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六十七节 人争一口气
    听到沈爷和洪门扯上关系的时候,叶枫就知道,事情远比他想像的要错综复杂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在怀疑,以沈爷的精明,为了东南亚的发展,怎么会迟迟不和沈门合作,原来他不过是当年得罪了洪门,这才阻止了他合作的念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叶枫忍不住的叹气,又有些庆幸,这样的沈爷已经够恐怖,很难想像他和洪门联合的后果,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沈仲昌逃亡海外,白家和沈仲昌自此结仇。”洪爷凝思道:“沈仲昌天高皇帝远,后来在英国势力渐渐做大,白家也拿他无可奈何。后来的故事就发生在你父亲和白雪柔之间……”

    叶枫舒口气,静待下文。他这个时候多少明白为什么父亲不能和母亲在一起,原来又是因为沈爷!

    “你父亲是个人物,”洪爷笑道:“其实沈门每个人都精明能干,你也一样,不过有的时候,太精明反倒不是好事。根据我所知,白雪柔和叶贝宫相见的时候,倒是不知道彼此的身份。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物,自然惺惺相惜,一见钟情也说不定。不过白家和沈门有恩怨,他们知道彼此身份的时候,已经太晚。”

    “沈仲昌那个时候还是不知可否,因为他看中了白家的势力,白家现在已经淡出了洪门。很多人都是开始从事正经生意,甚至不知道老一辈的事情。但是当年白家可谓是翻云覆雨。沈仲昌不反对你父亲和白雪柔交往,当时可能就是想借此和白家和好,利用他们地势力。在沈仲昌眼中,没有什么感情和爱情,他需要的就是权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洪爷,叹息了一声,“可我真的想不明白,到了现在,沈仲昌也到了九十吧。难道他忙碌了一生,还不准备放手?”

    叶枫苦笑。“对有些人来说,爱情就是生命。对有些人来说,权利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洪爷摇摇头,“你父亲和你母亲的交往沈仲昌虽然持保留意见,却引起了白家的激烈反对,尤其是你母亲的父亲,对了,应该就是你外公。”洪爷笑,“你应该算是白老大的外孙才是,虽然你父亲和你母亲从来没有结婚,但是毕竟生下了你,就算白老大不认你这个外孙,但是血缘关系毕竟不能改变。白老大因为女儿违抗自己的命令。勃然大怒,说女儿如果不和叶贝宫分手,他就要和你母亲断绝父女关系。将她赶出白家。”

    叶枫摸摸鼻子,喃喃道:“好像很老套,也很老土的方法,我从来没有想到过,外公竟然是这么个脾气暴躁地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你外公?”洪爷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叶枫表情有了一丝古怪,“但是在我想像中,他应该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家,最喜欢地就是他的外孙,而且没事地时候,总在等外孙和他聊天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有些深意,洪爷却没有听出。

    “他喜欢不喜欢你我不得而知,因为我也有很久没有见过他,”洪爷摇头,“可是若说白老大和蔼可亲,恐怕没有一个人会信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有摸鼻子,嘴角却露出一丝古怪苦涩的笑意。

    洪爷莫名叹息一声,“你刚才也说过,道理存在就有它的价值,世事也是如此。因为爱情而引起母女父女反目的绝对不少,以前有,现在有,将来也会有。白老大虽然强煞,但是对于他妹妹的死,向来耿耿于怀,他杀不了沈仲昌已经算是失败,若是再让女儿嫁给沈门的人,岂不是更没有面子。说句实话,这个面子二字,实在害死个人。可是话说话来,佛争一炷香,人争一口气,有些人活着,面子实在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洪爷说到这里,不经意地又透漏了一个信息,他虽然不想说出女人的姓名,可是白老大的妹妹这个消息,显然足够叶枫查到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叶枫听到这里,却是有些惋惜和悲哀的表情,结局他显然早就知道,可是这个开头,他却没有猜到,现在他只剩下一个不理解的事情,所以他径直问了出来,“我母亲显然是个很有主见的人,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我地父亲?”

