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四十八节 接近
    高丹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叶枫,仿佛见到了雷锋转世,“那,那多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邻居,不用客气。”叶枫不但等到了机会,也抓住机会,知道苦心人天不负的道理。

    高丹谢过之后,匆匆忙的离去,老爷子望着孙女的背景,突然叹息一声,“苦了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叶枫接过高丹的任务,搀扶着老爷子,称赞说道:“现在像高丹这样的尊敬老人的孩子,真的太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?”老爷子望着叶枫,有些感慨,“我如果有孙子,到现在也和你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叶枫安之若素,只是笑,扶着老爷子走到一处有太阳的地方坐下来,这里早上的太阳有着春天的感觉,晒在身上很是温柔。

    “我很奇怪,为什么只有你和孙女一块住,高丹的父母呢?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老爷子叹息一声,脸色有些悲戚。

    叶枫知道自己有些操之过急,有些尴尬道:“对不起,老爷子,我就是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对不起。”老爷子眼圈有些发红,就算岁月的沧桑也抚平不了心中的隐痛,“丹丹的父母死的早,我又没用,腿脚不利索。她现在已经大三,本来前几年,我一直都在乡下,可是身边没有人照顾,有一次出了意外,她就再不肯让我一个人住着,坚持让我来到这里。她一边照顾我,一边上学。也真的辛苦。”

    掀起衣角揩揩眼角,老爷子有些黯然,“这都是我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其实她可以给你找个,”看到老爷子悲戚的脸色,叶枫把老伴两个字咽了回去,“她给你找个保姆不更好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苦笑,“我们穷,她上大学地钱还是贷款,她现在瞒着我。可是我知道,她最少要做两份工。有时候跑完这家去那家,回来的晚。却只说在备课。从大一开始,她就已经自力更生,我这个做爷爷的,还不如死了好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说到动情的时候,浑浊的老泪顺着眼角流淌,叶枫看到,递过一块手帕。安慰道:“老爷子你可千万不能这么想,你不要觉得自己百无一用,你的存在对于你的孙女来说,也是一种促进。自古英才出寒家,这段时间的磨砺,她或许觉得苦。但是这些磨砺对她而言,却是她以后一生中,难得的财富。”

    叶枫知道老爷子说的不错。这些和他调查地分毫不差,这个高丹,倒是个值得他尊敬的人。

    在叶枫地眼中,钱显然不是划分尊敬的尺度。他显然认为,一个人,只要有骨气,他就已经值得别人尊敬。

    老爷子擦着眼角,有些苦笑,“叶先生真会说话,就凭你这几句,我就知道你这个年轻人,有见地,有发展。你这么一开导,我多少舒服了些。说来好笑,现在看起来,我倒像个不懂事地孩子。好了,我不耽误你,我也该回去休息,给丹丹卖菜做饭,她最喜欢吃肉,却舍不得吃一口,今天我给她做一份红烧肉,叶先生,你一定要来,热闹一下。”

    叶枫最近一次吃红烧肉还是在和许舒婷订婚前,倒不是吃不起,而是不爱吃。听到老爷子的邀请,心中暗暗叫苦,想到了许母,却是有了一阵温馨。

    这些长辈,都有一颗宽容关爱的心。

    他不好吃红烧肉,可是知道人家是好意,如今二师兄的肉比师父还要贵,就算是妖精选择,多半也会先选二师兄来吃。老人家和孙女孤苦相依,请他吃饭,这已经给他好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我反正今天也没事。”叶枫知道机会来之不易,“其实我也会做两手菜,遇到老爷子是缘分,不如到我那里,不,还是去你那里露一手?”

