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七十节 遇袭
    望着方竹筠如玉般的脸颊透出一丝红晕,隐隐有晶莹之意,叶枫终于忍不住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方竹筠翘起脚尖,热烈的回应,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她十分想为叶枫做些什么,不讲回报,她想让叶枫知道自己心中的爱恋,自己的期待,自己的爱意……

    等到长吻结束后,叶枫忍不住的说了一句,“好累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作势要打,却又想笑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都累,何况你这种巅峰上的名人,付出的辛苦无疑要比别人多的多,你的付出,别人只是认为理所当然,你叫着累,”叶枫终于笑了起来,“别人只会说你身在福中不知福,你这个地位,很多人打破了脑袋想要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真的很累,”方竹筠撅起嘴,煞是可爱,“虽然我做的很开心,可是我累的成天脚打脑后勺……”

    “演杂技吗?”叶枫开心的逗她,只有在方竹筠的面前,他才有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些奇怪,为什么在许舒婷面前他就没有无拘无束的感觉?或许是因为他一来就是在许舒婷手下做员工?应该不是这个原因,可那为什么每次看到许舒婷,自己都是手足无措?

    四叔说的不错,当他得知因为飞机失事的人有宋可超的时候,就和知道李秀英孤儿寡母时候一样的内疚,可是从这个失事竟然查出宋可超就是柯宋,那实在是让他都感觉到意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一直认为自己帮助许舒婷是为了补偿她这两年的痛苦。可是他慢慢地发现,自己是在自欺欺人,许舒婷的眼神太复杂,复杂的就算他阅尽丛花万朵,也读不懂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在f国许舒婷告别的时候,他差点说出,嫁给我吧,我会对你负责,这对以前的叶少来讲,是难以想像的事情。但最终他什么也没说。许舒婷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显然还隔阂着一个人!

    “才不是演杂技,就是说我忙嘛。我现在忙的一天恨不得有二十五个小时,奇怪。咦,叶枫,你在想什么?”方竹筠喃喃细语,抬头才发现叶枫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奇怪什么?”叶枫有些惭愧,觉得自己很无耻,这两个女人哪个看起来。都是优秀的不能再优秀,自己拥有一个就已经是天大的幸福,显然怎么如墙头草一样,摇摆不定?

    “我奇怪在外边这么久,竟然没有人找我回去。”方竹筠笑了起来,“最近我也很大牌。好像有人无偿保护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和我在一起,所以他们觉得天经地义,”叶枫笑笑。“你如果和别地男人在一起,估计很快就被拉回去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不害臊,”方竹筠伸手去刮叶枫的脸颊,“来,让我看看,你地脸皮有多厚?”

    她的手没有到叶枫脸上,已经被叶枫一把抓住,她用另外一直手去刮,再次被叶枫抓住。方竹筠‘哼,了一声,垫起了脚尖,笑着说道:“咬你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二人再次合在一起,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风吹云聚,云聚月隐,就算是路灯看起来都有些昏暗,似乎为他们二人营造着便利地条件。

    终于分开的时候,方竹筠呼吸急促,脸颊酡红,低低的声音,“叶枫,今夜我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一个人。”叶枫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忽然意识到爱人的含义,叶枫心中一阵甜蜜,拉住方竹筠的手,才要说些什么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枫一愣,方竹筠眼中一抹失望,转瞬松开手,为他拿出手机,递到他手上,“我知道,和你联系的人,都是很急很急。”

    叶枫看了下号码,愣了下,很陌生,几乎想说什么打错了,可是转念想到隐者当初的传呼,终于还是接听了电话,只听了两句,突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你去忙。”方竹筠轻轻拥抱了叶枫一下,“我们会有在一起地一天。”

    叶枫这次没有说什么,有些歉然,“竹筠,我想用不了很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枫,”方竹筠突然道:“我还会在这里呆上几天……”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,方竹筠却是望着他的背影,不由的担心。但她实在除了祈祷和祝福,再也做不了别的,她现在才发现,和叶枫只是说了几句话,见了几分钟而已。

    为什么离别总是那么长远,相聚却总是如此短暂!

