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四十四节 血脉
    爷这种宽容的态度实在罕见,就算花铁树听到他对沈慰,神色看起来也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“沈爷,你身体不好,休息一下吧?”

    沈爷摇头,突然问道:“铁树,你老婆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花铁树一愣,疑惑不解,“沈爷,劳你的牵挂。不过她已经过世将近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沈爷轻轻叹息一声,“人老了,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沈爷没有老,你在我心中,还是那个叱咤风云的沈爷。”花铁树恭恭敬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老婆为你生了两个儿子?”沈爷问的问题很奇怪。

    花铁树脸色已经大变,吃吃道:“沈爷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老婆为你生了两个儿子,你却扔掉了一个?”沈爷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花铁树终于大惊失色,“沈爷,你?”

    伸手用力的一拍桌子,沈爷豁然站起,怒声喝道:“铁树,你还要骗我到几时!”

    花铁树吓退了一步,“沈爷,我,我不明白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沈爷伸手一按,喝了声,“让张发财进来。”

    张发财转瞬走进了房间,显然早就等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张发财,你的这枚戒指从哪里获得?”沈爷一伸手,一个碧玉的扳指已经到了掌心,绿油油的放着幽幽的光芒。

    沈孝天却是脸色一变,上前了一步,想要去拿,却又不敢,“沈爷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孝天,怎么了?”沈爷对于花铁树是声色俱厉,对于沈孝天却是出奇的和蔼。

    “这好像是我的。”沈孝天喏喏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?”沈爷白眉一动,“你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”沈孝天慌忙摆手,“沈爷,我不是说你拿我的东西。可这个,这个真的像我奶奶给的玉戒指,她说这个戒指,是慈禧带过的,内壁有圣显二字。”

    沈爷身子一颤,目光中隐有泪光,“你奶奶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杨翠莲。”沈孝天低声道:“她死的早,我后来不孝,丢了这个戒指,怎么会落在你的手上?”

    沈爷目光冷峻,望了花铁树一眼,“铁树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花铁树看起来一脸茫然,“沈爷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爷冷哼一声,上前一步,一记耳光已经打在了花铁树的脸上,颤手指道:“你还想瞒我到几时?守成和你的婆娘也有个儿子,是不是!”

    花铁树脸色大变,‘咕咚’一下跪在了地上,涕泪横流,一头磕在地上,“沈爷,我知道,可是我,我,我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花铁树一跪下,沈爷反倒冷静了下来,看起来想要打,却又伸手拉起了花铁树,“铁树,你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沈爷要是不原谅,铁树这辈子也不起来。”花铁树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沈爷目光一寒,“你做了这么大的错事,难道还指望我原谅你?”

    花铁树抬起头来,一张老脸说不出的悲哀,“那请沈爷责罚。”

    沈爷看到他的脸,忍不住的叹息一声,缓缓的做了下来,沉声道:“要不是发财帮我找到了这枚戒指,我真的不知道,你竟然瞒了我二十几年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望了沈孝天一眼,眼中满是歉然。

    沈孝天却如同丈二的和尚一样,摸不到头脑,喏喏问道:“沈爷,你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沈爷突然仰天长笑起来,只是等到笑声停歇的时候,泪水却已经流淌了下来,涕泪纵横。

    张发财却是不动声色,好像没有看到一样,自从沈爷找他进屋,问了他一句话,可是他半句也没有回答,只是因为他知道,他已经无须回答。

    他是个生意人,有利可图的自然会去做,这个时候当然知道,沉默是金!

    “孝天,你过来,”沈爷伸手一招,让沈孝天过来坐在自己的身边,拉住沈孝天的手,一字字道:“经过了这么多年,我竟然不知道,你竟是我的孙子!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的轻柔无比,却如霹雳一样响在屋内,刹那间,室内一片静寂。沈孝天的脸色一下变的很苍白,似乎全身被抽去血液一般。

    他愣在那里,一动不动,显然震惊莫名,难以接受沈爷说的事实,难以对沈爷说的做出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他是沈爷的孙子,这如何可能?!

    花铁树脸色那一刻变的也是十分难看,颤声道:“沈爷,你全知道了?”

