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五十二节 我是个男人
    “我当然是男人。”叶枫鼻子快被摸成了酒糟,虽然可以否认方竹筠是自己的偶像,但是不能否认自己是个男人,“要不要我掏出来给你看看?”

    高丹脸色羞臊,有些愤怒,“你说什么?你要敢掏出来,我就告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止住了下文,因为她看到叶枫把身份证掏了出来,指着上面道:“你看,身份证上性别是男。”

    看到高丹愣在那里,叶枫奇怪问,“你怎么了?对了,你刚才说告什么?”

    高丹舒口气,摇头苦笑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实在没有想到叶枫竟然这样证明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叶枫嘴角一丝微笑,把身份证放了回去,忍不住的说了一句,“你形容方竹筠的词语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谁,说出来听听!”高丹有些不满和挑衅,见到叶枫嘴角的笑意,高丹摇头,“我知道你们男人看重的都是那些电视电影上所谓的明星,名女人,可是我告诉你,虽然我没有见过方主编,可是我觉得,那些女人比起她来,提鞋都不配。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我想说的那个女人,其实是观音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高丹愣住。

    观音又作观世音菩萨,从字面解释的意思就是观察世间民众声音的菩萨。

    方竹筠如果按照高丹的形容来理解,的确有点这个性质。

    菩萨除了倾听民众声音外,有地时候还要具有无量的智慧和神通。普救人间灾难。

    民间有传说,在遇到灾难的时候,只要念其名号,观世音就会前来救渡。

    菩萨的法力权利浩瀚无边不言而喻,从这个角度来看,沈孝天觉得自己也是个菩萨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意识到,自己的权利和能力竟然如此的浩大和广博。

    以前他是歌星,歌迷虽然崇拜他,但是说穿了,歌迷却是他的衣食父母。不然也不会有某些歌星耍大腕。辱骂歌迷后却又推的一干二净,推不干净甚至会下跪流泪道歉争取衣食父母的谅解。因为他们知道,只有这些衣食父母才能提供他们所需的一切。

    可现在。沈孝天觉得自己实在不需要来做作。以前他是感恩,可现在他更应该地是恨!

    他本来是个流浪儿,得到沈爷的看重,叶枫地提携,已经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境界。他在那个时候一直很感激,感激上天地宠爱,所以他觉得他应该回报上天。希望上天能帮他完成最后一个心愿。

    他有一个心愿就是,找到亲生父母,父母可以无情,但是他不能无义。可是知道自己身份的那一刻,沈孝天感觉到的只是滑稽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应该是出生在钟鸣鼎食的家庭,他的二十多年。本来应该和叶枫一样风风光光,可是叶枫夺走了本应该属于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叶枫能做的,他也能做到!但是他却无端地忍受了二十多年的苦!

    可现在叶枫竟然失踪了。或许应该说是,死了,那所有的仇恨是不是应该烟消云散?

    轻轻的叹息一声,沈孝天端起一杯苏门答腊岛出产的咖啡,享受在常人眼中异常奢侈的寻常。

    咖啡并不好喝,很苦,也品味不出别人说地苦中带有的香甜,最少沈孝天是这么认为。可是他不能不喝,以他的这种身份,喝地东西就要喝顶尖的货色!

    他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沈门,他所做的一切,都有别人安排妥帖,他需要做的只是表演。

    这和他做歌星其实很类似,不过以前安排一切的是张发财,现在替他安排的是花铁树。听说张发财目前在清点叶贝宫手下的产业,那也是给自己做事。

    沈孝天又叹息了一声,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要那么不择手段的上位,因为权利有如毒品,让人沉湎其中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房门响了两下,沈孝天轻轻的说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抿去了叹息,恢复了和蔼和庄重。这本来是两种不同的表情,但他已经能够很好的表现。

    来的是他的一个手下,叫做晏南,很是沉稳干练,这是花铁树为他配备的手下。

    花铁树虽然遗弃了他,可看起来,沈孝天并不忌恨,这点让沈爷很欣慰,沈爷觉得这个孙子有容人之量,必成大器!

