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六十二节 教门弹腿
    计划如期进行,四人兵分两路,却是同一时间到达了医院。

    几人装作不认识的样子,使个眼色,按照计划行动。项涛当然不会直接扮演个疯子冲进去,那样估计到不了病房就会被人拖出去,他先去指定的房间换衣,然后等待时间冲向病房。

    叶枫和杜桥却是慢悠悠的向高老爷子的病房走过去,看了下时间,十点九分的时候,叶枫已经感觉到地面在颤抖,项涛拎着一桶酒精已经旋风一样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为之侧目,纷纷避让,叶枫有些好笑,又有些期待。他虽然不是导演,可是经手的戏份实在比任何一个导演都要多,杜桥却是突然拿出手机,只听了一句,突然一把拖住了擦肩而过的项涛。

    几人都是一怔,杜桥有些焦急,压低了声音,“叶先生,高老爷子不在,洪爷也不在病房!”

    叶枫一皱眉头,倒没有想到这个变化,很快杜桥得到了第二个消息,脸色微变,一推项涛,“走,快去医院后面的草地。”

    众人奔到医院后面的草坪,不由愣住,那面已经围了一圈人,个个都是指指点点说着什么,叶枫皱了下眉头,大声喝了声,“警察来了。”

    人群哗啦啦的向一旁闪过去,叶枫几人顺势进了人群。

    几个人还在问,“警察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一个聪明的嘴一撅,“你秀逗呀,那不就是便衣!”

    三人冲了进来。才发现俞少卿正在里层,看到三人来到这里,有些惊喜,“叶先生,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到里面的局势,叶枫倒是一怔,世间地事情往往如此奇妙,一个人疯子一样的倒了身汽油,竟然是个精壮的汉子,他一手拿着打火机。搂住洪爷,厉声喝道:“洪亮。你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做戏?”这是叶枫的第一个反应。

    “这次不是做戏,汽油可是真的。味道可以闻出来。”俞少卿急的搓手,压低了声音,“洪爷听从你的吩咐,没有带人,没有想到中途被这人闯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叶枫一愣,“那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叫易元钧。”俞少卿有些焦急,“以前是洪爷的手下。后来因为一些事情,一直忌恨洪爷。”

    叶枫心道有没有这么巧,仇家来的这么准时,比演戏还要凑巧,难道是洪爷觉得自己的计划有些土,换个时尚点地?

    洪爷倒是镇静自若。却只是望着一旁的高明远。

    高明远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坐个轮椅来到近前,紧张地望着易元钧手中的火机。咬着牙关,紧张异常。

    “洪亮,你还有什么可说?”易元钧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洪爷神色竟然很平静,“我无话可说,不错,你爹是因我所死,你杀了我替他报仇,也是情有可原。不过,”洪爷叹息一口气,“这么多人在场,你杀了我,你恐怕也跑不掉,你这是何苦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了就没有准备走。”易元钧连连冷笑,“我倒没有想到,以前叱咤风云地洪爷竟然也有今天!”

    他才要引燃火机,高明远突然高叫一声,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易元钧一怔,扭头望过去,脸色变了下,失声道:“高爷?”

    高明远转动轮椅,已经向易元钧行了过来,大声道:“易元钧,杀你爹的是我!”

    易元钧一愣,脸色大变,洪爷却是神色一动,伸手一刁,竟然扣住了易元钧的手腕。他这招动作干净利落,老辣非常,易元钧心智失神,竟然来不及躲闪。

    洪爷虽然年老力衰,搭住的却是易元钧的脉门,他手腕无力,却是吧嗒一声响,带着火光的火机已经向浇满汽油的草坪落了下去!

    那一刻所有人都是往后退去,易元钧有些发呆,他虽然抱着洪爷准备同归于尽,可是到死地那一刻还是难免心中恐怖。

    洪爷却是怒吼了一声,舍去易元钧,已经合身向高明远冲了过去,口中叫了一声,“老弟,躲开。”谁都想不到洪爷竟然还有如此矫健的身手,可谁都想不到还有人有更快的举动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冲了过来,合身一滚,一脚踢出去,竟然正中落下的火机,火机带着一串火苗半空窜起,飞出老远!

