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四十节 尔虞我诈
    金梦来很自信,看起来信心很强大,他隐忍了太久,到了收获的时候。

    叶枫默然良久,霍然抬头,目光中有丝厉芒闪动,“那好,金梦来,今天我既然必死,我就想问你一件事情,只请你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金梦来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的老辣远远不止这些,”叶枫沉声道:“早在三年前,你就想杀我,对不对?白晨蓓就是死在你手上,对不对?你在三年前,就已经密谋和戈林昆东对抗沈门,对不对?其实要杀我的虽然是你,但是如果没有沈爷的示意和允诺,你还做不了这么顺利,对不对?想杀我的其实是沈爷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叶枫一连几个疑问抛出来,目光中已经燃起了熊熊怒火和寒光,那是一种悲愤,一种英雄穷途末路的悲愤。

    就算是金梦来知道自己稳操胜算,看到了叶枫的目光,都是忍不住的心寒,只是他并不畏惧叶枫的目光,他当然不是被吓大的。

    “我终于明白,原来真的有人在要死的时候,特别的聪明。叶枫,可惜,你如果早就想到这些,你今天恐怕中不了我的圈套。但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,你插翅难飞,就算你还有后招,在游艇外有伏兵,也绝对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问你,我问的这些问题,答案是对还是不是?”叶枫沉声道。

    金梦来沉吟片刻,终于点头,“你说的不错,这些你都猜的不错。如果不是沈爷的命令,我如何敢借机对付你们父子。既然这样,我不妨再做一次恶人,你看看她是谁!”金梦来嘴角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,又拍了下巴掌,两个手下已经押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,女人不是春若兰,而是白晨薇。

    叶枫一震,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叶枫,三年前,有白晨蓓为你挡子弹,没有杀你成功。”金梦来叹息一口气,“今天我又帮你找个挡子弹的,也算对你仁至义尽。今天我在你面前杀了她,我不知道你这个聪明人,还有什么本事能用出来?”

    缓缓的分开瑞士军刀的刀刃,金梦来手上的刀锋在白晨薇脸前闪动。

    白晨薇被胶带封住了口,一脸的惊恐,显然不知道为什么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金梦来的意思看起来很简单,如今叶枫已经进退维谷,他想让叶枫最痛苦的死去。

    叶枫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,金梦来虽然威胁白晨薇,却是一直斜睨叶枫的表情。

    虽然是叶枫的三叔,金梦来却是一直不敢托大,对于这个大侄子,他实在当作大敌来对待,不敢有一丝懈怠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笑你多半不知道沈爷为什么一定要杀我。”叶枫沉声道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金梦来的回答出乎了叶枫的意料,“我当然知道,如果我不肯定他想杀你,我怎么会出手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叶枫一愕,“他为什么要杀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告诉你。”金梦来笑道:“你太聪明,我实在不想你这个聪明人,不带一丝疑惑的去死。”

    叶枫冷冷笑道:“那你大错特错,其实原因我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金梦来眉头一挑,饶有兴趣,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沈爷让你杀我,不过也是坐山观虎斗,你有反骨,我也一样,”叶枫笑笑,“无论谁死,对他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临死前还想挑拨我和沈爷的关系,乱我的心神”金梦来眯缝起眼睛,“叶枫,你真的很狡猾。你这么狡猾的人,我真的不忍心让你那么爽快的去死。”

    叶枫却是拍拍手掌,很轻松的说道:“其实死的不一定是我。”

    金梦来仰天长笑起来,“叶枫,你要知道现在在河中,这艘船我已经详细查过,没有一个伏兵,我带了十个手下来,如果能让你逃出这个船舱,我这金梦来三个字,就倒着写!”

    他一直没有出手,只是觉得马上杀了叶枫,无疑少了很多快感,他现在留着叶枫,不过是在玩着猫戏弄老鼠的游戏。

    叶枫一笑,轻轻道:“这艘船的确一个人都没有,但是却有让一百个人死十次的烈性炸弹!”

    金梦来愣住,握住瑞士军刀的手竟然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就算他身边的几个手下目光中,也是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他们杀人不眨眼,金梦来一声呼喝,让他们对叶枫开枪,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,可是开枪的后果就是自己送命,那就是需要他们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金梦来只是愣了几秒,就已

    笑道:“叶枫,你难道把仓库使用那一套再用一遍(一路看小说网,电脑站)?我马上让人开枪打死你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命令?”叶枫淡淡道:“我在外边埋伏的人的确没有几个,不过一两个足矣。只要你开一枪,他们听到枪响,我管保这艘船炸的,一根骨头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的很开心,金梦来却已经脸色阴沉起来,他是个小心谨慎的人,这是他的优点,也是他的缺点,他小心,所以他更怕死!

