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三十节 绑架
    你们要干什么,你们是什么人?”九指醒了过来,怒赌场上沉不住气,眼下看起来也是火爆的脾气。

    仓田却是眼珠子乱转,目光中流露出恐怖之色。他显然已经发现事态的不对,心思飞转,想着对策。

    “我把你们从监狱里面搞出来,只是让你们去做一件事情。”金梦来不等挥手,一人已经拿过个椅子,金梦来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,“事成后,我就放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凭什么指挥我,你知道我是谁?”九指色厉内荏。

    金梦来笑笑,“九指你有种。硬汉子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九指才要说什么你放了老子什么事没有,大家山水有相逢,两个人已经一左一右的按住了他的肩头,扯出他的一只胳膊来。九指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,金梦来一伸手,椅子已经到了手上,用力一抡,‘咔嚓’一声响,伴随着一声惨叫,椅子散成碎片。九指的胳膊已经露出白骨,竟然被活生生的打断,再次痛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转瞬一张椅子又放到金梦来屁股下,让他舒舒服服的坐下,高效简洁。

    “椅子没有了,当然可以换一张,胳膊没有了,想要换一个不容易。”金梦来似乎喃喃自语,又像是说给仓田听。

    柯宋觉得金梦来摆谱的时候,又不能不说,这家伙实在心狠手辣,和他一比,那个花剑冰好像是幼稚园没毕业一样。

    “弄醒他。”金梦来再次吩咐。

    一盆凉水又泼了过去,九指幽幽醒转的时候,马上痛的汗水流了出来,再没有刚才的豪气,‘咕咚’一声跪了下来,“大爷饶命。什么事,你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金梦来满意的点点头,扭头望向了仓田,“他明白了,你呢?”

    仓田打了个寒战,他们在这里贩毒,本来有着一些要员的保护,没有想到莫名其妙的被警察抓住,关到黑屋子。有一天被麻袋套着送到了这里,没有想到莫名其妙的碰到这种角色。

    “我听从大爷你的吩咐。”仓田数典忘祖的出身,自然懂得见风使舵。

    金梦来叹息声,“我憎恶暴力,可为什么总有人逼我用暴力的手段。你们听着,我让你们先去绑架两个女人回来!如果事败,我想你们肯定比死还要难受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沈孝天最近看起来,春风得意,马蹄更急。

    当明星是风光,可他的很多粉丝虽然疯狂,毕竟是些没有身份地位的人。

    他经历过最困苦的时光,自然比那些钟鸣鼎食的二世祖更知道珍惜二字。

    他很爱惜羽毛,也很感慨上天赐予的一切,更感谢给与他一切的人。可是他突然发现,原来他可以生活的更好!

    有些时候,有些难以想象的人物,这一刻,竟然面对他微笑,向他送出热情的拥抱。这在以前看来,是难以想象的事情,但是眼下看起来,竟然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原因很复杂,也很简单,他突然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沈门的代言人,如同梦里一样,虽然他有的时候梦中惊醒,不知身在何处,想要再恢复以前的平静,却已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金光大道豁然开朗,他的前途一片光明。再去歌唱的时候,他多少会有些厌恶。因为以前的歌唱,他是带着感恩的心情,但是现在的歌唱,他却能感觉到别人目光的鄙夷。

    他本来不是那种注意别人目光的人,是什么让他变的兴奋莫名,却又没有来由的烦躁?是权利!

    沈孝天轻轻的叹息一声,看了眼桌面上的时刻表,皱眉道:“徐头,今天还有很多应酬?”

    徐放鹤有些怜悯的望着沈孝天,“沈先生,你这些天实在有些累,要不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沈孝天有些振奋,身体充实着难以想象的活力,这和他以前开演唱会仿佛,因为他明白,这是属于他的舞台。

    “这次宴会都有哪些人?”沈孝天开始收拾行装,整理领带。哪些人不重要,他喜欢那些人尊重他的感觉。根据沈爷的指示,他早就知道谁是最终会上位,哪些会变的一文不名。这让他多少有些快感,这种玩弄别人股掌之中的感觉,实在的很愉快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t党对立面三大党派他眼下也是很忙,不但是沈孝天的私人保镖,看起来还有私人保姆和助理的性质。

