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七十五节 打死一个二十万
    男人人到中年,表情凝重,态度沉稳,一看就是个头儿。

    温情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,指了下史禁。男人点点头,快步走了过来,先双手递过了一张名片,“史先生,我叫石敢,主管风行汽车西南区域的销售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久仰久仰。”史禁看了一眼名片,把名片随手放到了桌子上,显然这个名片没有温情的名片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“听说史先生要买一千辆风行轿车?”石敢压制住激动,刚才听到温情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,他已经以为温情今天忘记了吃药,因为这几乎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就算是做梦,他们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车展会有如此的订单出现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行?”史禁狂傲的一句话却让温情放下了心事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石敢搓了两下手,却又放下,想要摆架子,却又不敢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史先生准备怎么付款和提货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规矩。”史禁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石敢一愣,送上自认为迷死蒙娜丽莎的微笑,“史先生,如果我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还请你指出,我们一定改正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说也是总裁,亲自出来和你们百石来谈生意,你们就请个副总过来?”史禁看了一眼名片上的头衔,有些傲慢的望向了宋公明和林通,“你们说他们是不是不重视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不。是总裁说的是。”宋公明一时觉得这个称呼比较别扭。

    “那个,这个……”石敢急地汗都没有空流,刚才看了史禁的名片,什么东方国际贸易集团总裁,董事长外加常任理事,这是个虚名,一百块可以印一堆。东方国际贸易集团,听着很响亮,怎么自己从没有印象,这些人要是耍自己。自己把老板找来,那还不被炒鱿鱼的命?

    “史先生。我们老总今天凑巧不在,就算你要见。也要等到明天。”石敢终于想到了缓兵之计,八千万的单子,不是小数目,他只能谨慎加小心。

    “那就明天见吧。”史禁想了半天,“百石企业,你们老总不是姓百吧?”

    “不姓百,是姓白。”石敢看到他们要走。灵机一动,“史先生,要不这样好不好,我们先签个初步意向书,也能让我们更好的准备?”

    史禁笑了起来,“姓白。很好。意向书是什么?”

    石敢想拿桌上的烟灰缸打他,心道你这个总裁怎么当的,意向书是什么都不知道。“这个嘛,就是我们先签一份书面的合同,购买的数量,大体的价格。”石敢咳嗽一声,“这样也好让我们尽量早准备,因为一千辆风行轿车毕竟不是小数目,如果史先生时间要求紧迫地话,我们要提早做一些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赶时间,”史禁一句话让石敢心里凉了半截,后一句话又让他心潮澎湃,“不过可以先签个合同,交点定金,要见你们的老总,总要拿出点诚意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,”石敢连连点头,“这个定金嘛,一般地情况下……”

    犹豫着是说百分之三,还是百分之五,又怕说的太高让史禁反感和不满,没有想到史禁说了一句话,语惊四座!

    “也不能交太多,那和买下来没有什么区别,这样吧,我先交百分之十地定金!”

    伸手从怀中掏出支票薄,史禁大笔一挥,“这是八百万,够不够?”

    石敢用有些冒汗的手颤抖的接过支票,看了一眼,心头狂震,“没有问题,没有问题,小温,嗯,小温快去把赵总监找来,让她把意向书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签完意向书,史禁拍拍手,“还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问题。”石敢看着财神爷一样的望着史禁,以为这位多半是从山西煤窑出来的,不但黑,而且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有问题。”史禁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啊?史总有什么问题?”石敢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“第一呢,这个生意我们是看在温情小姐的面子上。”史禁缓缓道:“这个提成,不能少给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。”石敢连连点头,有些奇怪史禁和温情的关系,因为史禁单独提出来地条件,温情这个面子真的不小。

    “第二,我要亲自见到白先生才能下全额款项。”史禁又道:“我明天来看,如果见不到你们老总,我不用说也不会买,我要的是你们的诚意,想必你也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,”石敢问道:“还有第三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史禁收起了嬉皮笑脸,和两个兄弟走了出去,留下了一脸诧异的石敢,追着送出了展会。这个史总提出的条件实在不算苛刻,相反,反倒过于优惠,石敢心中不信有馅饼,总以为是陷阱,可是这次打破了脑袋来想,也看不穿陷阱到底在哪里。

    水浒三杰走了不远,史禁伸头张望,“有国产地的士没有?”