    洪爷扑了出去,身形蓦然凝住,难以置信的回头望过去,却看到叶枫已经一脚踢飞了火机,一拳打倒了易元钧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干净利索,看起来不费丝毫地力气,俞少卿等人都是奔到了洪爷的身边,却已经看清楚叶枫的动作,不由齐声赞了句,“好腿法。”

    叶枫脸色不经意地变了下,却还是在笑,项涛已经制服了滚倒在地的易元钧,两个警察向这个方向跑了过来,俞少卿却是迎了上去,低声说了两句,警察有些诧异,竟然乖乖的离开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看起来山雨欲来,却转瞬化解的风平浪静,洪爷把住高明远的轮椅,有些苦笑道:“好在没事,高老弟,刚才还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高明远却是怒喝一声,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洪爷一怔,“高老弟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枫也走了过来,“高老爷子,刚才要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实在演的好戏,”高明远冷冷的望着叶枫,“叶枫,你是洪亮的人!”

    叶枫其实一直怀疑这个易元钧是洪爷的安排,他可不信世上有这么巧的事情。就算自己的安排都出了意外,易元钧如何能抓住这个绝无仅有的机会。更何况,他怎么会相信,赫赫有名的洪爷,竟然不带几个手下在身边,任由别人抓住。

    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高老爷子竟然怀疑自己是洪爷的人!

    摸摸鼻子,叶枫有些苦笑,“高老爷子,我想你误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蓦然不知道如何解释,叶枫求助的目光望向了洪爷,突然想到,如果高老爷子认定他是洪爷的人,洪爷恐怕也无从解释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洪爷望着叶枫的眼神也有些古怪,即不分辨,也不解释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在俞少卿,项涛和杜桥三人的眼神下,都是主动散去。地上虽然还躺着一人,可是已经没有什么人注意。

    洪爷却是望了一眼地上的易元钧,吩咐道:“项涛,把他带到水龙头冲一下,然后,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易元钧愣了下,项涛只是应了一声,毫不犹豫的执行。

    场上只剩下洪爷,高老爷子,叶枫,俞少卿和杜桥五人,叶枫见到都不说话,只能重复一遍,“高老爷子,我真的不是洪爷手下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,你还想骗我,”高老爷子有些痛心疾首,“我没有想到最信任的人竟然出卖我。”

    叶枫反倒有些奇怪,“老爷子你怎么认定我就是洪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踢出的一腿看似轻描淡写,却是深得教门弹腿的精髓,无论出脚的方位力度姿势。”高老爷子凝望着叶枫,“教门弹腿本来在回族中流传很广,得精髓的却是少之又少,而洪门的白家如今却是这种腿法的正宗,而且都是不传之秘,我不信以洪亮的眼光竟然看不出来!你就算不是白家的人,也和白家有着很大的关系,你是洪门的人,我不信你和洪亮没有任何关系。你如果和洪亮有关系,你敢说接近我不是另有用意!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分析的合情合理,却是悲哀多过愤怒,很显然,他痛恨再次被信任的人出卖。

    叶枫那一刻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古怪,竟然有一刻的出神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这腿法是谁教给自己,那是四叔白城。

    四叔姓白,这不过是沈爷的起名。可是四叔会和洪门中的白家扯上关系,这简直不可思议!

    心中已经否定了这个想法,叶枫又想起了白城教自己腿法时说的话,“这路腿法又称弹腿,主要的特点就是快速屈伸,弹伸突出。拳谚有云,手是两扇门,全凭腿打人。弹腿四只手,人鬼见了愁。正宗的高手一脚踢出去,踢死一头牛不成问题,叶枫,四叔对你要求不高,踢爆沙袋即可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一个要求不高,叶枫足足练了两年,可是习练后他就更多的用拳头,很少用腿,因为他真怕自己一脚踢出去,会踢死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刚才事态紧急,他情不自禁的出腿踢飞了打火机,腿法显然根深蒂固,却被高老爷子看出是正宗的教门弹腿,这个如果是不传之秘,那四叔如何习得?

    抛开他怎么习得不说,单说他把这路腿法教给自己,是无意为之,还是刻意使然?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