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四十六节 目的是泡妞?
    “阿姨好。我和爷爷是散步去了。”

    高丹虽然已经有些流汗,但是精神还很振奋,很有礼貌,目光在叶枫身上,蜻蜓点水般的掠过,一丝涟漪后,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一见钟情的事情少见,高丹对于这个小伙子的感觉是,除了帅,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不过聪明的女人显然会知道,帅有的时候,甚至不顶一口面包有用。

    有面包的女人会去找帅气小伙,没有面包的女人还是去找能挣面包的男人更加实在。

    “先生,劳驾。”看到叶枫桩子一样的拦在楼梯口,高丹很有礼貌的示意。

    礼貌有的时候,就是代表疏远。

    叶枫回过神来,自认为露出了最动人的笑容,“老爷子高寿?”

    “七十。小伙子,新搬来的?”老爷子笑着望着叶枫,好像望着自己的孙子。他这个年纪,剩下的好像只有等待,他看起来倒想和叶枫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“是呀,才搬来,我叫叶枫,枫叶的叶,枫叶的枫,现在还没有入住呢。”叶枫看起来也很想和老爷子交谈几句,恨不得把生辰八字告诉他们,让老爷子帮忙看看和他孙女的八字是不是吻合。

    他不但有女人缘,也有老人缘,不少老头老太太都认为,如果我孙子像叶枫这样,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高丹对叶枫却没有什么感觉,“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这才意识自己还在挡着路,叶枫慌忙退到一边。却又伸手去扶老爷子,“老爷子,你小心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婉拒了叶枫的好意,“我还能走。”

    叶枫讪讪的缩回手来,一时间把准备地台词都忘记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高丹松开了搀扶爷爷的手,打开了房门,扶爷爷进屋后,轻轻的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有条不紊,却是极为老练沉稳,叶枫本关在门外。看到包租婆望着自己,含义万千。只好说道:“里面是有点暗。”

    包租婆撇撇嘴,示意大家心知肚明。不用做戏。目送着包租婆远走,叶枫又发了会儿呆,感觉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苦笑下,反正时间还多,倒不用过于着急。

    觉察肚子有点饿,下楼直奔楼下的一家餐厅。才坐下来,点了两个菜,一瓶啤酒,一个人已经坐到了对面。

    叶枫并没有诧异,捧着菜单道:“我们这段时间最好少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千千撅嘴,看起来有些生气。“是不是妨碍你追求女孩子?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知道千千是在开玩笑,“不是这个原因。是另外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沈爷发现我们的行踪?”千千真的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杀了金梦来后,二人径直来到了云南,在玉龙雪山附近停留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很喜欢玉龙雪山,可是千千不懂叶枫为什么这个时候,选择了这么个地点。

    “沈爷不是神,”叶枫摇头,“内地这么大,我们在这里,只要不声张,他发现我们的机会实在太小。我最近少和你见面的理由很充足,你以后自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现在不告诉我?”千千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时机不成熟。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千千,再等一段时间,好吗?”

    千千垂头,有些默然,她原先以为叶枫已经掏心窝地和她说话,等到金梦来死了后,才发现这小子实在滑头,很多事情他要是不想说,就算用撬棍来撬也不管用。

    不过他显然还很关心自己,最少在救春若兰的时候,如果不是叶枫地提醒,她说不定会死在那个仓库里,蓦然又想到一个问题,“你在让我救春若兰的时候,就知道她根本不在仓库里面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叶枫点头,“不然我怎么会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千千假装气愤,“那你还让我去救,你这不是戏弄我?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伸出手去,握住千千地柔荑,诚恳的说道:“千千,我知道你感觉不舒服,可是如果不是这样,如何骗得了金梦来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老狐狸,我必须装作关心春若兰,必须要表现的被一连串的事件打击的,失去了理智。我那个时候更要表现的急躁不安,要发泄心中怒火,对仓田的不屑一顾,这一切地一切,都被金梦来看到眼中。”叶枫叹口气,“如果没有人去救春若兰,若是我们不表现钻入了圈套,试问徐放鹤怎么会把这一切告诉金梦来,金梦来又如何会上当?”

