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五十七节好处
    叶枫用脚后跟来想都知道这些人是洪爷的手下,不用问,洪爷想要借自己接近高老爷子,叶枫表面很憨厚,内心很得意,洪爷当然不知道自己和高老爷子拉拢关系就是为了接近洪爷。

    方才看到洪爷的时候,叶枫可以装作若无其事,但是一想到要见的就是赫赫有名的洪爷,饶是他见多识广,也是不由自主的震撼。

    洪爷当然不是洪门掌门,他不过是恰巧姓洪而已,洪门流传之广,枝叶广博的常人难以想象。可洪爷虽然不是洪门的掌门,但是在南部省份中的影响力之广,可是说是少有人及。

    叶枫这次来到云南,显然不是无的放矢,沈爷疲于应付他前面设下圈套的时候,他已经开始为后续的工作做些准备。

    这不是说明他比沈爷聪明,也不是说明他能牵着沈爷的鼻子走,最关键的一点就是,他输得起,放得下,沈爷却是输不起,放不下。

    他可以潇洒的放下一切,他可以舍去叶少这个头衔,舍去所有的荣耀光环,但是沈爷显然不能放弃东南亚!

    叶枫想到这里的时候就想笑,笑的很开心,两人以为他想到了好处,以为遇到了白痴,“先生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二人先礼后兵,已经准备叶枫不听话,就先让他听话再说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叶枫毫不犹豫的举步,“有好处,这可是你们说的。”

    二人互相望了一眼。又都露出了笑容,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三人到了一间茶馆,二人伸手指了一下,已经退了出去。茶馆生意看起来很冷清,只有洪爷一人坐在那里,叶枫却知道,这家茶馆今天已经歇业,只接待两个人,他和洪爷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叶枫走到洪爷地面前,故作糊涂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洪爷。”洪爷沉声道:“我想我这个年纪。也不算占你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对于高明远,洪爷只有退让。对于叶枫,他显然有着自己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洪爷。”叶枫不在称呼上纠缠。“你找我有好处?”

    洪爷愣了下,从来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开门见山,眼中露出一丝笑意,“你很坦白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坦白的人不累。”

    洪爷目光闪过一丝欣赏,“你好像是个聪明人,应该知道我的来意。”

    叶枫摇头。干脆直接,“不想猜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高老弟,你也认识。”洪爷捧起面前的一杯茶,轻轻的抿了一口。他并没有认为叶枫傲慢无礼,相反,他很喜欢这个年轻人的直接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了解这个年轻人的底细。若是年轻二十年,或许他会想办法培养这个年轻人,可是如今。很多事情他已经不想理会,他来到这里,只是为了两个人,一个心愿。

    叶枫却把面前地一杯茶咕咚咕咚的倒进了肚子,茶叶也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是顶级地云南毛峰,世界茶王,举世无双,叶枫却和喝路边的大碗茶没有什么区别,用纸巾抹了下嘴角地茶水,“洪爷,我觉得你在说废话。”

    洪爷笑了起来,没有谁敢这么说自己,可是他面对叶枫,竟然兴不起怒意,他甚至觉得叶枫这个年轻人,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长话短说,我和高老弟有一些误会,我一直想找他解释。”洪爷轻轻叹息一口气,觉得这个年轻人不会懂得自己的心情,也不会知道到了他这个年纪,念念不忘的是什么,“可是今天的情形你也看到了,他根本不给我机会。可是他和你关系很好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稍微停顿下,希望叶枫接过话头,发现他白痴一样的望着自己,洪爷只好接着说下去,“所以我希望你帮助我改善下和高老弟的关系,当然,忙不会白帮,”洪爷伸手掏出一本支票,刷刷写了两笔,撕下支票推到叶枫的面前,“你答应了,这十万就是你地。”

    洪爷出手不算很牛,但是也绝对不吝啬。对于这样的一个年轻人,对于内地,十万毕竟不是小数字。

    叶枫望了支票一眼,缓缓的推了回去,洪爷有些不解,微微皱眉,终于发现原来这个年轻人胃口不小,“怎么,嫌少?”

