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四十七节 另有玄机
    花铁树告别了沈爷,并没有休息,沈爷说的话显然也并非圣旨,一定要执行。他马不停蹄的坐车来到了一座别墅,那是他给儿子花剑冰买下的产业。

    望着那栋别墅,花铁树的神情很是古怪。经过一番复杂的验证后,花铁树这才进了别墅,里面的人不多,但是看起来个个都是精明能干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颀长的中年人迎了上来,恭敬道:“花爷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花铁树没有指明哪个,中年人却已经明白,“还是老样子,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皱了下眉头,“带我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花爷,要不要安排手下跟着你?”中年人有些担心的问,“我怕他对你不利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摇摇头,“不用,他是个聪明人,不会做这种蠢事!”

    中年人不再废话,带着花铁树竟然向地下室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的戒备虽然比不上t先生的府邸,可是这样的一个环境,只为了看守一个人,显然是因为花铁树对这人极为重视。

    中年人打开了房门,望了花铁树一眼,花铁树示意他退下,换了个亲切些的表情,缓步走进房间,微笑道:“司徒,在这里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屋内只有一个人,相貌飘逸,坐在囚室里面看起来和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里没有什么两样,听到房门响动,也不抬头。

    听到花铁树的问候。这才淡淡地笑,“这里最少很安全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司徒空!

    司徒空没有死!

    花铁树脸色稍微有些尴尬,转瞬被笑容遮掩,语带双关的说道:“这里当然很安全,我可以向你保证,没有我的命令,保证一个苍蝇也飞不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显然是暗示着什么,苍蝇飞不进来,显然也飞不出去。司徒空还是淡然,“那我总算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听听外边的情况。”花铁树皱了下眉头。眼中闪过一道厉芒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面对司徒空的时候。竟然和面对叶贝宫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急不躁,沉着冷静,喜怒不形于色,你永远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,就算性命攸关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花铁树的想像中,叶贝宫现在应该是焦头烂额才对,可是每次见到他。还是和没事人一样,他甚至没有哪怕一丝的改变,那无疑是个很可怕地人。花铁树心中警备,虽然他已经胜券在握,可是他却不敢松懈。这个司徒空显然也是如此,他虽然在囚笼中。可是却让花铁树感到,他对于什么都已不放在心上,但他还很危险。对于危险的人物。花铁树向来都是斩草除根,可是他没有杀司徒空,因为司徒空还有用处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就听。”司徒空回答地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把你带到这里,也是为你的安全着想。”花铁树说到这里,多少有些脸红,这种谎言三岁小孩子都骗不过,不要说是司徒空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司徒空竟然笑了,而且很相信地样子,“我是要感谢花爷,金三爷派杀手想要取我的性命,可是花爷早就掐指算到我司徒空会有大难,早早的在那埋伏好人手,把金三爷的手下杀的一干二净,把我救来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脸色阴晴不定,任由司徒空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多少有些不明白,花爷既然救了我,为什么不送佛送到西,却把我囚禁在这里,”司徒空叹息一声,“这样很容易让你的好意打了水漂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欣赏你,也知道你的能力。”花铁树终于发话。

    “哦?”司徒空一副悉听尊便地模样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和叶枫是朋友,”花铁树叹息一声,“叶贝宫杀了我的儿子,我肯定要想办法报复,我不能让你帮助叶枫,你是聪明人,如果你是我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这招推己及人的手段有的时候很管用。花铁树看起来很阴险,但是他却很无奈,毕竟他在这件事情里面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司徒空终于有点悚然,失声道:“你说是叶贝宫杀了花剑冰?”

    花铁树脸上一丝痛恨,握紧了拳头,咬牙道:“我虽然没有证据,可是我知道是他。这就是叶贝宫的狡猾之处,他做事向来不给任何人留下把柄。我老了,本来没有争名夺利的心情,可是当年,因为一件事情,我得罪了他,他连让我养老送终地念头都不留!”

