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五十节 通缉犯
    肖业的一切举动看起来很自然,很热情,热情的让高丹心中嘀咕。

    “我不渴。”高丹婉然拒绝,心中却是惴惴,她找工作心切,可是一点不傻。

    她看到报纸,听说过很多犯罪份子采用向饮料中注射迷幻药的方式作案,这瓶果汁看起来包装完好,谁知道有没有被处理过。

    肖业一怔,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,装模作样的拿出手机,按了两下,听了下,摊摊手,“我女儿手机关机了,高小姐,你别着急,坐下来等等。”

    高丹毫不犹豫的说,“我还有事,先生,那不如改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敌强我弱,高丹已经知道,这很可能就是骗局,现在盘算的就是怎样不激怒肖业,让自己安全撤离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”肖业看起来有些为难,“我明天还有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就算了。肖先生,我先走一步,以后有机会再联系。”高丹转身要走,肖业却已经高声叫了声,“高小姐,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高丹竭力让自己镇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高小姐,其实说句实话,我的婚姻并不顺利,我是个离了婚的人。”肖业上前了一步,露出一脸苦相,“我带着女儿很辛苦,我真的希望给她找个妈,我觉得你很合适,我见到你的第一眼,我就喜欢上了你。”

    高丹差点跳了起来,飞快的退到了门口,反手去拨弄门栓。冷静说道:“肖先生,请你自重。”

    肖业却是一把扯住高丹的背包,用力地一拉,高丹扛不住大力,竟然被他扔到了床上,背包的背带被扯断,背包摔在地上,‘啪,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高丹有些惊惶,大声喝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肖业的眼中终于现出狰狞,双手一解。已经脱掉了上衣,“我干什么你还不清楚?你乖乖的听话。没有苦头,不然我可不会对你客气。”

    他飞身一跃。看起来要压在高丹身上。高丹用尽全身之力向一旁滚了去,肖业扑个空,却是一把扯住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‘刺啦,声响,高丹的衣服已经被扯裂。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……”高丹厉声高叫。

    肖业连连的冷笑,仗着个高力大,已经一把扭住了高丹的手臂。强迫她转过身来,伸手去扯她的头发,“我告诉你,这里没人,你就算叫破喉咙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,突然一愣。高丹没有叫破喉咙,门却无声无息地打开。

    趁着肖业愣住的时候,高丹用膝盖用力地一顶。肖业惨叫一声,松开手,痛苦的弯下腰来。

    几声掌声响起来,叶枫微笑地站在门口,淡淡道:“这一下子够劲,可还不够狠。”

    高丹跑到门口,一把抓住了叶枫的手臂,“叶枫,这人要非礼我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叶枫也保持怀疑,可是相比之下,叶枫无疑算是救命的稻草。

    看到肖业终于直起腰来,没有上前,高丹拉着叶枫,急声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姐,你不要乱说话,我们谈好了价钱,一次一百,你怎么说我非礼你。”肖业推了下金丝眼镜,恍然道:“原来是你们设计的骗局,我承认我嫖娼不对,可是你们这种仙人跳可是犯法。”

    肖业长的虽然很金丝,可显然和猪八戒同门,深知倒打一耙的诀窍,“你说我非礼,我还没有告你伤害罪呢。”

    不明白这小子怎么进来的,肖业却清楚地记得门被自己锁住,所以对叶枫有点畏惧,不然早就厉声呼喝。

    高丹气的差点没有晕过去,拉住叶枫竟然说不出话来,她实在没有想到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肖业这种地步!

    “叶先生,他说请家教,骗我过来,你……”高丹说到这里,突然心中一动,也想到叶枫怎么会来,怎么进来的?难道他有钥匙,那实在太可怕!

    叶枫不理高丹,上前走了两步,微笑望着肖业,“你认为我会信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事实。”肖业强自镇定,“这是个法律社会,一切都讲证据。这位小姐,你什么名我都不知道,你可不要以为这就能冤枉我。先生,我说的都是事实,你难道不信?”

    叶枫点头,“我信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和拳头一块飞了出去,已经重重的击在肖业的下颚,这才补充了一句,“我信你妈个头!”