    叶枫离开方竹筠,马不停蹄的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,这里很安静,静地鬼都不想过来。

    推门进去的时候,叶枫吃了一惊,“千千,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千千正在用药酒搓着胳膊上的一块青肿,见到叶枫来了后,点头苦笑,“我又不是超人和蜘蛛侠,当然会受伤。”

    伸手接过了千千手中地药酒,叶枫先检查了一下她的胳膊,这才舒了口气,“好在没有伤到骨头。”眼中转瞬冒出一丝厉芒,“谁伤的你?”

    千千从来没有见到叶枫如此的愤怒,心中只有感觉甜蜜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叶枫好像已经没有了愤怒,可是这次竟然为自己的受伤而愤怒,千千知道自己在叶枫心目中的分量。他或许有很多女人,但是自己绝对是他心目中很重要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叶枫愣了下,“当初经过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听从你的吩咐,尽量少和你见面,”千千也有了一丝疑惑,“就算上次救高老爷子的时候,我也只是送他到医院,也没有和你见面。自从那天后,我就总觉得有人跟踪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早说。”叶枫有些诧异,“这里的地痞真的色胆包天。”突然觉得有些不对,叶枫摇头,“不对,千千,以你的身手,十几个地痞都不行,你为人小心谨慎,难道伤你的竟然是个武功高手?”

    想起了武功高手,叶枫忍不住想起了洪爷,感觉脑海中有点影子,却不清晰。

    “不是一个,是几个。”千千苦笑道:“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找上我。我知道有人跟踪我,晚上的时候就特意上街头转了一圈。果不其然,竟然有四个人跟在我身后。”

    叶枫皱起了眉头,“看来你的魅力真的不小。”

    千千平白惹上了这个麻烦,的确让叶枫有些意料不到,他知道千千是个低调的人,也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难道说这场麻烦是因为他叶枫?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的几天,有没有和别人犯了口角,或者教训过什么混混?”叶枫竭力想要排除点嫌疑。

    “我除了把高明远送到了医院,还有一次就是扶个老大妈过马路,”千千竭力回忆,“难道是这个原因?”

    叶枫用力的揉搓着千千的手臂,尽力让药酒的药效发挥作用,也有些苦笑,“难道世风日下到了这种地步,做坏事的逍遥法外,做好事也要挨打?”

    千千‘噗嗤,一笑,“当然不是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只可能是我的原因,难道沈爷这么快知道我没死,那他也应该找我才对。再说我虽然不在沈爷的身边,但是他那儿的动静一丝都逃不过我的耳目,不应该是沈爷。”叶枫摇摇头,叹息一口气,“他们蒙着脸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千千摇头,“开始的时候,他们对我还算客气,只是问我姓什么。”

    叶枫心中一凛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为什么,”千千白了叶枫一眼,“叶枫,你说我姓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愣住,看到千千脸上的一抹悲哀,半晌才道:“千千,我答应过你,来到这里为你找父母,可是最近……”

    “找到又如何,”千千摇头,“我没有你那么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长的什么样?”叶枫问。

    “一个个子高高大大,国字脸,另外一个个头中等,但是出手快捷……”千千把几人的外貌形容一下,叶枫一无所获,“他们都是高手?”

    “四个人都是练家子,”千千说的是道上黑话,也就是说四个人都练过武的意思,“他们听我不答,说希望我跟他们走一趟。我当然不乐意,可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动粗,我毫不犹豫的动刀,却只是想吓退他们。我伤了一人,却被那个国字脸的人打伤了胳膊,”千千回忆起当初的情形还有些庆幸,“好在他们急于查看同伙的伤势,被我借机跑掉。我确信甩掉了他们的行踪后,这才给你打了个电话,回到我住的地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