    微微顿了下,花铁树舒口长气,“如果你是我,会不会把你再放回到叶枫的身边?”

    司徒空有些苦笑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多少带了点同情,无论对谁而言,死了儿子地滋味绝对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与世无争,”花铁树缓缓道:“可是老三还想夺权,叶贝宫更是不想放开手中的权利,我因为不支持他们任何一派,这才被他们忌恨。我现在所做的一切,不过是自保而已。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消息,叶枫又失踪了,和金梦来一起,我想他们多半已经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司徒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表情木然片刻,有些难以置信的喃喃道:“你说叶少死了?”

    花铁树叹息一声,“我想多半如此,叶贝宫却因为这件事情,迁怒于我,我不敢把你放出去,只怕你也分辨不清真相,和叶贝宫联手对付我。司徒空,你是个人杰,我今天来这里,就是想让你考虑清楚,是帮叶贝宫,还是帮我。我欣赏你,可正是因为欣赏你,我才更不能放走你。”

    司徒空淡淡说道:“你不放走我,我想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吧?”

    花铁树脸色微变,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洪气一点通达五湖四海,宗发万枝到处三合横通。”司徒空突然念了一句似诗非诗的话来。

    花铁树盯着司徒空的表情异样,半晌叹息一声,“司徒空,你果然聪明,别人的心思半点都不能瞒你。你说的不错,我要拉拢你,更多是因为你是洪门中人,你的话在洪门也有举足轻重的力量。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叶枫看似纨绔不羁,却在五年前就已经联系了洪门,可惜我却现在才知!”

    司徒空淡淡的笑,“现在知道,好像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知道底细,司徒,”花铁树再次叹息,“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供你选,一条是和我合作,对付叶贝宫。”

    “另一条呢?”司徒空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你是聪明人,当然知道另一条是什么,”花铁树淡淡道:“你不用着急答复我,我给你几天的考虑时间,希望到时候,你能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。”***

    叶枫清早起床,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漱口洗脸,穿上了运动装,新买的运动鞋,然后去楼前的公园开始跑步。

    这种活动对别人来讲,再寻常不过,但是对于他而言,实在是很奢侈的举动。

    他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跑步是不是在三年前,或者是五年前。

    只是跑了两圈,他已经发现了目标,内心不知道为什么,闪过了一丝嘲讽,他看起来游荡,没有目的,可是任何人都没有他的目的如此的明确。

    高丹正扶着爷爷,缓缓从对面走过来,虽然不时的看下时间,高丹还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安闲一些。

    爷爷穿的很朴素,高丹亦是如此,可是二人穿的却都很干净。干净有的时候,是一种自信,也是一种自尊。

    就算不知道他们的底细,看到二人的窘迫,叶枫也会猜出点什么,何况他对二人早就心中有底。

    装作很意外的迎上去,叶枫打了个哈哈,“老爷子,早。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们,我是你们对门的邻居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含笑点头,停下了脚步,高丹却有些赶时间,只能客气的说,“你好,叶枫先生,你很忙吧,我们就不打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忙,不忙。能和你们在这里见到,也是缘分,老爷子也喜欢锻炼?”叶枫笑着摇头,倒有些惊诧高丹的过耳不忘,他的名字报过一遍,没有想到高丹竟然能记住。

    高丹没有想到叶枫打蛇上棍,倒是哭笑不得,“叶枫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铃声突然响了下,高丹拿出来手机看了下,接听了几句,放下手机的时候,只是望着爷爷,“爷爷,我们先回家吧?”

    如今的人,如果没有个手机,好像是缺了个部件一样,高丹的手机很老土,照叶枫的眼光来看,地摊二手货都很难淘到。很显然,她的手机纯粹是为了联系。

    “丹丹,你有事就先走。”老爷子显然很慈祥,看起来也有些内疚,“其实我自己走可以,路不算远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不放心你。”高丹摇头。

    叶枫终于抓住了等待很久的机会,“你有事,就先走,我今天正好有空,可以陪老爷子走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