    宋公明讶然失笑,“这次老大你想不爱国都不行,满街跑的都是国产地士。”

    伸手拦了辆国产的的士,三个爱国大老板寒酸的挤了进去,估计石敢看到会说一句,卖糕的,总裁坐的士,开国际玩笑。

    的士才开了没有多远,经过了一个僻静的街道,两辆悍马已经迎面冲了过来,‘嘎吱,的刹车声刺激人的神经。

    的士司机骂了一句,不耐烦的按着喇叭,史禁眉头一皱,竟然笑了起来,“兄弟们,他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好像有了叶枫未卜先知的本事,悍马一停,后面的道上也冲过来两辆。四辆悍马死死的把的士挤在中间,七八个大汉已经推开车门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机吓的死死的关上窗子,不知道为什么祸从天降。

    史禁当然知道祸怎么来了,那是他惹来的,他既然敢惹事,就知道能平事,不然再给他个马桶做的胆子,他也不会主动去激怒马公子,所以坐在车里纹丝不动,很有老大风范。

    “老大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,更加的成熟。”林通在后座紧紧的拉着车门,言不由衷的赞叹。

    “是呀,老大想必已经有了对付他们的妙方。”宋公明紧紧的拉着另外的一边车门,强自镇定。

    三人都学王阳明唯心一样,以为闭上眼睛,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,没有想到只听到咣当喀嚓几声响,出租车的车窗被砸了几下,碎的不像样子。

    几个人用榔头打破了车窗,打开了车门,然后把三个唯心主义者死狗一样的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史禁终于睁开了眼睛,发现一张脸离自己不过一张脸皮的距离,认了半天,才认出是兄弟宋公明。

    三人都被按着脑袋在车前,马公子这才踱步走了过来,嘴里叼着一根雪茄,冷冷的望着史禁,“你有种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种。”史禁很胆怯的说,“我没有你这个杂种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说,四座皆惊,四周也很静。

    风吹过好像都没有什么声音,车过去似乎也没有了声响,马公子脸上一阵潮红,那是激怒到了极点的反应。

    四周的打手一句话不说,只是悲哀的望着史禁,很明显,他们觉得今天可能就是史禁的周年。

    四辆悍马气势汹汹的包围了这里,市民用屁股去想,都知道这里有问题,该绕道的会绕道,该围观的会远观,想报警的少,想看热闹的多。

    马公子吐掉了雪茄,用脚死死的踩熄,然后说了句,“打死一个二十万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马公子转身向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,有钱能买打手,有钱当然也能买别人的性命。马公子当然不需要自己去打人,他也不需要卷入这场事件中,这件事对他而言,已经意味着结束。

    ‘啪,的一声响,几个大汉围了过来,却又跳了出去,一个人怪叫一声,捂着胳膊,疼的已经满头是汗,鲜血汩汩的从他手上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旁人都是一怔,下意识的去拔枪,手快的挨子弹也快,一个才掏出了手枪,就已经怪叫了一声,丢掉了手枪,紧紧的握住手腕,鲜血淋淋。

    马公子一惊,伸手想要去拉车门,‘乒,的一声响,车窗碎裂,他心中一凛,不敢动弹分毫。

    有狙击手在附近,用意很明显,阻止他的举动,他已经不敢强行开门进车,他只怕对方一枪打爆了油箱。

    环望过去,子弹射来的方向高楼不少,马公子心中一凛,才知道这三人在车展的时候不是图一时口快,竟然是早有预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