩咐,他们从来都是无条件的照做。

    装阔和仇富无疑是个极端又有些相似的特性,三人做的津津有味,尤其是撒钱如流水的感觉,就是爽。

    他们不能不佩服叶枫的手段,他算人一算一个准,他说马公子肯定会拦截他们,结果马公子孙子一样的听话,迫不及待的出来叫了七八个人拦截。过程既然在叶枫的算计之内,结果自然不言而喻,七八条大汉围了过来的时候,三人竟然没有被吓尿裤子,实在是因为对叶枫有极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不过有信心是一回事,理解是另外一回事,他们顺利的把白贤明约了出来,却并不明白叶枫为什么这么做,但等到底牌揭示的时候,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位白贤明竟然是叶枫的舅舅!

    叶老大真的神出鬼没,不可海量,水浒三杰钦佩的有如黄河泛滥,觉得这个叶老大的行事,只能说个绝字!

    娘亲舅大,娘亲舅亲,叶枫想要见舅舅,呼一声就行,何必费了这么多周折,可是这个舅舅大不大倒不清楚,但是看他的表情和北极熊一样,亲显然不亲。

    “一点不滑稽。”白贤明伸手一指门外,“叶先生,如果你是攀亲来的,很遗憾,那你找错了地方,请你出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