    沈孝天还是一如既往的谦顺,就算在手下面前也是如此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沈少,今天你看了新闻没有?”晏南声音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沈孝天一愣,他认为自己最近应该歇息一下,他实在有点累,他一直都在和政客们在应酬。

    如今f国的大选尘埃落定,t先生不出意外的再次当选,沈门剩下的事情,只要按部就班的就好,这些都是由花铁树来运作。

    “花爷让你快点看新闻。”晏南不等沈孝天许可,已经打开了电视,调到了指定的频道。

    沈孝天多少有丝不满,也知道在他们的眼中,花铁树无疑比自己更有分量。可他现在最聪明的举动显然就是少说多听。

    听着新闻的播出,沈孝天的一丝不快突然变成了震惊,霍然站起,脸色大变,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关上了电视,晏南说道:“沈少,花爷已经先去沈爷那里,希望你也能尽快前去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还是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却已经举步向外走去,坐上顶级豪华的轿车,心中莫名的惊诧。

    新闻报道的是f国大选的事情!t党虽然在才过的大选中再次赢得过半选票,但是因为三大反对党,也就是m党,d党和大众党的抵制大选,国会目前无法成立!

    按照这个进程走下去的话,如果在宪法指定的时间内,国会如果依然无法成立的话,此次大选无效!

    沈孝天心中焦急,本来他和t先生风马牛不相及,可是自从知道沈爷是自己的爷爷,沈家的财产就是他的财产后,他就不能不关心t先生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国会无法成立,t先生下台的后果,那对沈门的影响难以想象!

    车子很快到了沈爷所在的公寓,经过了一道道的繁杂的验证手续后,沈孝天终于来到了沈爷的门前,轻轻的叩响房门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防御代表尊严和尊贵,但有的时候,防御也代表着心虚,沈孝天莫名的想到了这句话的时候,心中一颤。

    这句话是叶枫告诉他的,他沈孝天还是脱离不了叶少的影响。如果按照这种说法,沈爷是不是也在害怕别人害他?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房门无声无息的打开,房间里面只有花铁树和沈爷。

    “孝天,你看了新闻没有?”花铁树当先发问,沈爷也是一脸凝重,显然知道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沈孝天恢复了沉稳,因为他知道焦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这好像也是叶枫说的话?想到这里的沈孝天,心中暗恨,为什么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刻着叶枫的烙印,就算他失踪或者死了!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会抵制大选!”沈孝天问了一句后,发觉自己很白痴。

    沈爷对于这个孙子显然很溺爱,容忍他的错误,“有人在暗中操纵,他们的确很聪明,因为他们知道阻挠不了t先生解散议会和大选取胜,却在大选后做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沈孝天忍不住的问,突然想到了叶枫!

    “目前还不知道。”沈爷到底不是神,他也有不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沈爷,我们目前应该怎么做?”花铁树看起来对如今的局势也有些头痛。f国的大选,其实已经消耗了他们太多的精力,他们本来以为大选结束,这轮消耗已经到了尾声,可是让他们措手不及的是,所有的一切,才刚刚开始!

    沈爷沉思良久,“三大反对党中,m党虽然历史悠久,但我们在其中花费的功夫最大,关键的时候,我们依然可以动用老四种子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可老四是……”花铁树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是说老四和老二关系很好。”沈爷叹息一声,“这次的举动,看起来老四很不满,他一直选择置身事外。但我想,只要我出面,他不可能不给我面子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突然意识到,在沈门,沈爷已经并非决定性的力量。这里的纠葛,复杂的让他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最让人头痛的就是大众党。”沈爷轻轻叹息,“他们是这股反对的中坚力量,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分化他们内部的意见,只要拉拢一些人过来,釜底抽薪,我想多半能够化解这场危机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一怔,突然想起了德莱,想起了当初德莱的嘴脸,还有自己送过的cd,不由一丝笑容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孝天,你笑什么?”沈爷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想去试试,和大众党的人联系下,我和德莱有些交情。”沈孝天踌躇满志。

    沈爷精神一振,“真的,那倒可以一试,铁树,你来安排德莱和孝天见面!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花铁树若有深意的望了沈孝天一眼,夸奖道:“沈爷,孝天真有你当年的气势和能力。”

    沈爷笑了起来,花铁树和沈孝天也是跟着笑,一扫方才的阴霾之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