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七十二节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
    “求你们饶了我。”

    彭丽忘记了惊恐,只顾得性命,双手环胸,对于她而言,这种情况反倒轻车熟路,并没有什么陌生。不是有人说过,生活就像**,既然不能抵抗,那就准备享受吧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已经准备享受接下去的过程,俞少卿却又向刘元做了个脱衣服的动作,刘元差点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自从杜桥一脚把门踢上后,他就没有兴起过反抗上的念头,他只希望这些人上完彭丽后,能走多远走多远。他完全不知道这三人的底细,也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来到这里,可是他知道,这三人自己绝对惹不起。

    自己不要说一个打三个,他们随便出来一个人,看起来都能打自己三个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的打手,有功夫。他们的功夫绝非那些混混可比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把自己化成个屁,飘荡在空气中让人无法发觉,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过,这三个男人竟然男女通吃。

    “几个大哥,我真的不行!”刘元哆哆嗦嗦的说,又想捂住屁股。

    杜桥走过来,一把抓住他的肩头,把他拎了起来,然后一脚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谁都看不出这么近的距离,他是如何出腿,可他偏偏做的再自然不过。

    他这一脚也是力道奇大,刘元被他一脚踢飞,几乎撞到了墙上。等到落到地上的时候,觉得五脏都已经移位,口鼻竟然已经有鲜血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俞少卿不动声色。又做了个脱衣的动作,刘元虽然全身没有一处不痛,却是手脚齐动,转瞬也和彭丽一样,赤条条地,但是很是牵挂。

    俞少卿喃喃自语,“我想着做什么,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拍a片,”又做了个手势,彭丽和刘元都没有看明白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杜桥已经冷冷道:“大哥让你们做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……”刘元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项涛一个耳光煽过去。“当然是**。你们这些孙子,好好的东西不学。这种自拍倒是学个十成十,你们想拍是吧。我们今天好好的给你们拍拍,然后放到网上,增加点收入和点击率!”

    彭丽听到几乎晕了过去,她有如那个王熙凤一样,机关算计太聪明,反倒把自己搅了进去。刘元就算是超人,这个时候也是一蹶不振。在项涛杜桥的眼中。这两个人不是男人,也不是女人,不过是败类,打死了丢路边都是污染环境的主,又是一顿的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彭丽和刘元只能做出各种俞少卿等人要求的姿势,可惜有心无力。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演戏真的很辛苦。

    等到二人的神经几乎快要崩溃的时候,俞少卿这才收工,翻看了一下摄录地内容。伸到二人的面前,淡淡道:“这种效果二位满意吗?”

    彭丽已经麻木,看到影片中自己成为了女一号,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刘元却是连连点头,“大哥,太满意了,太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一个耳光煽过去,“满意个你老木,重新来过!”

    刘元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刘元被凉水泼醒地时候,才发现高丹已经不在,三人也少了一个,不由心中有些恶毒的想,大家半斤八两,看起来高丹也是免不了拍片。

    虽然只剩下两人,刘元还是规规矩矩地坐着,因为那个一脚把他踢飞的人还在。

    俞少卿凑了过来,低低的声音,“有人托我给你带个话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。”刘元忙不迭的点头,心中却有些郁闷,按照事情的起因来讲,他不过是个从犯,怎么挨揍的都是他。

    他这个太子爷真的有点窝囊。

    “高丹你认识不?”俞少卿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认识。”刘元灵机一动。

    俞少卿一个耳光把刘元打出了鼻血,又问道:“高丹你认识不?”

    刘元连连点头,“认,认识,认识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不打不相识,没有想到俞少卿又是一个耳光煽了过去,打地刘元有些发懵,捂着脸,只觉得火辣辣的痛,哭丧着脸道:“大哥,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回答,你说个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她,还做出这种禽兽的事情。”俞少卿叹息一口气,“你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刘元本来想要反驳,正是熟人才好办事,可这时只能苦着脸,“大哥,我的确不是人,只求你给我一个做人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终于笑了下,“有人让我告诉你,以后不要见高丹,如果让我们知道你见到她,”扬扬手上的dv机,俞少卿揶揄道:“你应该知道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要是见我呢?”刘元苦着脸。

    “当然也是要教训你。”俞少卿看白痴一样看着刘元,“我警告向来只说一次,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缓缓地站了起来,把dv机交给了杜桥,俞少卿叹息一口气,“打人,真***的累,你们两个慢慢享受,无论什么姿势,我都不再挑剔,包厢的时间还没到,不要浪费。”

    走出了练歌房,项涛匆匆忙地走了过来,“少卿,高丹送到她爷爷那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少卿点点头,“今天的事情,不要对她说。高爷是过来人,很多事情都明白,就让高爷和他孙女说,避免她小小的年纪留下阴影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项涛和杜桥异口同声的应道,他们看俞少卿的眼神都是充满尊敬。洪家人丁不旺,也没出什么能人,这个俞少卿却是洪爷一手栽培,完全可以独挡一面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女生呢?”俞少卿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按照俞大哥的吩咐,让两个兄弟小小教训了她们一顿,这种渣子,朋友都出卖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叹息一口气,“男人都有背叛朋友的时候,何况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为什么不直接废了刘元那小子,留着他这个祸害,说不定有哪个好女子会毁在这种败类手上。”杜桥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俞少卿摇头,“废了他和废条狗没有区别,但他老子和马家是表亲,他老子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官,我们没有必要因为一时的意气和马家翻脸,就算要翻脸,现在显然也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项涛和杜桥听到俞少卿表态,都有些振奋,“大哥,你的意思是说,洪家和马家要干一场?”

    俞少卿脸上有了一丝悲哀,半晌才道:“洪爷只有最多两个月的寿命,我们这两个月能做什么?没有了洪爷,我们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二人的兴奋到了低点,都是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们现在能做的,就是不坠了洪家的威风。”俞少卿握紧了拳头,“叶枫来到这里,其实是我们的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那小子到底怎么样?”项涛忍不住问,“我听说沈门的叶少,以前是个很嚣张的人物,可上次见到他,感觉这小子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摸不清他的底牌,”俞少卿望了四下一眼,见到没有人注意,“不过我听洪爷对我说,这小子竟然背叛了沈门,好像沈公望想杀他,他呢,也一直要和沈公望作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项涛和杜桥都愣在那里,震惊莫名,转瞬又异口同声的问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沈门不比洪门广博,但是沈门绝对有钱,做为沈门的代言人,要钱有钱,要权有权,女人不用要,只要说一声,排的队都可以直接媲美鹊桥。江山在手,美女我有,这种地位,是个男人都是梦里期冀,叶枫竟然放弃?

    这个叶枫表面倒不嚣张,他已经是骨子里面的嚣张!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。”俞少卿摇头,“但是洪爷说,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个机会,沈门无论怎么斗,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。沈门最重要的根基就是东南亚,洪门中,在东南亚发展的主要有洪,白,春,厉四家,互相制衡和发展,如今马家得到了北方的支持,中途插手。洪爷说了,叶枫这小子到这里,其实想分化洪门对沈门的支持,打击沈仲昌,也就是后来的沈公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二人又是吃了一惊,“他有这个本事?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你们不信,我听洪爷这么说,也是不信。”俞少卿有些摇头,“可你们什么时候听洪爷无的放矢过?”

    二人默然,更对叶枫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要知道无论是洪门还是沈门,都是经历了数百年,数十年的发展,很多地方已经根深蒂固,就算百足之虫,也是死而不僵,叶枫就算全身是铁,能打几根钉。更何况,他现在已经没有了沈门的支持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