    “不是嫌少,”叶枫摇头,“如果真的如你所说,让你们和好我也很乐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洪爷才发现应该多了解一下这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很有势力,而我又不缺钱。”叶枫笑道:“不如条件改一下,我尽力帮你们和解,如果事成,你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求?”洪爷皱了下眉头,眼中一道厉芒。

    叶枫心中一凛,却还不动声色,“我没有想好,不过多个朋友多条路,多个仇人多堵墙,我提出的条件你力所能及,不违背你地原则。能帮就帮,如果不成,我也不会怨你。”

    洪爷有些诧异,“你这个年轻人很古怪,不过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提出的条件看起来含含糊糊,以洪爷的经验,就算事成后也大可推搪,但是叶枫并不在意,“那好,但是你想要和高明远和好,首先要做到地,就是说出你们当年的恩怨!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说的轻描淡写,提出的也合情合理,因为解铃还须系铃人,你解决一个问题,不知道问题的起源如何着手?

    洪爷听到脸色微变,握着茶杯的手有些发紧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叶枫。”叶枫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叶枫?”洪爷皱着眉头,喃喃自语,这个名字实在太普通,普通的往往被人忽略,“这个名字我没有印象。”

    叶枫哑然失笑,“洪爷,我的名字难道和你们的恩怨有关?我的要求好像不过分,如果连你们如何误会我都不能知道,我如何想方设法的去解除你们的误会?”

    洪爷也觉得自己有些敏感,晒然一笑,“那好,我可以和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听的是真话。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如果洪爷已经准备好一番谎话来应付我,那我就算失败也是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洪爷瞳孔收缩,“你好像认为我一定会说谎,或者说,你认为理亏的一定是我?”

    叶枫淡淡道:“误会有很多种,可是都认为对方错了的误会,才是真正的误会。最少现在是高老爷子不想见你,你却执意想要见他,试问如果不是你问心有愧,又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叶枫每次说的都是头头是道,就算是洪爷眼中都是忍不住的赞赏,“小伙子不简单,很像我当年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其实已经算是一个肯定,只凭这句话,叶枫如果是个常人,很可能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叶枫现在不需要登天,他需要的是知底,所以他还是很冷静的说,“洪爷过奖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的经过是这样,”洪爷有些唏嘘感慨,又有些缅怀,“你是个聪明人,当然知道我的身份不普通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一个忙就支付十万的人并不多见。”叶枫笑着应了一句,却有些振奋。他来到这里,就是准备从洪爷入手。虽然已经打算接近洪爷,不过叶枫从来没有想到过洪爷竟会来的如此之快,可洪爷既然来了,叶枫就不会错过这个机会,机会向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!

    而接近洪爷,显然不能以沈门的头衔入手,叶枫并不忌讳说出真名,因为他叶枫在这里,也没有想像的那么大的名气,根据司徒空的描述,洪门中,就是洪爷这部分分支,对于沈门并不感冒,对于沈门也是很少接触。

    他报出真名,还有更深的用意,就是希望和洪爷以诚相待,而不希望授之以柄,或许沈爷从这里能得知他叶枫的消息,可是那时候,他叶枫已经不需要隐瞒身份!

    洪爷对于叶枫这个名字的确陌生,他也并没有太过追究叶枫的身份,缓缓的喝口茶后,洪爷终于述说往事。

    “一个不普通的身份,总是有些不寻常的经历。我和高老弟自幼就认识,他脾气暴躁些,我的脾气却深沉些,他如今七十,我大他几岁,我们出生的时候,还没有解放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家却还有些背景,我的父辈,也算有点成绩,”洪爷说到这里有点自嘲,“很多时候我都在想,一些人肯定羡慕我的身份,想要爬到我的这个位置,可我倒很羡慕他们。我如今七十有五,再活不了几年,回首望过去,记忆最多的不是光辉的往事,而是幼时的情谊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