    洪爷点头,“当然,不然怎么有你,不过你母亲也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,以白老大暴躁的脾气,果敢地手段,不容置疑的地位,一言千钧的分量,当然毫不犹豫的和她脱离了父女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我母亲决定和我父亲在一起,不惜脱离父女关系,沈爷又没有反对,那我母亲为什么最终没有和我父亲在一起?”叶枫问出盘旋在心中太久的疑惑,心中敲鼓一样,‘嘭嘭,作响。

    洪爷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望着叶枫,“你真的对这件事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,“我知道何须这么费力问洪爷你。”

    “叶贝宫真算是一片苦心,”洪爷叹息一口气,“只是他的一番苦心显然白费,因为到现在竟然变成,沈仲昌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皱着眉头,“洪爷,你知道原因?”

    洪爷凝望着叶枫,半晌才道:“你知道沈仲昌也有儿子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倒知道。”叶枫点头,“不过他死的早,也没有人说他是怎么死的。”蓦然心中一凛,叶枫脸上已经变了颜色,他突然想到一个很现实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沈仲昌的儿子叫做沈守业。”洪爷凝望着叶枫,一字字道:“他就是死在白雪柔手上,既然如此,你说你父母还有没有可能在一起?”

    叶枫愣住,骇然变色。***

    等到叶枫走出了茶馆的时候,还是抚平不了心中的震惊。

    以前的他一直觉得父亲有些绝情,母亲很是可怜。他们二人不能在一起,应该是和父亲有很大的关系,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母亲在这里,也起了最主要的作用,她竟然杀了沈爷的儿子。

    怪不得金梦来有恃无恐的算计自己,不虞沈爷有诈,他显然也知道这段秘辛。

    叶枫一直都很疑惑,为什么以金梦来的精明,却看不出沈爷两桃杀三士的计策。金梦来和自己斗,最终赢的绝对不是金梦来。金梦来如此信任沈爷,很显然,他知道当年的事情,所以认定沈爷真的想要除去叶枫,沈爷多半也会因为当年的事情,适当的向金梦来暗示,会打击叶贝宫,扶植他金梦来。

    可是让金梦来做梦也没有想到是,沈孝天竟然是沈爷的孙子,就算他杀了叶枫,沈爷也不会扶植他!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叶枫有些苦笑,这个骇人听闻的内幕他的确没有想到,这实在有点巧,巧的不可思议!沈孝天是沈爷孙子的消息几天前还是秘密,但是现在已经不是,因为这个消息已经被沈爷授意,由花铁树宣布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爷高调的宣布沈孝天是自己的孙子,是不是想要告诉叶枫,无论他死不死,都不要妄想沈门的产业?

    仇恨的种子早早的埋下,虽然经过了很多年,不但没有毁灭,反倒开始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叶枫走在路上,凉风飕飕,遍体生寒,还在想着洪爷说的话。

    你父亲很喜欢你你母亲,你母亲为了你父亲付出的更多,但是显然,在感情和恩情方面,他还是选择了沈仲昌。

    我想沈仲昌知道儿子死了,他已经绝后,肯定会勃然大怒。他创下的诺大基业,送到别人的手上,如何不恼?中国人无论到了哪里,最重的还是落叶归根,血浓于水。

    你父亲当初为了保住白雪柔,肯定花费了很多的心血,可是因为白雪柔杀了沈守业,他们显然不能再在一起。沈仲昌这个人心机极深,他培植起来的花叶金白四将,哪个都是被他在水深火热中救出,他显然懂得雪中送炭的妙用,所以也知道花叶金白肯定会感激他,为他拼死效命。

    你父亲表现的最明显,你父亲说好听点是厚道,说难听点就是愚忠。沈仲昌当年在你父亲性命垂危的时候救了他,收为他的手下,换作是任何一个人,到了如今或许都有野心。你父亲却还是专心为沈爷做事,从来没有有过别的念头,他到现在还没有把你母亲的事情告诉你,显然是不想让你知道,他不想你和沈仲昌之间有芥蒂!

    他觉得沈仲昌死了个儿子,但是他可以还沈仲昌一个孙子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样,因为叶贝宫的精明能干和忠心,沈仲昌才慢慢的把你当作孙子一样看待。可是叶贝宫显然有些失策的迂腐,他太低估了仇恨的力量,试问杀子之仇谁能忘记,何况是斤斤计较的沈仲昌,他想杀你,并不出乎我的意料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