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三十七节 大场面
    千千长刀阴柔,本是软刀,控制长刀的转折如意也是苦练的本领。

    这一劈一刺实在出乎很多人的意料,也有很多人死在这一招之下。

    女人却是身法不弱,早有防备般的缩胸后退,避开了千千势在必杀的一击。

    女人手臂衣服划开,已经露出了里面的软钢护臂,她也是早有准备。这本来就是算计千千的一个局,千千的一举一动早在他们的计算之内。

    伸手一晃手臂,女人冷冷的一笑,千千长刀出手,对她已经没有威胁。

    可是女人脸色突然变了下,因为长刀竟然蛇一般的倒退,她伸手去捂咽喉,‘汨汨’的鲜血已经顺着手指流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千千冷冷的站了起来,手一回,长刀已经回到了腰间。

    她长刀后面有跟暗线,长刀虽然出手,却能收回。

    女人突然喝了一声,一把抓住咽喉,用力的一拔,已经扯出了一把小刀。她咽喉一个黑洞,鲜血泉涌般的流淌,人却是仰天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千千不止刺出了一刀,还打出了一枚暗器,长刀不过是障眼之法。

    女人已死,千千不再停留,伸手从地上拿了把手枪,人已经从屋子里面窜了出去,目光一闪,已经看到了下面的叶枫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两个死人从楼上掉下来的时候,叶枫显然已经控制住了局面。他用一箱钱砸了出去,果然管用,钱不是万能的,这里没有这箱钱也是万万不行的。

    如今仓田在他手上,他看起来已经不用害怕,因为仓田就是这里的首领。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自古名言从来不假,可是叶枫抓住仓田的那一刻,脸色巨变,突然把这个王抓了起来,然后飞速的快退。

    谁都想不到他有那么大的力气,带着一个人竟然退后如飞。

    子弹却是飞蝗一样的打了过来,瞬间把仓田打成了马蜂窝一样。

    仓田死,叶枫弃尸而逃。

    只是滚了两滚,叶枫已经到了一堆废弃车胎的后面,躲避的过程中,左右开弓,打出了四枪!

    两枪击爆了两个人的脑袋,一枪打中了另外一人的胸膛,第四枪击中的却是杀手的腹部。

    叶枫枪法看起来并不算准确,最少不能枪枪爆头。可就算这样,中枪的人毫不例外的都是一个结果,那就是死!

    他的枪法虽然不算太准,他子弹的威力却是太大太狠!他看起来是在保命,却是一直在要别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本来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方!

    爆头的两个半边脑袋已经不见,击中胸口的那个胸口一个大洞,击中腹部的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子弹还和蚂蟥一样的射了过来,所有的杀手脚步却是不敢移动。

    叶枫这四枪的震撼效果实在只有死神才能和它媲美!

    叶枫抬头已经望到了千千,突然打了个古怪的手势,千千见到了为之愕然,转瞬一咬牙,已经重回到了屋中,消失不见!

    沈孝天早和徐放鹤伏在了地上,一颗心怦怦大跳个不停,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他终于发现在这里,什么身份都不管用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了几个人的惨死,有如蚂蚁般的低贱,沈孝天握着那把柯尔特,再没有意气风发,第一次感觉到软弱无力。

    火力集中在叶枫的那面,高大壮却是一声怒吼,挺身而出,开枪就射,他这下倒是仗义,不过也捅了马蜂窝,转瞬的功夫,枪声大作,密集的有如鼓声一样。

    沈孝天匍匐在地上,头也不抬,只是一个劲的向后爬去,这个时候的他,已经忘记了春若兰,忘记了沈门,忘记了自己是谁,他只想永远的逃离这个地狱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叶枫敢去的地方,他也敢去,可是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错的厉害,他还太年轻,冲动要不得!

    唯一让他值得欣慰的是,徐放鹤还在他身边保护他,并不离弃,也不如高大壮一样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所在的地方,似乎已经是被遗忘的角落。

    叶枫这一会儿的功夫,已经换了七八处地方,只来得及开上五六枪。

    只是他开了一枪,必有一人倒下,而且死状奇惨,这就让杀手犹豫上前,多半选择了远远的扫射。

    徐放鹤一枪不发,却是低声道:“沈先生,不要开枪,避免吸引火力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只是顾着点

    忘记说什么师父危险。蓦然觉得有些不动,沈孝天i一句,“地震了?”

