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三十八节 单身逃亡
    场面虽乱,叶枫却还冷静的分析,这多少让其他人有了些信心。

    “叶少,我也和你走,一块冲出去。”徐放鹤有些决然。

    沈孝天一愣,他一直以为徐放鹤会站在自己这边,看来大难临头都是以逃命为主,“师父,我也和你一块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叶枫点头,“这些亡命之徒被自己人出卖,肯定也不甘心束手就擒,就让他们先打头阵。”

    叶枫失误了一次,这次推算却不错,那些人果然已经蠢蠢欲动,不一会的功夫,军方再次喊话,有些不耐烦的口气。

    杀手们却是突然集体向仓库后退去,一个杀手肩上扛着个火箭筒模样的东西,微微蹲了下来,一扣扳机,‘轰’的一声巨响,碎屑横飞,转瞬一股冷风带着水气冲了起来,仓库后的通道已经打开!

    徐放鹤一怔,转瞬大喜,急声道:“叶少,我们可以跟着他们走,他们要渡河逃命。”

    杀手显然都是认为,军队包围了他们,只会在正面和两翼,后侧是大河,军队的力量肯定薄弱些。

    叶枫却是动也不动,沉声道:“我们计划不变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本来跃跃欲试,听到这里终于忍了下来,在这里,叶枫才是真正的老大,他已经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杀手的行动显然出乎军队的意料,一时间呼喝连连,正面的部队已经开始向两翼疏导,显然是过去增援。

    刹那间仓库后方一阵枪响,密豆一般。

    叶枫却是一挥手,几人迂回向仓库的大门口匍匐爬过去。

    对于能否冲出,沈孝天真的没底,毕竟前面还有太多的人。谁都没有想到,f国竟然出动了这么多兵力来围剿毒枭!

    蓦然间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,火光冲天!除了叶枫外,其余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前方却已经大乱起来,叫嚣一片。

    坦克那个大家伙已经轰然起火,叶枫面露喜意,却还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‘轰轰’的两声大响,沈孝天这才看清楚,两道火线从远方的山脉直窜了过来,击在前方的空地上,刹那间惨叫声一片。

    那些军人只是集中注意力在前方的仓库,防止毒枭从前方逃窜,哪里会想到后院起火。一时间都是匍匐在地,向一侧滚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第五声巨响发出后,叶枫已经霍然站起,低声喝了声,“冲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发出去的时候,身子和豹子一样的向前冲去,毫不犹豫。高大壮第二个反应了过来,虽然不明白火箭弹是怎么回事,却知道多半是叶枫的安排,毫不犹豫的站起来,跟着叶枫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徐放鹤握紧手中的微型冲锋,望着叶枫的背影,犹豫下,伸手拉起了沈孝天,也跟着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军队被几发火箭弹打的一时找不到北,等到回过神来,竟然被叶枫他们奇迹般的冲过了防线。

    仓库后面的枪声已经慢慢的歇了,显然那些杀手不是已经跳河就是被击毙。

    正面的军队很快明白了叶枫的意图,开始聚集起力量追击。

    叶枫只是拼命迂回逃窜,沈孝天也从来不知道自己有百米冠军的潜力,拔足狂奔下,竟然不觉得疲倦,只听到自己一颗心在砰砰大跳。

    枪声才响了几下,远方的山腰处又是射来几颗榴弹,打在叶枫几人的身后,火光一片,挡住军方的视线,让追捕的军队一时愕然,这些毒显然有备而来,他们竟然还有埋伏!

    军队人虽不少,却是措手不及,转瞬被叶枫几个窜出好远。

    沈孝天这才明白叶枫的老奸巨猾,他说突围,却从来没有说还有榴弹炮支援。

    几人转瞬到了山脚,十几个人已经窜了出来,帮助叶枫几人断后,这些人却是高大壮的手下,刚才高大壮说的丝毫不错,这些人见状不妙,早就溜走,反倒埋伏到了外围。

    十几人的长短枪一起开火,火力很强,竟能顶的军人一时不能上前。只是好景不长,军队毕竟不是白给的,几炮轰了过来,十几人马上溃不成军,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高大壮吩咐众人各自逃命,自己却紧紧跟着叶枫不放。

    叶枫,沈孝天,徐放鹤还有四人很快钻入了深山,不由稍微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从这座山山腰过去,后面有条河,河上有艘游艇。我们上船顺流直下,出海到公海。”叶枫也是满头大汗,突然脸色变了下。

    “师父,怎么了?”沈孝天现在好像又恢复了几年前,那个时候的师父,无所不能!

