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五十八节 恩怨
    “有时候我总在想,如果时光真的能重来一次的话,我会如何选择,可是我发现,这个设想很可笑。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很多时候,很多事情,都是不由你的意志为转移,我就算强悍,很多事情,我也不由自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洪亮,这辈子做事向来只求问心无愧,任性的时候不少,不觉得欠别人的。出来混,总是要还,出来砍人,总有一天要被人砍。我洪亮自诩还算仗义,可是你说的不错,我对高老弟,的确问心有愧,如果说我这辈子还亏欠过谁,那么高老弟无疑就排在第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解放前,偷鸡摸狗,也算小有势力,那时我和他都年轻。家里也有势力,虽然低调,可是你知道,那个年纪的人,多半张扬,也会喜欢女人,可是有些不幸的是,我和他喜欢上同一个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洪爷说的多少有些啰嗦,夹杂了老人的感怀,还有对以往的追思。他高高在上的地位决定了他的寂寞孤独,他可以号令无数人为他奔走效命,可是他却很难找到一个人听他静静的倾述以往的时光。

    他突然发现很想说说当年的往事,只是因为他不说,这些往事多半只会随他埋到棺材里面,叶枫来的好像很是时候!

    叶枫只是静静的喝茶,静静的倾听,他只希望这个老人说的越详尽越好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他一直都认为,自己并没有别的优势。只是喜欢在听的时候思考。如果倾听能给别人带来一丝乐趣或者感怀,他倒是很乐意如此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其实年纪比我们都大几岁,可是谁会在乎?她美丽地好像不食人间烟火,她在我们心目中,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,她的一笑一颦,让人忘记了所有的一切,我敢说,很少有男人能够抗拒她的魅力,我和高老弟自然也不能抗拒。于是我们就无可救药的爱上她……”

    叶枫想问女人是谁,终于还是忍住。心中有些感慨。男人这一辈子除了权钱,好像就是为了女人。不然怎么总有人说什么红颜祸水。可叶枫认为,祸水其实就在男人的心中,其实和女人的美丽不美丽无关。

    他失忆的三年,显然对于女人已经有了更清楚的理解和认识,但是他这时多少有些感慨,洪爷要说地故事接下来看起来很简单,两个兄弟因为一个女人反目成仇。然后有了恩怨。

    叶枫心中有些苦笑,搞不懂司徒空为什么建议自己,如果拉拢洪门势力的话,为什么一定要从洪爷入手。而且他地建议是,一定要想办法让洪爷说出当年的往事。这个往事司徒空虽然身为洪门中人,却也不得而知!

    叶枫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得到这么个故事。可是他还是显出一副认真地样子倾听。

    “你多半会认为我们因为那个女人反目成仇?”洪爷突然问。

    叶枫摸摸鼻子,苦笑道:“既然你说到了这个女人,我想你们之间肯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洪爷沉默了良久。“其实我们反目并非为了争夺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反倒一愣,觉得有戏,“那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虽然同时喜欢上那个女人,可是毕竟兄弟情深,也不想因为一个女人反目成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都认为自己最爱她,只有自己才能给她最幸福的未来,所以我们私下打赌,以比武论胜负,赢的可以赢得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心中一凛,“高老爷子的腿?”

    洪爷显然明白叶枫问什么,摇摇头,“不是比武伤的,那是后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武功略胜一筹,所以那场比试我赢了。高老弟心灰意懒,却并没有死缠烂打,选择了离开这个伤心地。”洪爷嘴角一丝苦涩的笑容,“我们那时候可谓是井底之蛙,只以为天底下除了洪亮和高明远外,再没有第三人能够配得上那个女人,却没有想到,高老弟没有得到那个女人,我也一样没有得到。”

    叶枫这才一愣,觉得意外,“那她嫁给了谁?”

