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三十九节 摊牌
    梦来优哉游哉的走进船舱,坐了下来。他当然不会i里,他身边最少有四个人八把枪在保护,见到他要坐下来的时候,一个手下已经飞快的在他屁股下放了张凳子。

    他好像到哪里,椅子都已经是必须的配备,而且看起来,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自己动手,包括这次计划。

    “大侄子,好久不见。”金梦来叹息一口气,“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看到你,真的很巧。”

    金梦来手里还是玩弄着那把瑞士军刀,可是他手下四个人无一不是拿着长枪短枪,他们的枪口都是一致瞄准叶枫,看着叶枫的眼神都很怜悯,和看个困兽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叶枫竟然也坐了下来,他坐下来,当然没有人给送凳子,所以他坐在了床边,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大侄子现在才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叶枫问的古怪,金梦来回答的也古怪。

    二人凝望了良久,目光好像已经碰撞出火花。

    “沈爷不让门内自相残杀。”叶枫冷冷道:“金梦来,你这次出手,已经违背了沈爷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金梦来倒是满不在乎,“我对沈爷一向都很尊敬。叶少你错了,我并没有动你,动你的是这里的警方。”

    二人不知不觉换了称呼,叶枫微微变了脸色,只是哦了一声,等待金梦来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叶少最近穷途末路,不得沈爷的喜欢,在沈门的地位又被沈孝天取缔。可能是闲极无聊,也可能是越活越没落,不知道怎么扯进了毒品买卖,去和毒枭做交易。”金梦来淡淡道:“他在仓库和毒枭交易被警方发现,和警方火拼,虽然逃逸,却没有逃脱警方的追捕,被人乱枪打死在山区。叶少,你从来没有来过这个游艇,就像我也从来没有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徐放鹤是你的手下?”叶枫突然问,“不然这艘游艇如此隐秘,你们没有理由发现。”

    金梦来笑了起来,拍了下巴掌,徐放鹤已经一脸木然的走进了船舱,“叶少,你现在才知道这点,不觉得有些晚?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原来果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金梦来多少有些得意,无论是谁,到了这个时候,都是难免得意,“是我又如何?现在你的千千下落不明,你的手下被警方通缉,你的徐放鹤也是我的卧底,我已经把这条船从头到尾的查了一遍,你并没有埋伏,不要说是人,就算连个苍蝇都没有。其实我还是高看了你,我以为你多少还会埋伏点人手做备用,因为你很谨慎,没有想到你的自高自大终于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仓田也是你的人?”叶枫问了句。

    金梦来笑的前仰后合,“你这么聪明的人,当然应该知道他不是。他要是我的人,我怎么会让他死在那里,他不过是被人抓住。他是贩毒的罪名,被军方抓住,然后转到我的手下,我就让他去绑架春若兰,引你和沈孝天上钩。其实按照我的意思,就是在那里准备一批毒品,让你带钱去,然后我就通知这里的警方,说有大毒枭做交易。他们当然喜欢这种政绩,送到眼前的如何会不要。你们肯定会火并,军队肯定会剿灭,你死在里面的机会很大。那时候轰轰烈烈的新闻一出来,叶贝宫因为你的缘故,我想恐怕也会地位不保,这招一箭多雕的借刀杀人的连环计其实很老套,不过也很有效。可是你果真有些门道,留了后手,竟然能从军队的围剿中跑出来。”

    看到叶枫浑身上下的鲜血淋淋,似乎难以站稳,金梦来眼中露出同情之意,“上次被柯宋击伤你可以躲到女人房间里,可惜这次你没有机会再养伤。”

    “沈孝天呢?”叶枫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你还很关心你的徒弟,可是他却抢了你的位置。”金梦来有些嘲讽。他本来是个谨慎的人,可是他现在实在有理由骄傲。

    他已经筹划了太久,如今的叶枫已经是瓮中之鳖,他和叶枫一样,不相信奇迹,只相信实力,如果叶枫在这种情况还能逃出去,他金梦来也不用出来混了。

    “沈孝天被你收买?”叶枫有些犹豫,“不过又不像。”

    “他当然没有被我收买,我只是拉拢他,”金梦来淡淡道:“但是他算个屁,沈爷扶植他上位,不过是乱你分寸的手段,他以为他是个人物,所以我就当他是个人物,我并不着急杀他,因为他还有用。”

