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六十六节 沈爷和洪门
    洪爷的咳嗽愈发的剧烈,好像一咳起来,就没有休止。

    几个手下都有些担心的望着洪爷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一个好医生……”叶枫才要说什么,却被洪爷伸手止住,“我已经活到七十有五,就算再活几年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叶枫一怔,见多了老大在临死前花钱买命,贪生怕死,像洪爷这么看的开的老大,的确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“我生平的遗憾不少,可是事后看来,又都算不上什么。”洪爷淡淡道:“儿时的愿望很简单,很开心,也很容易实现,但是老了老了,杀人砍人,爬上爬下,又得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默然。

    “叶枫,谢谢你。”洪爷突然道:“如果不是你,我可能就算入土的时候,都得不到高老弟的谅解。我兄弟很多,可是活到现在的,除了我,只有几十年前就离开洪门的高老弟。”

    他的口气很有些感喟,叶枫却听出了凄凉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好,”洪爷又道:“今天你见我是以叶枫的身份,我见你也是以一个老人的身份,你若是以洪门的身份来见我,”洪爷又咳了两声,手帕捂住了嘴,半晌才道:“我不想见你。”叶枫微笑,“我已经算不上沈门的人,我现在不过是个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死人?”洪爷皱起了眉头。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最少我现在还是死人。”叶枫叹息,“沈爷现在只希望我死。”

    听到沈爷这两个字的时候,洪爷皱了下眉头,似乎想到了什么,“我不想谈这个人,他除了机心,再剩不下别地,我不希望,你也如此。”

    看到叶枫的沉默,沈爷突然道:“我好像曾经许诺过你。只要你帮我调解和高老弟之间的恩怨,我就会答应你一件事情?”

    叶枫又笑。“老爷子好记性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也和沈仲昌一样,”沈爷叹息一口气。“满是机心,你先接近高明远,后诱使我前来,再让我答应你一件事情,看起来所有的一切,都已经在你的算计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诱使你前来?”叶枫怔了下,“谁诱使你来的?”

    洪爷凝望了叶枫良久。似乎想要分辨他是否说谎,半晌才道:“难道引我来的不是你手下的人?”

    叶枫皱着眉头想了半天,“其实我的确想见洪爷,我接近高老爷子也是因为知道他和你是兄弟,可是我只是怕你听到沈门,就要轰我出去。不得交谈,所以这才想到这个方法。但是你来的太快,实在出乎我地意料。”

    洪爷也是一愣。皱眉道:“那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中途,洪爷看了俞少卿几人一眼,突然收声,“你想让我帮你什么事?如果你想让我动用洪门的里力量对付沈爷地话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洪爷说完,叶枫已经笑了起来,“洪爷,我没有蠢到那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洪爷多少有些笑容,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洪门的势力遍布海内外,东南亚不过是其中地一块,”叶枫笑笑,“而东南亚的势力中,洪,春,厉,白,马几家又占了很大的比例……”

    洪爷眯缝着眼睛,若有深思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“你看起来是有备而来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其实我找洪爷,不过是想问问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叶枫长舒了一口气,轻声道:“我想问问,洪门的白家,有没有一个叫做白雪柔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洪爷看了他半晌,一字字道:“有,她是你母亲。”

    叶枫不出意料,却还是全身一震,他从来没有想到洪爷这么直接,半晌才苦笑道:“我到现在才知道,我和洪门也有很大地瓜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白家从来不认这门亲事。”洪爷突然道:“难道你父亲一直没有对你说这些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叶枫摇头,“除了我母亲,整个白家的人对我们父子都有很深的敌意,我知道母亲的消息并没有多久,想要见他们,可惜,吃了闭门羹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通过我去见白家的人,或者,通过我口中,得到当年发生的事情?”洪爷终于明白这小子地用意。

    叶枫缓缓点头,“的确如此,他们虽然恨我们,但我已经准备和他们和好,毕竟血浓于水。”