    沈爷伸手拿出了一份文件,摔到

    ,“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慌忙捡了起来,只是看了两眼,更是大惊失色,“沈爷,这是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是什么?”沈爷连连冷笑,“你不要忘记,前段时间我让你把孝天的血液样本给我的一份。我早就怀疑,亲自拿着孝天的样本和我的血液,找了三家医院去做了鉴定,”沈爷叹息一口气,拉住了沈孝天的手,“那时候我才知道,原来孝天真的守成的儿子,也就是我的亲孙子!”

    文件是dna验证!

    沈孝天震惊莫名,喃喃自语,“沈爷,沈爷,你在开玩笑,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孙子,你一定是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却是脸色惨然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沈爷冷哼一声,“铁树,你还要隐瞒?守成一直和你老婆偷情,生下了孝天。那时候我并不知情,你也一样,后来你知道这件事情,却怕得罪于我,不肯把孝天养在身边。你当年狠心把他丢掉,没有想到他却鬼使神差的回到奶奶杨翠莲的身边。花铁树,不过我想你却做梦也没有想到,我回到家乡,莫名其妙的看中了孝天,带回到身边,又有张发财无意中知道我喜欢古董,送我这枚慈禧的戒指。我一看到这枚戒指就知道,那是我当年亲手送给杨翠莲的那枚。我让发财去查询究竟,这才知道,原来我收养的孝天,竟然就是我沈公望的孙子!”

    众人看起来都是惊诧莫名,沈孝天更是吃惊的长大嘴巴,说不出话来!

    看起来这件事如果真的有解释的话,那就只能用天意来形容。

    谁会想到沈孝天是沈爷的孙子,他在外转了一圈,竟然又回到了沈爷的身边,除了用天意来形容,还有什么解释?

    “沈爷,这不能怪我。”花铁树咬牙,一付痛苦的样子,“这种事情对于一个男人而言,实在是奇耻大辱。我花铁树虽然不才,却也不想忍受这种痛苦。守成是你的儿子,我知道这辈子无法问罪,对于你,我更是一直尊敬,我把沈孝天丢走,也是迫不得已,仁至义尽。你如果真的怪我,我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沈爷叹息一声,却一把搂住了沈孝天,老泪流淌,嘴角却有了一丝笑容,“铁树,我不怪你。大家都是男人,你这样做,我很理解。再说这二十年来,你毕竟并没有杀了孝天,总算给我沈公望留个后。我现在或许更应该做的是,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脸上一丝苦笑,“那我倒不敢。沈爷,我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沈爷不理花铁树,却是捧住了沈孝天的脸,喃喃自语道:“孝天,我的孙子,你因为当年的错事,吃苦二十几年,我一定会加倍偿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沈爷,我不相信……”沈孝天只是摇头,脸色惨白,用力挣开了沈爷的手掌,“我不相信,沈爷,你高高在上,我怎么敢高攀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一个沈爷,叫的虽然尊敬,可沈爷只有心痛如绞,世上如果还有最痛苦的事情,莫过于亲人在面前,却是不敢相认。

    “花铁树,你做的好事。”沈爷重重的一拍桌子,突然捂住了胸口,脸上露出痛苦莫名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沈爷。”或许是心痛,或许是血浓于水,或许是沈爷的感情太过强烈,感染了沈孝天,沈孝天终于扑上前去,一把抓住了沈爷的手,“你怎么了,爷爷。”

    他最后叫的一句爷爷虽然有些懦弱,有些不信,还有些怀疑,沈爷却是精神一振,睁开眼睛,伸手入怀,掏出了一瓶药来。

    花铁树跪在地上不动,沈孝天却知道倒了杯温水过来。

    有些欣慰的望着沈孝天,沈爷把温水就着温情喝了下去,不一会儿的功夫,脸色已经好转,长舒了一口气,这才说道:“孝天,你今天的反应,我不怪你,因为这对你来说,实在有些突然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的反应很正常,他看起来一直都是小人物,当然这是相对而言,相对叶枫和四兄弟沈爷,甚至张发财而言,他的确是个小人物,可是有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也是太子爷,而且看起来身份比叶枫还要高,难免的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他这个时候只知道握住沈爷的手,牢牢的不放,如同握住了救命的稻草,这是他这个世界上,唯一的亲人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