    “你说我很聪明,你却并不聪明。”叶枫嘲弄着望着金梦来,“我既然怀疑沈孝天,我既然怀疑徐放鹤,我告诉他们这里还有一艘船,用意其实显而易见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金梦来眼中杀机已起,握紧了瑞士军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狡猾,从来不肯以身犯险,就算三年前,我被你暗算,就连你的面都见不到。”叶枫声音一凝,“你当然想杀我,你难道不知道,自从你杀了白晨蓓之后,我就一直想要杀你,不惜同归于尽?!我泄露游艇的消息,不过是引你上船!”

    金梦来握住瑞士军刀的手虽然坚定,却觉得满是冷汗,白晨薇目光却露出了感动之色。她一直并不明白姐姐和叶枫的事情,可是从他们的对话已经听出了端倪,她这一刻,甚至忘记了自身的危险,却只是在想,姐姐有他来爱,是她的幸福!

    女人实在很奇怪,这种千钧一发的功夫,她竟然想不到别的。

    金梦来又是冷笑,“我不信你敢引爆炸弹,白晨薇在这里!”

    叶枫张开双手,缓缓道:“那你开枪。。。。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,突然有如猎豹一样窜了过来,挥拳痛击金梦来的一张脸。

    金梦来虽惊不乱,还记得吩咐一声,“不要开枪!”

    他们这次是明目张胆的杀人,自然没有在枪上配备消音器,他怕真如叶枫所说,听到这里开枪,外边有人会遥控引爆这里的炸弹,叶枫可以和他同归于尽,他却不想。

    他如果死了,那所有算计的一切,岂非没有了意义!

    手中瑞士军刀只是一划,光亮一闪,已经奔向叶枫的咽喉,金梦来招式或许没有柯宋的勇猛,但是绝对比柯宋歹毒。

    叶枫空中一拳只是虚招,那一刻陡然变了方向,身子一伏,右腿横扫,已经踢中了一人的小腿。

    那人痛哼一声,已经向地上摔去,叶枫却是站起了身子,拉住了白晨薇。

    这一会儿的功夫,瑞士军刀已经插入了叶枫的背心!

    徐放鹤却已经枪托一转,‘呼’的一声,重重的砸向叶枫的脑袋。

    叶枫只是偏了下脑袋,任由瑞士军刀扎入了后心,枪托重重的砸在叶枫的肩头,让他忍不住的痛哼一声。

    白晨薇看到叶枫一张扭曲的脸,知道他是舍命在救自己,不由的感动。

    那一刻她知道,叶枫爱自己的姐姐多么的深。

    他甚至可以为了自己舍去性命,那显然不是爱自己,而是爱屋及乌!

    金梦来一刀刺中,借势下划,本来想剖开叶枫的后背,却是心中一惊,因为他这一刀竟然没有刺入叶枫的肉中。

    只有他才知道这把刀有多么锋锐,这把刀用来解牛都不成问题!

    马上意识到了叶枫竟然穿着避弹衣,金梦来那一刻突然满是恐怖,他惊惧的不是叶枫穿了避弹衣,所以刀刺不进。可他穿着避弹衣,却是装着摇摇欲坠受伤的样子,他果然是刻意前来,金梦来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他来杀自己?想到这里的金梦来,不进反退,徐放鹤却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点,自己一击得手,见到叶枫脚下踉跄,他大喜过望,枪托再转,再次砸向叶枫的肩头。

    叶枫竟如金梦来一样,不进反退。金梦来一退已经离开了叶枫,叶枫一退,却已经到了徐放鹤的怀中。

    徐放鹤一怔,他这一下倒可谓鞭长莫及,可是他心中一喜,叶枫这一闪,虽然躲开了他的重砸,但是无形却给了他一个立功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的弃枪环抱,想要一把把叶枫抱在怀中,他只要制住了叶枫的手脚,很快就有人击倒叶枫!

    在他将抱未抱的时候,叶枫手臂一曲,回肘一戳。

    ‘崩’的一声响,紧接着‘嗤’的一声,徐放鹤双手环在半空,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叶枫的肘尖竟然弹出一截钢刃,无情的戳入了徐放鹤的心脏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