    老爷子笑了起来,觉得这个叶枫实在的善解人意,关怀的问了句,“叶先生,你做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“那个,”叶枫犹豫下,“还在找,不过我不着急。以前做做销售,卖卖保险什么地。”

    叶枫扶着老爷子到了菜场,买了几乎一个星期的菜,坚持自己付账,民工一样的拎到老爷子家里,才发现没有冰箱。

    一路闲聊,他几乎把老爷子的家谱倒背如流,知道老爷子叫做高明远。

    高明远和高丹住的比起叶枫住的环境,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一室一厅,窗户地对面也是栋农民房,似乎搭个杆子就能迈过去。因为这种环境,所以这里白天也要开灯,叶枫开灯的时候,感觉也是罪过。很显然,老爷子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,多半都是闭目养神,省点电费。

    房间有一张大床,客厅却是摆着一张小床,房间看起来很小,再摆个饭桌,已经没有太多多余地空间。

    卫生间的马桶有些堵,叶枫一进屋不着急做菜,先把马桶修理下,经过他倒弄两下,马桶豁然开朗,通水流畅。

    一个小电视摆放在饭桌上,竟然是坏的。二话不说,叶枫下楼十分钟,已经找了个修理电视的师傅,明面给了十块钱,暗地里又塞给师傅九十。他只怕老爷子坚持给钱,自己不好不收。果不其然,老爷子看到只是十块,一直夸叶枫会讲价,等到电视修好后,却坚持把十块钱付给了叶枫。

    叶枫自鸣得意,中午给老爷子做了两个菜,下午把房间打扫下。

    房间虽然破旧,家具也是二手,可房间内的摆放却都很整洁,高丹虽然忙,却绝对不懒。老爷子对叶枫天生的好感,并不见外,只是看他忙来忙去的,有些过意不去,给他倒杯水,叶枫这才发现水瓶竟然不保温。

    下去买个新的水瓶,却把自己房间用的半旧的送过来,说自己有的多,本来想要丢掉,正好送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他处处不像施舍,只是自然而然,老爷子接过了水瓶,怔怔了半晌,这才问,“叶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叫我叶枫。”叶枫笑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你太客气,你想问就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对我老头子这么好?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感慨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助人为乐也变成有利益的驱动,自己对老爷子好,的确有目的,可是现在显然不能说,“我看到了你,感觉看到我的爷爷。我爷爷死的早,老爷子,我只恨自己当时没有孝敬他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叹息一声,“无论如何,你爷爷见到你这么懂事,在天之灵也会欣慰。”

    叶枫花费了半天的功夫,就已经拉近了和老爷子的关系。做菜的时候,更是让老爷子称赞不绝,叶枫的西红柿炒蛋实在不是盖的,色香味俱佳,老爷子兴起,也挽袖子做了一道红烧肉,看起来竟然不差许母的水准。

    叶枫买了点啤酒,二人开始等高丹回转。

    不到一会儿的功夫,叶枫就已经把高丹的一切也了解的**不离十。

    高丹的父母死的早,很小就是和爷爷相依为命。高丹有出息,高中就开始勤工俭学,大学后不但没有向爷爷要一分钱,反倒开始奉养爷爷。只是她从来不申请什么困难补助,就算她的同学都没有人知道,她柔弱的肩头竟然承受着这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叶枫听着有些脸红,多少又有些敬佩,可是左等不来,右等也不来,不由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高丹今天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老爷子看了下时间,也有些急躁。都到了晚上八点多钟,以前的这个时候,孙女早已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如打个电话。”叶枫见缝插针,看到老爷子的为难,知道他家并没有装个电话,直接问了高丹的手机号码,拨过去的时候,发现手机已关机。

    “我下去看看。”叶枫看出了老爷子的着急,主动请缨,来到楼下,伸手拦了辆的士,向高丹学校的方向开过去。

    行驶了五六分钟的路程,叶枫让司机停车,他眼神不错,已经看到路那面的高丹。

    背着一个学生包,高丹正有些心事匆匆的向家里的方向赶过去。

    叶枫让司机把车开到高丹的身边,打开了车窗,大声的招呼,“高丹,怎么回来这么晚?”

    高丹一愣,认出是叶枫,对于两天遇到三面觉得实在太巧,巧的甚至有做作的成分。

    “叶枫先生,我要赶快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叶枫打开车门,“我就是才从你家里出来,上车吧,你爷爷等的着急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后面那句话,高丹肯定掉头不顾而去,这种搭讪的行径实在比捡块砖头,问是不是女同学掉的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上了出租车后,高丹第一句话就问,“叶枫先生,你以前认识我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