    叶枫听到这里,眼中一丝古怪,叹息一声

    实这个计谋想必是由来已久,从花剑冰的死就已经开

    金梦来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,竟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让柯宋埋伏在花剑冰的身边,又让徐放鹤埋伏在我的身边,很显然,你早就预谋将我们一网打尽,因为你对沈爷的分配方案早就不满,你想着我和花剑冰如果都死了,你取得的利润显然不会只有百分之五,只有更多,因为你这个计谋还要打击我父亲。”

    金梦来微笑的望着叶枫,“我知道你很聪明,所以我想你尽可以临死前,把所有怀疑的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到了,”叶枫突然一拍大腿,痛的有些呲牙,却还是有些兴奋,“雅姬也是你的人,对不对?仓田就是因为和雅姬作对,所以这次无论他事成与否,都是个死!我一直都在怀疑,金梦来做事谨慎,怎么会把随身的物品小朋友一样的乱丢,雅姬竟然有你的两件东西,却没有交给警方,不问可知,那是你给她的。我也一直奇怪,她这个女人就算大胆,但是谋杀亲夫,对抗沈门这种事情她也很难做出,她不蠢。但是她有你的支持那显然就解释的通。你让她来陷害你,却让我帮你洗怨,金梦来,这多少有些滑稽吧?”

    金梦来叹息一口气,“叶枫,你实在太聪明,这你都想得到。只是可惜,你实在太聪明,这让我不能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嘴角一丝苦笑,“聪明的人怎么会和困兽一样在这里?”转瞬精神一振,“不过我总要说完才行?如果雅姬和你是一伙的,那就很容易解释她为什么能找到我,付我五十万美金,因为我的身份本来就是个秘密。但是你显然早知道我的下落,不然也不会让张发财去找我。你让张发财找我的目的很简单,你向我父亲示意,你知道我的下落,但是你却并不想动我,可是就是因为这点,我才想到雅琪就是接到你的指使,前往s城找我。”

    金梦来缓缓点头,“这的确是我的疏忽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疏忽,只是因为你已经有些等不及,花剑冰那个傻小子不知道我恢复记忆,你却已经知道。我如果不恢复,你可能也不会动我,因为你还畏惧我父亲叶贝宫。我父亲把我放任自流,其实已经向你们宣告我退出了继承,你杀我无疑是画蛇添足。”叶枫沉声道:“杀了花剑冰,就算没有昆东的事情,朴人兴却已经做了你想让他做的一切。他挑动了东南亚黑帮的内乱,但是这个一定要有人来解决。你当然因为有嫌疑,所以可以轻易的置身事外,花铁树死了儿子,被沈爷叫到了身边,能够解决这些麻烦的,只剩下我和四叔,但是你又让戈林将军牵扯住四叔,所以我来到这里,是没有任何选择。对了,今天围剿我和仓田的想必也是戈林派出的军队?”

    金梦来眯缝着眼睛望着叶枫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所以这里的事情就有了合理的解释,我来到了这里本来就是在你一手算计之内,你让柯宋暗杀千千,暗算我,让沙西的车子爆炸,不停的给我找麻烦,其实用意只有一个,让我急躁。最后你又推出了沈孝天,显然是想让我分散注意,劫持春若兰才是你最重要的一环,结果就是,我中计了,你在这里杀了我,肯定会把功劳送给戈林,这样的话,他得了名,你得了利,进而打击了我父亲,花铁树已经老迈,儿子又死了,显然已经不在你考虑范围内,四叔在你的眼中还很年轻,如此一来,沈爷老去,他的产业自然而然的就会到了你的手中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‘啪啪’的几声响,金梦来重重的拍着手掌,“叶枫,你说的真的一点不错,就算是我,都要忍不住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应该是我佩服你才对,”叶枫淡淡道:“我不过是猜出你的圈套,但这个圈套却是你亲手设计,老辣周到,就算是我,也是现在才想明白,却已经太迟。”

    金梦来摇摇头,“叶枫,你这种聪明的人死掉,实在的暴殄天物,如果你不是叶贝宫的儿子,我们水火不容,我真的舍不得杀你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我今天只有死路一条?”叶枫有些苦意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有第二条路?”金梦来有些好笑,“叶枫,你应该知道,今天我既然露面和你摊牌,就意味着两个结果,那就是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