    “哦?”沈孝天动作不停,“我的任务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t党拉拢支持选票,”徐

    善。这些党派其实并不团结,他们不支持t先生,只i8捞到好处而已。等到他们有了好处,让他们出卖亲爹都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心中叹息,原来有的时候,慈善也是一种武器,“还有别人吗?几点结束,我还想去找春小姐。”

    他对徐放鹤并不讳言自己的感情,他也希望有人能告诉他,怎么取得春若兰的欢心。因为他可以说拥有了全世界,但是对那个女人,却并没有任何把握。

    “如果顺利的话,你和春小姐去听音乐会没有任何问题。”徐放鹤犹豫了下,“不过沈少,沈爷还指定你和另外一个人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沈孝天的动作停滞下,“谁?”

    “叶少。”徐放鹤咽了下唾沫,有些艰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沈孝天皱了下眉头,“为什么要师父和我一起去?沈爷不信任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沈爷那面的意思说,”徐放鹤低声道:“这意味着一场权利交替,他希望你能赢的漂亮一些!”

    徐放鹤本来是叶枫的人,他现在好像能和沈爷直接对话,对于这点,沈孝天竟然从未怀疑,听到他说沈爷,好像觉得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“可叶少是我师父。”沈孝天有些为难,目光却是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叶枫在他心目中,是座不可逾越的高山。他的尊敬源于感激,也是因为叶枫的实力,等到他发现自己也可能成为另一个叶少的时候,难免不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徐放鹤显然看出了他的心思,低声说道:“沈先生,其实现在都知道,叶少已经不得沈爷的宠爱,他的能力也是大不如前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沈孝天的一双手灵动起来,打个领带结,就算自己看了,都觉得透露出信心饱满。

    “如果沈先生真的为叶少好,更应该做的出色,”徐放鹤缓缓道:“一来我想叶少当年带你,也希望你出人头地。二来,如果必要的时候,你可以帮助叶少一把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目光闪动,叹息一口气,“我只希望师父不会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”徐放鹤眼中闪过一丝讥诮,“他肯定也希望你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有的时候,做事情不需要问个正确,只需要个理由就行。沈孝天显然也是如此,所以他去参加宴会的时候,已经好像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可是见到叶枫的那一刻,看到叶枫璀璨的笑容,沈孝天差点忘记了说话。

    这次宴会是由沈门安排,宴请的不算是这里最高级别,但却是这里的中坚力量。

    大选将至,这些人物甚至可以左右大选的结果。

    以前的沈孝天,做梦都没有想到过,会能有这么多权要来给他捧场。可是如今蓦然都以他为中心,他突然觉得,还是梦中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叶枫的时候,叶枫正在举着酒杯和一个政要在说话,他的风度不减,他的外形俊朗,他看起来和从前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沈孝天认得那个政要是大众党的人物,望。

    德莱显然没有叶枫那么热情,看起来有些走神,端着酒杯顾目四盼,心不在焉。沈孝天发现,叶枫虽然还是在笑,但是笑容已经勉强。

    犹豫的举着酒杯向德莱走过去的时候,沈孝天心中忐忑。他不明白沈爷为什么要安排他和叶枫作对,难道这是交接的必须手段?

    他看起来在想徐放鹤的理由,在想着自己也是迫不得已,但是他的脚步已经向叶枫走了过去,很坚定。

    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除非他现在拂袖而去,继续做他的歌星,不然的话,他一定要和叶枫面对。

    不等沈孝天走上前去,德莱见到他走过来,眼前一亮,已经迎了上来,“沈先生,我等你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的笑容好像木雕一样的安在脸上,德莱却是毫不在意。很显然,政客当然懂得政治斗争,也知道现实的残酷。失势的人在哪里都是不受欢迎,他能和叶枫交谈,只是在给沈门面子。

    沈孝天笑笑,自我感觉优雅不差叶枫,这个时候的他,多少有些歉然的望了叶枫一眼,转瞬扭过头去。在一瞥的功夫内,他发现了叶枫的沮丧和失落。

    无暇再去同情叶枫的没落,沈孝天已经优雅的和德莱谈笑风生起来。他终于发现一点,原来叶枫的光环不是他本身的能力,而是因为沈门的赋予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