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五十四节 意外
    主任看起来一点都不古,反倒很潮流,一个大背头颇风范,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谁而留念。

    看到彭丽走进来的时候,古主任热情洋溢的站起来,走过来拍拍彭丽的肩头,“小彭,你来的倒早。”

    上级对下级的这种动作可以理解为关怀,也可以看作是性骚扰。彭丽暗骂了声老色鬼,脸上笑容却是只有更甜,“古主任来的不是更早?”

    古主任人过中年,心态却比青年人还要年轻,见到彭丽并不拒绝,拉住她的手坐了下来,关切的问道:“小彭,这次采访准备的怎么样。我为你争取了这次机会,你一定要抓住。校方很注重这次专访,因为听说真情在线准备在全国巡回报告演出,可能还会有一些活动,比如联手社会,帮助贫困学生,你这次任务重大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放心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彭丽握着古主任的手,仿佛握着一条发臭的咸鱼,黏黏的让人恶心,却不能不做出笑脸,这个古主任为她上位的确做了不少的事情。

    望着彭丽丰满的胸部,超短裙下洁白的大腿,古主任咽了口唾沫。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,这个女人肯定不是原装货,古主任心中暗道,她不拒绝自己,但是不代表能接受自己。可是自己如果不利用职务之便占点便宜,又有些不划算。

    一颗心徘徊在冲动和谨慎的边缘,房门突然‘砰,砰,砰’的响了几下,仿佛敲在古主任的心上。

    古主任触电一样的缩回了手,兔子一样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正襟危坐,整理下情绪,咳嗽一声,这才庄严的说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彭丽回头一看,突然愣到那里,门口站着的竟然是叶枫!

    叶枫一副欠打的表情,微笑道:“没有妨碍到两位吧?”

    这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问话,彭丽却是做贼心虚的又想到了别处,不由脸红大怒,“谁让你进来的,出去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奇怪,看了下门上的牌子,这才问道:“老古,你被撤职了,她是这里的主任?”

    彭丽这才注意到古主任的一张脸和猪肝仿佛,而且听说话,这个民工竟然认识古主任?

    “彭丽同学,你最近要抓紧准备下采访任务。”古主任咳嗽一声,“我没有别的事情了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彭丽没有想到出去的是自己,却知道在办公室的时候,两个人倒好说话,多一个人就算喘气都不痛快,才站起来,叶枫已经大大咧咧的开腔,“老古,你没事,我可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不着急。”古主任霍然站起,“叶枫,等一下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”叶枫表现的很急很不耐,“高丹和我说了,采访的事情怎么被人顶了,那可不行!”

    彭丽本来走到了门口,高丹这两个字和定身法一样把她钉在门口,听到叶枫说完,霍然转身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叶枫好像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动静,还是大咧咧的说,“我没有求过你什么,不过我既然开口了,就没有打算失败。”

    古主任挥挥手,“彭丽同学,你到外边把门关上。”

    彭丽心中恼怒,却不能在这种场合翻脸,摸不清叶枫的底细,只好推门出去,‘噔噔’几步的走远,然后轻手轻脚的又走了回来,把耳朵贴在门上。

    听到彭丽走远,古主任这才舒了口气,抹了一把汗,“叶枫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我?”叶枫倒是开门见山,大声道:“当初你我意气相投,你嫖娼被抓的时候,可是我花钱把你保出来,这事如果捅到学校,不要说主任,就算耶都保你不住。”

    古主任强笑了一下,“叶枫,你真会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二人的声音渐渐的转低,彭丽就算把耳朵镶嵌在门上也听不到动静。可是最关键的一点已经听的清清楚楚,不由暗叫好险。

