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六十三节 一朝为兄弟
    “叶枫,你无话可说了吗?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有些伤心的望着叶枫,从内心来讲,他真的希望叶枫反驳,那他更愿意相信。这是种矛盾的心理,只是因为他对叶枫很有好感。

    叶枫苦笑一声,“我实在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他是无话,洪爷脸色表情那一刻,也很复杂,可是他也不辩解。看到二人一副被揭穿了底牌做贼心虚的样子,高老爷子冷哼一声,转动轮椅,向病房行去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一个人突然大叫了一声,拦到了高老爷子的轮椅前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拦住高老爷子的竟然是俞少卿!

    俞少卿看起来是个很沉稳干练的人,喜怒不形于色,这刻竟然是激动异常,“高爷,我觉得你太过了,你以为只有你才是痴情种子?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尖几乎指到了高明远的鼻子上,脸颊抽搐,咬着牙关。

    “少卿,没大没小,下去。”洪爷终于回过神来,若有深意的望了叶枫一眼,低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洪爷,我知道门内不分长幼的规矩和处罚,”俞少卿长吸一口气,“可是能不能让我受罚之前,把想说的话说完?”

    洪爷脸色一沉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高明远却是目光闪动,“洪亮,难道你连让手下说话的勇气都没有?”洪爷默然。

    俞少卿却是心有喜意,知道激将成功,“高老爷子。我们知道你和洪爷关系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以前。”高明远冷冰冰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也是一样。”俞少卿情绪再次激动,“不然你也不可能在洪爷面临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地承担责任,他也不可能在你被殃及的时候,奋不顾身的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一条……”高老爷子的口型看起来想说就算是一条狗,可是终于忍住,对兄弟的形容,他还是不太恶毒,“就算是一只猫要被火烧死,我也会去救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俞少卿怒喝一声,“高明远。你还要埋怨洪爷到什么时候!你们是兄弟,没错。可就算是兄弟,也不意味着永远无条件的接受你的指责!你们都喜欢上一个女人。她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高老爷子一声怒喝,胡子差点都要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住口。”俞少卿冷冷道:“你可以杀了我,但是你不能让我住口,这就像你可以喜欢一个女人,但是你如何能够强迫她来喜欢你?!洪爷和你都喜欢她没错,你让洪爷照顾她也没错,可是她不喜欢洪爷。洪爷能做什么,洪爷难道强迫人家嫁给她,然后再照顾她?她后来是别人的老婆,洪爷就算能力通天,能够管得了什么!我想问你,如果当年你是洪爷的话。你还能怎么做?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因为那个女人的死,埋怨洪爷没有尽心,你以为你是痴情种子。你以为你退出很伟大?!你撒手不管,一走十几年。你可知道那些日子里面,洪爷忍受多大地痛苦,你以为他的痛苦比你少,还是你地痛苦比他深!你错了,你的痛苦绝对不如洪爷深,因为你知道事情已经在十几年后,最少比洪爷少痛苦了十几年!”

    俞少卿侃侃而谈,洪爷脸上一丝黯然,却还是片语不说。叶枫也有些动容,身边地杜桥本来一直默不作声,这时竟然已经落泪,缓缓的垂下头去,用衣袖擦干脸上的泪水,不让别人看到,因为洪爷对他们说过,男儿可以流泪,但是比金子还要珍贵!

    叶枫这才知道三人为什么对他一直言听计从,为什么对他心存感激,他们显然都很尊敬洪爷,很厚爱洪爷,从他们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都可以看出来,他们尊敬洪爷是发自内心,这和沈爷不同!

    沈爷让人尊敬,是因为他的地位,他的权谋,他的能力。洪爷让人尊敬,却显然多了一分宽容!