    “她嫁给了一个叫做沈仲昌地人。”洪爷轻描淡写,显然不想对这个问题详谈,叶枫却有如晴天霹雳般的震骇,那一刻他垂下头,不想让洪爷看到自己的表情。

    沈公望,沈仲昌都是沈爷,这个叶枫当然知道。洪爷不认识叶枫,也以为他不知道洪门沈门,或者也是因为这个名字被他念了一辈子,到如今不吐不快!

    沈爷竟然早和洪门有关系!

    洪爷没有注意到叶枫的异常,他只是沉湎在自己的回忆中,“可是那个女人在嫁给沈仲昌不久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叶枫忍不住的吃惊。

    洪爷感觉他地表现很正常,苦笑道:“可能就是红颜薄命吧,女人死了后,沈仲昌也是不知下落,可高老弟却不这么认为。他离开了这里,去了另外的地方发展,二十年后才回来,带来了一个儿子。他认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当年的恩怨,本来想把儿子交给我,让我带着发展,因为那时候,我已经算是一个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听到那女人嫁给了别人又死了地消息后,竟然不问青红皂白的和我大打出手,我的手下误伤了他的脚,”洪爷说到这里终于有了一丝伤感,“那是我最引为憾事的事情,我重责了那个手下,把高老弟送到医院。可是没过两天,他不等拆线,已经从医院走掉。不等我去找他,他的儿子竟然回转,说想跟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没有想到别的,只是为了补偿,所以让大侄子做了我的手下,而且他还混的不错,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婆。可是后来,”洪爷叹息一声,“大侄子一次意外,竟然过世。后来高明远找到我,不说二话,带走了高丹,再也不知所踪,我没有想到,”洪爷那一刻神色有些古怪,“我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再碰到他。”

    叶枫这才真正的愣住,觉得这个恩怨实在有点难解,怪不得高明远见到洪爷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滚。洪爷说话有些含糊,叶枫总觉得他隐瞒了什么,却又想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从洪爷的角度来看,他的确没有做错什么,甚至他没有做过什么。可从高老爷子的角度,他显然不能容忍他让出的女人,却没有得到洪爷的保护。

    洪爷虽然没有说出女人的身份,叶枫却是清醒知道,沈爷那个时候也是极有势力,他选择了那个女人,只能说明那个女人在洪门,也有不小的势力!

    沈爷的婚姻是为了权势服务,这点叶枫心知肚明。他也终于有些明白司徒空为什么建议他从这里接近洪门,洪爷无论知不知道沈仲昌就是沈爷,这对他叶枫,都是个利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东南亚是沈门的重中之重,洪门也是沈爷迫切要联合的对象。叶枫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沈爷在最近几年才开始考虑洪门,可是听到那个女人死了后,叶枫的直觉就知道,这里面有文章。沈爷没有考虑洪门,是不是因为觉得时机不够成熟?

    沈爷为自己安排春若兰,其实就是在释放和洪门合作的信号,如今变成了沈孝天追求春若兰,这会不会也是沈爷的安排?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叶枫,突然有一阵心寒,他心寒的不是沈爷的老谋深算,而是因为沈孝天的举动。

    如果沈孝天在追求春若兰之前,就已经知道了春若兰的背景,那他就很可能是早有预谋,而并非现在所表现的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他如果打击沈爷,把沈爷连根挖出,其实有个最直接的方法,那就是娶了春若兰,联合洪门,彻底的毁了沈门在东南亚的种子。以前的纨绔才子会,可是现在的叶枫不会,他宁愿选择一条更为曲折艰辛的路来走,也不想再做什么感情交易。

    感情绝对不能再来做交易!叶枫前所未有的坚持这点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洪爷很奇怪自己对个陌生人竟然说出了当年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说了之后,感觉轻松了不少,这些都是过眼云烟,算不上什么秘密,只能算是一个老人难以忘怀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”叶枫‘嗯,了一声,“这个恩怨真的有些复杂,其实洪爷,如果你说的都是实情,我觉得,你实在没做错什么。”

    ―――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