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七十三节 车展
    “对于叶枫这个人,因为他背景复杂,我们尽量保持客气的疏远,不要得罪他,也不要让别家说闲话。”俞少卿最后下了个结论,“至于洪爷的恩情,我们只能尽力帮他完成心愿。叶枫既然帮助了洪爷和高爷和好,他其实就是我们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”二人都是点头,“洪爷的朋友,就是我们的朋友!”

    俞少卿安排完事情,带着项涛和杜桥来见洪爷。

    洪爷还在茶馆喝茶,他虽然时日无多,看起来并不放在心上。只是神情多少有些凝重,却显然不是因为自身,见到俞少卿的第一句话就是,“那个女人找到没有?”

    俞少卿有些惭愧,缓缓摇头,“洪爷,对不起,那个女人神出鬼没,而且竟然是个武功高手。本来有四个兄弟找到她,可能是言语不周的缘故,不仅没有请到她,反倒被她出刀伤了一个,差点送命。”

    洪爷皱了下眉头,“她带刀?”

    “听兄弟说,是柄软刀,藏在身上,外表看不出来。”俞少卿沉吟道:“这种软刀很薄,但是异常锋利,一般人使用,极易伤到自己,这个女人武功十分高明,不过曹子华激愤之下,也伤了她一拳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洪爷用力一拍桌子,茶杯一翻,茶水洒了一地,“谁让你们出手伤她?!”

    俞少卿吓了一跳,诚惶诚恐,竟然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洪爷虽然是他们的老大。可是老人向来都是以德服人,这点是最让俞少卿佩服。虽然就是因为这个德字,洪门已经大不如前,可也是因为这个德字,才让俞少卿等手下对他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洪爷这么生气的时候十分少见,俞少卿不解之时,却只能解释,“洪爷,你身体要紧,千万不要生气。我给你解释。当时谭义猝不及防,被那个女人一刀从小腹划过。如果不是他躲闪地快,几乎被那女人开膛破肚。那女人一刀砍伤谭义,看起来还要砍掉谭义的脑袋。曹子华也是情非得已,围魏救赵,这才伤了她一拳。曹子华不是不听洪爷你的吩咐,而是事态太过紧急,他也是无可奈何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洪爷听完俞少卿的解释,多少有些歉然。“少卿,我错怪你们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差点跪了下来,“洪爷,你可千万别这么说,少卿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洪爷缓缓坐了下来。沉默半晌才道:“当年我就是火爆的脾气,做了很多错事,已经立志要改。没有想到老了老了。还是改变不了。只是那个女人实在事关重大,我,”说着从桌面拿起了一张白纸,洪爷取过笔,只是勾勒了几下,“你把曹子华叫来,还有,谭义的伤要好好治,你说的不错,女人要找,兄弟的命也要顾及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曹子华已经来到,那是个国字脸,很有威严地汉子,浑身上下铁板一样的壮实,下盘沉稳,颇为稳重。

    洪爷已经勾勒出一个女人地图像,交给了曹子华,“你和她照过面,更应该看的清楚,是她吗?”

    纸上地女人赫然和千千差不了多少,唯一区别的就是千千略显青涩,纸上的女人却很成熟。

    俞少卿诧异非常,他们都知道洪爷算是文武双全,不但能打,就算水墨丹青也不差。他人老了,劲力不足,功夫也差了很多,但是这张素描一看,十成十的功底。最奇怪的就是,他画起这个人物竟然圆润熟练,好像画过多次一样。

    曹子华只望了一眼,重重点头,“没错。洪爷,我们在车上看到那个少女,见到她急匆匆的脚步,这才跟过去,意外的发现高爷。高爷摔下楼来,她把高爷送到了医院,我们一时大意,她转瞬不知所踪。我当时看地就很清楚,洪爷让我去找,昨天我发现她的确和这张画上一模一样,唯一有点区别的是,这张画的女人好像大了几岁,其余眉梢眼角的神韵都是不差。”