    千千展颜一笑,“算你有理,我知道你的苦衷。其实你不告诉我,我也知道你来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愣了下,表情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你看中了对门的那个女大学生高丹。”千千有些狡黠,“所以费尽心思先让高丹对门的人疑神疑鬼的搬走,然后自己迫不及待的搬起来。房东多半还奇怪,怎么有人赶地那么紧凑,你却是抱定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叶枫突然压低了声音,却没有放开千千的手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千千才问了一句,紧接着就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餐厅门打开,一个女学生快步走了进来,“老板,来碗皮蛋瘦肉粥,打包。”

    女学生地目光从叶枫的身上掠过去,从叶枫握住千千的手上扫过去,多少有些诧异。或许是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普通,女朋友却很漂亮的缘故。

    女学生正是高丹。

    千千想要抽掌回去,叶枫却是牢牢抓住不放。千千只好任由他握着,等到高丹走出了餐厅后。叶枫这才放开手。

    千千似笑非笑,“你不怕人家吃醋?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声,“我怕她吃醋,我更怕她喜欢上我,我现在什么都怕,包括桃花运。”

    “不害羞。”千千忍不住的笑,“我只怕你脸皮太薄,到时候撞个钉子回来,头破血流!”***

    叶枫看起来心情不错,花铁树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自从他儿子花剑冰死了后。他好像一直都沉寂在悲痛之中。

    花剑冰的死对花铁树打击很大,他放弃了手头地工作。和沈爷在一起,却想不到终于否极泰来。时来运转。

    如今金梦来和叶枫下落不明,叶贝宫因为儿子在f国处理失措,儿子失踪,暂缓了手头的事情,大部分已经移交到花铁树的手下。

    花铁树很是繁忙,却是精神愉快。有些人就是如此,工作也可能让人忘却悲痛。

    他虽然因为男人的记恨。扔掉了沈爷的孙子,可是沈爷大人大量,非但没有怪他,反倒对他委以重任,让他这个老臣子全心的辅佐沈孝天。

    花铁树实在是感激的无以复加,他看起来对沈爷的安排。只有感谢。

    紧紧的盯着张发财,花铁树恨不得他一天就能把沈门的业务清算干净,然后移交到沈孝天地手下。用来回报沈爷的知遇之恩。

    可是沈门地业务实在不少,就算是绝顶聪明的张发财,也是感慨要很长时间才能清算明白,目前整理地业务竟然还远远不到十分之一!

    多少觉得有些遗憾,花铁树对于张发财这种人物,只能尽力拉拢。毕竟这个世上,像张发财这样的人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因为张发财是金梦来手下的人物,花铁树倒不用怕他忠心和变心,很显然,没有谁会对死人忠心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花铁树已经来到了沈爷的门前,他收敛的笑容,竭力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些,这才轻轻的敲敲沈爷地房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沈爷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过来,花铁树推门进去,愣了一下,沈孝天竟然也在。

    “铁树,什么事?”沈爷这些天看起来更加的老迈,却也更加的矍铄。

    他望着沈孝天的目光很慈祥,不过他眉宇间显然也有一丝忧愁,沈爷并非是神,他也是人,神都有烦恼,何况他沈爷。

    “沈爷,好消息。”花铁树目光从沈孝天身上一掠而过,不加停留,“f国大选结果已经揭晓,t先生不出意外的连任。”

    沈爷淡淡道:“有我们地支持,他不可能不当选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轻很淡,但是很有分量,也很自信,目光移到了沈孝天的身上,沈爷微微感喟,“再说孝天这次做地很好,f国的事情,他处理的很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是爷爷你给我机会。”沈孝天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换了称呼。

    他叫了一声爷爷,沈爷笑容更是和蔼,抬起满是皱纹的手,轻轻抚摸着沈孝天的头顶,喃喃道:“孩子,这本来就是你应得的机会。只是,却被别人占用。”

    沈爷的恨意一闪而过,轻描淡写的对花铁树道:“f国剩下的事情如何处理,孝天还不清楚,铁树,这方面你要尽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”沈爷若有深思,“老三和叶枫还没有下落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花铁树有些苦笑,“我去找了下孝天说的船,发现爆炸的很彻底,上面如果有人,不可能活下来。至于老三,他一向神出鬼没,但是用紧急的消息呼唤他,竟然没有下文,恐怕出了意外。”

    沈爷点点头,只是说,“只是希望他没有意外才好,老二的生意你要抓紧处理。我累了,孝天陪我聊聊天,铁树,你下去休息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