    事情很清楚,叶枫手上有古主任的把柄,想用这点要挟古主任把采访任务再给高丹,彭丽自鸣得意,暗想多亏长个心眼,不然真不知道怎么个死法。

    叶枫走出来的时候,春风满面,彭丽却在远远的阴影处看着,暗自咬牙,思考着对策。

    叶枫目光不经意的扫向了暗影,嘴角又露出难以捉摸的笑意。

    每次他在捉弄人的时候,通常都是这个表情。可是他从来

    愧,就像戈民辉如果不用吴虹做卧底,不来算计他,的圈套,金梦来如果不安插徐放鹤在沈孝天的身边,也不会轻易中计,这招谍中谍他实在使用的出神入化,他现在只是在为彭丽祈祷,希望她不要自作聪明,不然真的可能不知道怎么个死法。

    轻车熟路的办妥了所有的事情,叶枫才要离开象牙塔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稍微愣了下,因为这个号码除了给高丹打过电话,还有高老爷子知道外,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是本市陌生的号码,叶枫想了半天,这才按了接听,听了一句,脸色微变,说了一句,“马上来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本来准备再打个电话,转念一想,出门拦了辆的士,说了句,“去市医院。”

    等到叶枫赶到市医院,问了前台的护士几句,匆匆忙忙的到了一间病房,推门进去,看到高老爷子头上缠着绷带,有些茫然的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叶枫舒了口气,接到电话的时候,以为老爷子出了意外,现在一看,应该没有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怎么回事?”叶枫放下了心事,心中却是升起了怒火,以为又发生了什么殴打老人的暴力行为,如果真的如此,他多半会把对方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人老了,不中用。”老爷子有些苦笑,“上楼梯的时候,腿脚不利索,摔了下来,头上缝了几针,医生说小腿也有骨裂,需要固定观察。”

    “谁把送你到医院,住院费交了?”叶枫有些奇怪,觉得如果不交钱也能住院,那显然是个世界第九大奇迹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老爷子有些茫然,“是个女孩子,我才摔下来,她就出现在我面前。她看起来瘦瘦弱弱,却好大的力气。把我背下楼,送到了医院,办好了一切手续,然后问我有没有亲人,让我打个电话。叶枫,真不好意思,丹丹今天还在上课,我不想她分心,就想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“你能想到我,我应该感觉高兴才对,我可不希望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孩子真是好人,可是我怎么在附近从来没有见到过她?”老爷子比较奇怪的自言自语,“叶枫,你认识她吗?”苦笑又摇摇头,“你怎么会认识,人老了,我也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直觉知道女孩子是千千,她显然和自己还恪守着少见面的约定,把老爷子送到这里是她能做的极限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还是好人多。”叶枫只能如此安慰老爷子,“要不要我给高丹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下午再说吧。”老爷子叹息一声,“丹丹昨天才告诉我个喜讯,说找到个听话的学生,待遇又好,没有想到我今天就碰到了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叶枫一想,敢情自己就那个好学生,不由苦笑。

    “叶枫,你找到工作没有?”老爷子不想耽误孙女的功课,却也有点担心叶枫的工作。只是他对叶枫感觉很好,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倒也不会打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着急。”叶枫笑道:“我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才要大义凛然的讲几句,病房门突然响了两下,一个女孩子已经捧了一束花走了进来,径直来到了老爷子的床前,“高先生?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点点头,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“我是温馨花店的,这是有人托我们花店送给你的花,祝你早日康复,请你查收。”女孩子笑的和花一样灿烂。

    高老爷子接过了鲜花,看了半天,没有找到卡片,“是谁送的?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,客人没有留下名字。”女孩子有些歉然。

    高老爷子笑了起来,“你不说我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最好。”

    等到女孩子走了后,高老爷子笑了起来,“叶枫,这肯定是把我送来的那个女孩子送的花,她不想留下姓名,这才搞的那么神秘。只是见不到她,不然真的要好好谢谢人家。”

    叶枫心中疑惑,却是微笑点头,“她可真算个有心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的疑惑有情可原,他直觉告诉他,这束花不见得是千千送的,因为他知道千千并不浪漫,送人刀子的时候远远比送花要多。可如果不是千千,送花的又是谁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