    洪爷凝望着纸上的女人,喃喃自语,“不可能,怎么会有这么像地人,难道她……”突然止住话题,“少卿,你现在放下手头的一切任务,和子华一起寻找这个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俞少卿和曹子华互望了一眼,都看出了彼此的诧异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不认为洪爷会一见钟情地喜欢上那个路边偶遇的女人,最有可能的就是,那个女人十分像洪爷以前认识的人,而这个人和洪爷的关系又是极大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看到两个手下远去,洪爷想起了什么,“能不出手,尽量不出手,现在时代不同了,打打杀杀的行不通。唉,你们的做事风格有问题,不要一出场就和打手一样,学习一下人家叶枫,看看人家沈门比我们还黑,但是很显然,他们比我们会做戏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枫是谁?”曹子华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俞少卿忍住笑,心道这个洪爷是瘦驴拉硬屎,倒驴不倒架,这个时候还不忘记讽刺沈门一句。

    听完俞少卿的描述,曹子华叹息一声,“洪爷,这个叶枫很有心机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有没有心机,他做事的手法和态度你们要参考一下,他叶枫能混到今天的地位,你以为只是耍酷就行?”洪爷语重心长道:“子华,不是我说你,如果昨天叶枫来做这件事情,很可能已经成功。你可以说他奸诈,你可以说他狡猾,你甚至可以说他城府极深,但是世上就是这样,以成败论处,当初他如果一来就是找我问话,我多半早把他扫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曹子华点头,“洪爷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春,厉,白,马四个家族最近一段时间,都派了代表陆续来到这里,要讨论一下最近的利益分配,我们虽然没什么分量,毕竟还是主人,”洪爷淡淡道:“好好接待他们,不要起什么矛盾,洪门,以和为贵。还有,找这个女人的事情,除了你们几个,不要让别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曹子华和俞少卿点头出门,洪爷望着纸上的少女,喃喃自语,“实在太像,难道是她的女儿?我还有两个月的时间,没有想到,只希望还能完成一个心愿!”***

    宏华车展是本地最大的一个车展,也算是顶级的车展,名车云集,美女众多。

    香车美女不知何时,已经成为了车展的一道风景。

    来车展的人,看车,或者说看女人的多,真正买车的人毕竟还是少数。

    驾驶一辆性能卓越的跑车和征服女人,对男人来说,都有着相当的快感,一辆辆名车前面,都是搔头弄姿的美女,有的天真,有的泼辣,还有的甚至会围着隐形钢管和轿车之间,来一段火辣辣的现场秀。

    一辆豪华的凯迪拉克前吸引着不少的围观者。

    车子漂亮,最重要的是售车小姐长的也最漂亮。

    甜甜的笑容,甜甜的眼睛,一笑起来,脸颊两个甜甜的酒窝,车子旁边的人醉翁之意不在卡迪拉克,只在美女。

    “凯迪拉克sls是基于新一代sts开发出来的一款豪华车,”售车小姐正向一个公子哥热情的介绍。

    公子哥看起来脚长到了脖子上,眼睛长到了头顶,坐在贵宾椅上,翘着二郎腿,差点露出屁儿卡裆的内裤,一脸的傲慢,“不豪华不上档次的轿车我也不会买。”

    公子哥身边也有个美女,穿的比车模还要少,几乎腻在男人的身上,“海亮,这车子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就行。”公子哥肆无忌惮的拍了下女人丰硕的臀部,用力又掐了下,“我的不就是你的?”

    售车小姐目不斜视,继续介绍着车子的性能,“这款车子虽然长达5110mm,但是绝对不是笨重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车子侧部精简律动,高挑的腰身。凯迪拉克一直坚持钻石切割的线条,还有,马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公子。”公子哥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啊,对不起,马公子,”售车小姐脸色微红,“你再看看车子内部,不能简单用豪华来形容,更准确的来讲,是奢华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外的车子,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还没有评论,旁边一个男人已经冷冷的说道,男人满脸的横肉,很是彪悍,“什么迈巴赫,雷克萨斯的,老子都看不上眼,本来到这里,想看看这里的卡迪拉克,没有想到两个麻雀炖汤,一个鸟味,我算想开了,咱是中国人,外国车再好也不坐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喝彩声没有如火如荼,稀稀落落。

    鼓掌的是满脸横肉身边的两个人,一个比较瘦,脸色黄中发白,另外一个却是虎头虎脑,有些彪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