    徐放鹤却是目光一闪,低声道: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一股很强烈的震颤和轰鸣声向这个方向传了过来,等到静止下来后,转瞬一声巨响,整个仓库的二层火光一片!

    一声巨响后,所有人都已经停止了举动,面带惊恐的伏在了地上,那声响实在是惊天动地,就算榴弹炮都是差的太远。

    由极乱转为极静的感觉实在让人心寒,只是静寂只是片刻,转瞬房顶‘噼里啪啦’的掉下无数碎屑,砸到地上乒乒乓乓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通过高音喇叭霍然传了进来,“里面的人听着,里面的人听着。限你们十分钟之内缴械出来投降,我们是这里的警方,现在怀疑你们和国际贩卖毒品组织有关,如果拒捕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全部人都是面面相觑,静寂一片。

    外边来的竟然是军方的军队,而且动用了坦克!

    刚才那一声巨响显然就是坦克射出来的炮弹!

    叶枫皱起了眉头,嘴角一丝冷笑,早就趁机来到了沈孝天和徐放鹤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没事吧?”沈孝天这才想起问候,他现在不想和叶枫比试什么,他只觉得这里实在太过暴力。他已经打定了主意,下次就算是亲爹被绑架,他也不会参与救援的工作,转瞬有些苦笑,他是个孤儿,亲爹在哪里?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叶枫望了眼匍匐过来的高大壮,见到他胳膊已经满是鲜血,压低了声音,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胳膊中枪了。”高大壮忍着痛,龇着牙。

    叶枫眼中闪过一丝无奈,压低了声音,“我们被暗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徐放鹤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楼上没有春若兰。”叶枫一句话让众人浇了盆凉水一样,后面的一句话让众人更是如同进了十八层地狱,“外边是政府军,我们外边的人估计已经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心中一寒,几乎哭了出来,“师父,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叶枫咬牙,“这是一个圈套,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仓田一定我们带现金。这附近肯定藏有毒品,他是受人指示!幕后人又通知了政府军,让他们以贩毒的名义抓捕我们!如果我们被抓,人赃并获,我们就算不死,估计这辈子都不用再想着出去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打了个寒颤,“师父?”

    “时间不多,现在有两条路选,”叶枫倒还冷静,“一个就是束手就擒被抓,然后我们想办法找最好的律师保释,不过我不会选择这条路,因为我杀了人,很多人都看的到。另外一条路就是我们冲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外边可是军队。”徐放鹤也打了个寒颤,看到那些杀手已经忘记了向他们进攻。被这意外的变化惊惶,他们显然也是商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大家都躲在暗处向仓库外望去,只看到黑暗中一个大家伙立在那里,显然是那个发炮的坦克。

    坦克周围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兵士,和蚂蚁一样,让人望之胆寒。

    “军队又如何。”叶枫咬牙冷笑,“大壮,你能撑住吗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高大壮点头,知道留在这里也是死,“叶少,我跟你冲。刚才我和外边的联系,他们见状不好,早就隐藏起来,现在在军队的外围,我们到时候可以里应外合的冲出去。”

    对于眼下的局面,高大壮显然也没有想到,谁会知道这一场看似寻常的绑架活动,竟然能引发军方的出面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叶枫点头,目光投向了沈孝天,有些复杂,“孝天,你不应该来。幕后人很狠,他牺牲了仓田和一帮手下,千千已经摸清楚,楼上没有春若兰,仓田又死了,说他们绑架没有证据,贩毒事实却是确凿。现在军队显然被幕后人通知赶过来,我们现在都是毒枭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打了个寒颤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突围,我们可以向右走,”叶枫指了下方向,“那里是大山,翻过两座山,有一条河直通附近的大海,我在那里安排了一艘游艇,其实本来做了最坏的打算,没有想到竟然能用上。”叶枫嘴角一丝苦涩的笑意,“那艘游艇设备很完善,可以远航,只要我们上了公海,和沈门得到联系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