    肖业正以为得计,准备再和这个文明人讲道理讲讲天真,没有想到此人不黄却很暴力。

    一拳被叶枫打在下颌,只觉得舌头一痛,忍不住地痛呼,倒退了两步。叶枫补上一脚,把他踹在床上,还是脸含微笑。

    肖业又惊又怒,“你怎么打人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打人,”叶枫扭头望向了高丹,笑了起来,“高丹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,你没有打人,你打的是畜生。”高丹毫不犹豫的回答,心中有了一丝快意,突然心中骇然,大声叫道:“叶枫,小心。”

    叶枫扭头地那一刻,肖业一声低吼,已经从床上跳了起来,‘崩,的一声响,手中弹出一把弹簧刀,恶狠狠的扎向了叶枫的腰间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动作熟练,显然会两下,如果是别人,多半已被刺中,叶枫却是不急不缓的闪过,他见识这种场面实在和吃饭一样的寻常。

    伸手刁住肖业的手腕,叶枫错步上前,肩头斜顶住肖业的胸口,一个侧摔,肖业竟然飞了出去,重重的撞在了墙上,等到落到地上的时候,只剩下出气的份。

    叶枫一脚踏过去,踩的肖业的半边脸,好像擦着鞋底,用力的碾,‘咯吱,声响。

    就算是高丹都觉得那家伙实在有些可怜,却不想同情。

    “大爷饶命。”肖业的眼镜不知道去了哪里,终于开始求饶。

    叶枫好似不用力,可是肖业的脸皮毕竟比不上鞋底,摩擦之下,倍感疼痛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叶枫微笑的望着肖业有些变形的脸,心中只有厌恶。如果不是因为他还要在这里一段时间,如果不是因为他目前不想别人知道自己的下落,他估计会把肖业打出脑白金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。”肖业想要摇头,却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今天我就让你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一脚踢了出去,正中肖业的心口。肖业只是感觉胸口一股大力传来,连滚带爬的冲向了卫生间,却因为长大于宽的因素,阻隔在卫生间门前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,我认识。”肖业已经兴不起反抗的念头,嘶声大呼,捂着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今天我就打你的不认识。”叶枫的声音传了过来,肖业心中一寒,鸵鸟一样的冲进了卫生间,‘砰,的一声,死死的抵住房门。

    等了良久不见动静,肖业终于敢打开房门一丝,向外望过去,房门是开的,空荡荡的楼道像他一颗空荡荡的心。

    长舒了一口气,肖业终于走了出来,坐到了床边,摸了下发痛的脸,发肿的胸口,眼中有了一丝恶毒,可是也有了畏惧,喃喃道:“这个地方不能呆了,老子要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楼道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肖业脸色大变,霍然站起,不等到他有什么反应,几个警察已经荷枪实弹的冲了过来,高声叫道:“不许动!”***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怀疑我吗?”望着几个警察押着头戴纸袋的肖业出来,叶枫笑道。

    肖业虽然脑袋被蒙上,可只凭那身衣服,高丹认出来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高丹有些脸红,又有些觉得自已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经历了这场变故,她已经成为了惊弓之鸟,她没有想到过,报纸新闻经常出现的案件会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可她觉得叶枫来的实在有些巧,她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不是所谓的苦肉计,她总是感觉到叶枫是在刻意的接近自己。

    在叶枫带她走出了大厦后,她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疑惑,叶枫,我们不应该放过那个肖业,我们放了他,可能会有别人受害。

    叶枫笑笑,就和高丹在一处暗角等待。肖业半晌没有出来,但是却飞快的冲来了一辆警车,从车上下来了七八个警察,荷枪实弹的向楼上冲过去。

    也就是十来分钟的功夫,肖业已经垂头丧气的走了下来,头戴纸罩,腕子上带手铐。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上了警车,乌拉乌拉的离去。

    “叶枫,我们没有证据,警察怎么会抓他?”高丹感觉一切都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叶枫摇摇头,“高丹,你学习太用心,你难道不知道,这家伙是个流窜惯犯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