    “你们仔细听。”叶枫脸色大变,“有犬吠声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沈孝天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这说明军队带了警犬过来追踪,”叶枫有些急躁,“大壮,你和徐头保护孝天才走,我帮你们掩护,到船上你们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放鹤毫不犹豫,“沈先生的性命要紧,叶少,我和他去那里等你们,大壮,我们走,先避过这个风头再说。”

    看起来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受控制,就算是沈孝天这种身份,这个时候也是不

    的慌张,知道这种事情解释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留下来和叶少一起。”高大壮虽然受伤,竟然是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叶枫也不推辞,听到犬吠声越来越急,终于也有些焦急,“你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沈孝天奔了几步突然叫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叶枫霍然回头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活着回来。”沈孝天眼圈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叶枫凝望着良久,“我一定。你也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用力点头,听到枪声更近,徐放鹤有些迫不及待的拉了他一把,二人转瞬已经没入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高大壮突然叹息一口气,“叶少,你说我们今天能逃过这劫吗?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耸耸肩头,“我只知道,祸害活千年,我从来不是个好人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叶枫从山区走出来的时候,浑身已经是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他身上分不清是他的血,还是别人的血,抑或是,这二者的混合。

    他的神经还是铁打的一样,但是身躯已经开始摇晃,他身体毕竟不是铁打的,他已经受了伤。

    出了山区的只有他一人,高大壮竟然不知所踪,或许早已死在别人的枪下。

    枪声已经止歇,犬吠也是不闻,叶枫下了山来,望着山脚的一条大河,目光很是古怪,嘴唇动了几下,喃喃自语,“终于到了结束了时候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话没有人听见,大山荒野已经恢复了静暗,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。可是方才的惨烈,恐怕就算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见到。

    遮遮闪闪,却又迅疾的靠近了游艇,叶枫到了船边,低声的喝了声,“孝天!”

    游艇不小,比起上次崔贞爱租用的要大的多。游艇静静的停在河边,看起来像是一条大鱼,或者是,钓鱼的一个饵。

    叶枫呼唤了一声,竟然没有人回答,不由有些犹豫,再次低声喝道:“孝天?”

    游艇还是没有人声,叶枫已经变了脸色,看起来已经有了退却之意,无论怎么看,这艘静静的游艇,竟然有着说不出的危险!

    “叶少,是你?”游艇中走出了一人,却是徐放鹤。

    夜色中,徐放鹤的脸看起来有些阴沉,手中还是拿着那把冲锋枪,看起来有如惊弓之鸟。

    叶枫叹口气,也从阴影中走了出来,“孝天呢?”

    “他睡着了。”徐放鹤有些苦笑,“到底还是不适应这种场面,或许他根本不应该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一边搭了个船板过来,叶枫踏着船板走上了游艇,莫名叹息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大壮呢?”徐放鹤看到他孤身一人,满是鲜血,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叶枫脸上有种悲哀,“他为了掩护我死了,我实在愧对他,不但没有救得了他家的小姐,还连累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,你节哀顺变。”徐放鹤脸上也有了一丝悲哀,“我们既然都知道自己的身份,当然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次有人陷害。”叶枫脸上一丝恨意,“而且看起来势力很大,竟然调动了军方。现在风声很紧,如果被抓到的杀手对我们进行指控,我们就算是救人,在这里也很难解释清楚。他们如果把我们投入了监狱,那个时候,恐怕谁都保不住我们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疲惫,也有些痛恨,“那个幕后人千万不要让我找到,不然他会死的很惨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竟然这么恶毒?”徐放鹤心有戚戚然的样子,“叶少,你先去船舱包扎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他们的恶毒已经超乎我的想像。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这也是我最怕的一点,他们既然可以买动军方,显然可以贿赂这里的狱警,我们绝对不能落在他们手上,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他们很可能已经全国范围开始通缉我们,现在正常的途经离开这里已经行不通。好在我有了最坏的打算,在这里留了一艘游艇,这里地势开阔,戒备不易。只要我们到了公海,联系到了沈爷,我想他们对我们,绝对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徐放鹤有些庆幸,“叶少,幸好你还备有后招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当然先从这里顺流而下,先去公海,越快越好。”叶枫压低了声音,“徐头,我们先去看看孝天,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在船舱休息。”徐放鹤一指,“那叶少,我去开船,你去看他?”

    “好,你会吗?”叶枫问道。

    “会一点。”徐放鹤点头。

    叶枫缓缓点头,“那好。”

    他不再多话,已经进入了船舱,打开了灯,突然愣了下,这个船舱很大,看起来睡十来个人都不成问题。可现在的问题是,船舱中一个人都没有!

    有些疑惑的打量了一下,叶枫突然有些异样,高声喝道:“徐头!”

    舱门突然一响,叶枫霍然转身,身子一僵,愣在原地,看起来好像一盆凉水从头浇了下来。

    舱门处站在的不是徐头,更不是沈孝天,而是金梦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