    “他痛苦,他痛苦,他痛苦个屁!”高老爷子嘴唇蠕动,情绪激动非常,却是说不出什么,斜睨了一眼洪亮,高老爷子突然有种奇怪地感觉,洪爷老了,老迈的已经没有了力气,他甚至抓住易元钧的那记擒拿,手都不稳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易元钧的父亲,洪爷知道你们兄弟情深,不忍你们反目成仇,所以主动替你承担了罪名,几十年无怨无悔。”俞少卿眼泪落了下来,却用衣袖摸去,擤了把鼻涕,继续道:“你儿子的死,你以为洪爷不痛心?可是人在江湖漂,有谁不挨刀。出来混的,谁不把脑袋挂在裤腰上?他逞一时地义气,洪爷为了救他,自己的儿子也搭了进去,可是这些,你知道不知道?!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悚然动容,霍然站起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脚下一软,又是无力的坐了下来,高老爷子那时候恍然大悟,双目失神,“难怪,难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洪爷没有对你说,只是因为他怕你伤心,他怕你自责。”俞少卿咬牙道:“可是没有想到你却因此责怪洪爷几十年,不错,你地儿子是你的骨肉,可难道洪爷的儿子就是石头缝中蹦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够了,”洪爷叹息一声,“少卿,不要说了,已经过去了几十年,你再说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过了多少年,兄弟不会变。”俞少卿一拍胸膛,大声道:“洪爷就说过,一朝为兄弟,永世是兄弟!高爷你可以忘记,我俞少卿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一朝为兄弟,永世是兄弟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杜桥霍然抬头,神情振奋,叶枫就算城府极深,听到这句话也不由热血沸腾,眼前发亮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兄弟这个词语已经被利益酒肉所取代,叶枫亲眼目睹如今沈门四兄弟的分崩离析,只是叹息兄弟情深抵不住利益的诱惑,可是听到沉默的俞少卿说出这两句话来,还是不由一阵激奋。

    “一朝为兄弟,永世是兄弟。”高老爷子喃喃念道,神情已经不是排斥,而是缅怀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洪爷一直当你是兄弟,什么苦难都是一人抗起,他怕你自责,所以甘愿忍受你的奚落埋怨,可是你高明远,可曾有一天把洪爷当作是兄弟?”俞少卿呸了一口,意有不屑,“高老爷子,从身份来说,我应该敬仰你,我是小辈,没有资格和你说这些,可是从兄弟的角度来看,你还不配这个称呼。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神色颓然,无力的摆摆手,“我不配,我的确不配,那请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着说不出的疲惫懈怠,就算叶枫看到都有些于心不忍,俞少卿却是突然叹息一声,“高老爷子,我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这次轮到高老爷子怒吼,“我的脸已经被你撕的一干二净,我什么都不要了,包括仇恨和羞臊,你难道不能让我安静一些。”

    自从听到洪爷的儿子跟自己儿子一块死了的时候,高老爷子已经泥一样的软弱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仇恨真的很难转弯,有的时候,人真的很少为别人去着想。

    从高老爷子的角度来看,他念念不忘的就是儿子的死,还有两人初恋情人的死,他认为洪亮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可是今天俞少卿突然说了一句,如果你是洪爷,你怎么做,这让高老爷子内心实在震撼,他如果是洪爷,他会比洪爷做的好?

    俞少卿说的不错,你可以让一个人恨你,但是你不能让一个人不爱你。你可以喜欢一个人,但是你不能强迫她也喜欢你!他如果是洪爷,他不见得能比洪爷做的好,这是个没有答案的答案!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是不想让你更内疚。”俞少卿泪水已干,声音却已经哽咽。

    叶枫脸色微变,高明远叹息一口气,“我很蠢,不知道我还有什么需要内疚。”

    “少卿。”洪爷脸色一变,突然喝了一句,“你住口。”

    洪爷一直远远的站着,木头一样,或许是感慨几十年不过是光阴一刹,或许是俞少卿兄弟两个字也勾起了他太多的回忆,他没有阻止俞少卿为他理论,可是看他脸色,他竟然好像知道俞少卿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等洪爷走过来,俞少卿已经‘噗通,一声跪下来,泪流满面,“高爷,医生说了,洪爷不过一两个月可活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,高明远已经脸色惨变,一把抓住了俞少卿的脖领,失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――――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