    “是沈公望逼的你无路可走,所以你才有这个念头?”洪爷忍不住地笑,有些嘲讽的口气。

    叶枫并不动气,“你当然可以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哦?难道还有别的因素?”洪爷目光一闪,突然有些皱眉,眼神中有了些骇然,“我明白了,你的目的并非我想的那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“洪爷明白就好。”叶枫微笑,目光不经意的望了俞少卿等人一眼。

    洪爷笑笑,不再说什么,“那好,你终究帮了我个大忙,我给你说说陈年往事也是应该,不过我知道不见得是实情,因为真相到底如何,恐怕你父亲和白家最为清楚。”

    叶枫精神一振,“只要洪爷肯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洪爷不再多话,喝了口茶,整理下思路,突然向的俞少卿等人挥挥手,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等人知道叶枫是沈门的叶少后,留在这里显然是为了保护洪爷,可是洪爷一吩咐,三人没有异议,起身走出茶馆,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叶枫有些感激道:“洪爷,多谢。”洪爷人老经验更老,显然是觉得一些事情,叶枫知道即可。

    洪爷笑笑,“其实我和高老弟都喜欢的那个女人就姓白。”

    叶枫一怔,失声道:“这么说她也和白家有关?”

    洪爷点头,“的确如此,不过我不想说她的名字,”轻轻的叹息一声,“她人都去了,没有想到留下的影响还有数十年。你刚才说的一点不错,如今在东南亚的势力中,洪,春,厉,白四家的确有很大的势力,马家嘛,他们是横插一腿,算不上什么。可是你显然是抬举我,正确的排位应该是厉,春,洪,白才对。我老了,洪家目前也没有什么叫得出名号的人物,反倒是厉,春两家,如今蒸蒸日上。”

    “白家呢,我既然排在洪字后面,自然是更不如我,白家在洪门,很多时候,其实已经不管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洪门中才华博学的人其实有很多,组织的优势在于纵横系统,春典隐语,花亭结义都是老一辈流传下来,说是一朝为兄弟,即是生死之交,就算有什么仇恨也要化为玉帛。洪门中虽然很多人不是兄弟,却是胜似兄弟,对于兄弟手足之情看的极重,”说到这里,洪爷笑着摇摇头,“人老了,也啰嗦,这些你们年轻人不愿听。”

    叶枫却是叹息,“可是道理没有老,一朝为兄弟,永世是兄弟就算是我听到,也忍不住的心潮澎湃,不胜神往。”

    洪爷眼前一亮,微笑着望向叶枫,“就凭你这几句话,若是早几十年,你也可能是我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洪门对入会并没有资格限制,仅需介绍人即可,这样洪门本来是秘密组织,但是发展极为迅速,很快就在全国各地以及国外生根开花。不过这样也有个缺点,就是组织里面的人良莠不齐,当初沈仲昌就是经过上海滩的一个帮会的大人物介绍到了洪门。”

    叶枫愕然,“沈爷也曾经是洪门的人?”

    洪爷点头,“的确如此,他那个时候还不是沈爷,在洪门的眼中也算不了什么。沈仲昌发展起来,是在那个日不落帝国之后的事情,他有生意头脑,又有钱,善于专营和专注,如今才算是在东南亚站住了脚跟,就算是洪门现在都不被他看在眼中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他加入洪门,以他的精明,很快就在洪门立住了脚跟,他说自己还是单身,尚未成亲,所以对白家的女人展开了凶猛的攻势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的我和高老弟都算是毛头愣小子,显然比不上他的手段,高老弟因为我的缘故,远走他乡。我追女人没有什么经验,那时候看起来,沈仲昌也的确比我要出色,”洪爷有些苦笑,“所以他很快娶了白家的女人,可是没过多久,白家的女人竟然死了,原因不明……”

    叶枫目光闪动,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洪爷摇头,“这个我真的不清楚,那是白家的事情,我们虽然都是洪门,毕竟不好插手,后来听说白家发了追杀令,要杀沈仲昌,这才让人感觉有点蹊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