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六十一节 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
    很多事情,说算了只是无奈的放弃。如果重来,或许会重新选择。

    高丹说算了的时候,脸色多少有些黯然,她显然放不下,但是不能不放下。

    叶枫听到高丹解释,并没有意外,也没有遗憾,他只是笑道:“这种机会以后有的是,这次你放弃,说不定会有更好的机会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高丹叹息一口气,“可是方主编只会来这一次,中国这么大,下一次再来,不知道何年何月。”

    叶枫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高丹叹息后,又是精神振奋,伸出双手,握紧了拳头,“叶枫,虽然我这次见不到方主编,可是我会努力,终究有一天,我会凭借自己的本事,堂堂正正的去见偶像一面,却让他们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女孩子充满自信和自强,叶枫凝望她良久,这才说道:“你放心,有自信的人,迟早会成功。”

    叶枫告别了高丹,再次回到了茶馆,洪爷竟然还在喝茶。叶枫有些好笑,却又想问他吃饭了没有,不过话到嘴边,却只是说,“谢谢你的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,”洪爷嘴角一丝微笑,“其实如果按照我的想法,他们恐怕会更惨,你倒是宽容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暴力永远不能解决问题,暴力只能增加仇恨。”叶枫沉声道。

    洪爷一怔,眯缝起眼睛。琢磨着叶枫说的话,半晌才道:“你说的好像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洪爷比我想地要明白,”叶枫笑道:“高丹这孩子很有奋斗精神,她不需要别人的施舍,但是需要别人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洪爷抿了口茶,不知道在琢磨茶叶的味道,还是叶枫说话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高老爷子谈过,”叶枫又道:“他的确恨你,可是有的时候,我想恨也是因为在意。你们缺乏的是解开结的快刀。”

    “快刀?”洪爷一愣。

    “如果按照这个进度走下去,慢慢的化解。我想多半几年地功夫也不够,”叶枫笑道:“洪爷答应我。一切听我的安排,我想三两天就能让你们哥俩化解仇恨。”

    “真地?”洪爷眼前一亮,对于这小伙子不由刮目相看。他期盼了几十年,口水说干,也没有得到高明远的谅解,他很难相信叶枫能在三两天化解这个疙瘩,可是他又真地希望叶枫能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“我的计划是这样。”叶枫不卖关子,“安排几个人,一个演戏好点的扮演神经病……”

    洪爷又是一愣,“神经病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安排假的神经病劫持个安排好的护士,记得戏要做足。但切记不要伤人。你让他们冲到高老爷子的病房。”叶枫安排这种套路轻车熟路,“你却孤身一人前往,如果你手下不放心你的安全。”叶枫若有深意地四下望了眼,笑了笑,“让他们暗中保护即可,千万不要露面,你见高老爷子的理由就是,你想和他单独谈谈当年的事情,只请他给你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洪爷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“原来是做戏。”

    “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。”叶枫淡淡道:“我不过是加了一点催化剂,洪爷你要是不赞同的话,尽当我放屁。”

    洪爷苦笑,“我不是那么迂腐不开化的人,你的下文呢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病装作伤害高老爷子地样子,你却挺身而出,”叶枫微笑道:“兄弟之间,向来都是患难见真情,他见你救他,若是置之不理,我想也没有什么可说的,但他要是出手帮你,那么恭喜洪爷,你们之间的坚冰已经打破,你再用高丹做文章……”

    “高丹有什么文章?”洪爷看起来很有兴趣,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高丹一直都想要出国深造,这个不需要你来安排,我相信她能考上,我们也应该知道,只有她亲自考上才是最让人欣慰地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”洪爷点头,“什么事情,只有经过你的奋斗获得才有价值,不劳而获的事情虽然轻松,却少了很多趣味。既然如此,那我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能做的就是她考试的这段时间,给她个宽松的读书环境,不需要她东奔西走的去做家教,找工作。”叶枫笑道:“我想这个问题对洪爷你来说,解决的轻而易举。你和高老爷子之间并非杀父夺妻之恨,有的只是误解。他现在最疼爱的就是孙女,在这种情况下,我觉得你们和解的机会实在很大。”

    洪爷一拍桌子,叹息道:“计策看起来老土,分析的却是合情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越老的计策越管用,”叶枫淡淡道:“三十六计是老,可是用好的能有几个?美人计是土,可是能抵挡的英雄又有几个?不管黑猫白猫,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。可是此计用后,洪爷需要注意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什么?”洪爷皱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用此计的时候,切记不能让高老爷子发现,”叶枫耸耸肩,“这把戏事后揭穿倒无所谓,可是若是当场被揭穿,我只怕反倒弄巧成拙。”

    洪爷点头,知道叶枫的意思,“那我派来三个人听你指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果洪爷信得着我,我倒可以一试。”叶枫并不拒绝。

    “叶枫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洪爷看起来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“洪爷请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为了钱,为什么这么卖力帮我?”洪爷端起茶杯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想,这个世上,能为一场情记恨几十年的痴情种子实在太少,”叶枫淡淡的叹息,“无论如何,我总希望这种人有个好结局。”

    洪爷缓缓点头,“你能想出这个点子,想必不是什么好人。”他说的很直,叶枫用的计策很简单,苦肉计,博取高老爷子的同情,这甚至可以称得上诡计,洪爷如何不知!

    “好人坏人无所谓,”叶枫不卑不亢,“我想洪爷喜欢的是,能用得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洪爷眼中厉芒一闪,转瞬抹过,喃喃自语,“说的好。”***

    洪爷的办事效率也是极高,当天下午就有三个人已经找到了叶枫,一个人叫做俞少卿,年纪虽然不大,看起来极为的沉稳老练,负责后勤准备工作。另外一个叫做项涛,主演精神病,胡子茬茬,双目无神,状似疯狂,没有开幕好像已经入戏。最后一个叫做杜桥,主要跟着叶枫,随时传达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三人性格各异,唯一相同之处就是都会武功。

    四人说做就做,第二天就已经准备好所有的道具,包括狗血,病服,剪刀,酒精一桶,打火机什么的。

    叶枫看到这些道具忍不住的问,“准备**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像逼真一些,做戏就要全套。”俞少卿微笑的望着叶枫,得到洪爷欣赏信任的年轻人并不多,他显然已经把叶枫当作一份子看待,看了下时间,俞少卿说道:“现在我把叶先生的计划说一遍,大家最好对下时间,现在九点三十。十点钟洪爷会到医院,十点十分,也就是洪爷见到高老爷子的时候,我想他们多半会争吵,那时候项涛冲进去,抓住女护士,这个已经准备好,也是我们的人。医院多少打点了下,应该没有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枫点头,觉得洪爷手下不乏人才,他们没有想到这种点子,只是畏惧洪爷的威严,如果真的做起来,不见得比自己差到哪里。

    “项涛抓住女护士,拿起剪刀,将身上倒桶酒精,掏出打火机威胁。至于后续步骤,自然有洪爷去演。”俞少卿说到这里,望向叶枫,“叶先生,这样可行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叶枫有些苦笑,“我只希望项老弟你手稳一些,真的点燃了酒精,恐怕谁都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酒精是经过处理。”俞少卿笑了起来,“虽然能点燃,却是冷火,不会伤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一愣,“看来你们想的实在比我还周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点子却是叶先生想出来的。”俞少卿压低了声音,“叶先生,我们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?”叶枫错愕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帮忙。”俞少卿感慨,想要说什么,却还是忍住,只是轻轻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叶枫虽然不说什么,内心却是升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,因为俞少卿口气和叹息里面,夹杂着浓浓的,化不开的哀伤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