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二十八节 拒绝
    盖的中国话或许不算好,但是表情绝对比中国那个成虎威’中的狐狸要狡黠和威风。

    他遮遮掩掩的仿佛司马昭之心,叶枫无疑就是那个路人。

    欢迎你个大头鬼,叶枫心中嘟囓了一句,“孝天其实不是很忙,你如果要找他,我可以给你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,我觉得你态度有问题。”德维狐假虎威,得到了少有的尊重,看起来还要发表什么高见,比盖已经拦断了他的话题,“德维,麻烦你出去下,我和叶先生想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德维目瞪口呆,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“千千,你也出去一下。”叶枫闻弦琴知雅意,目光望向了德维,“中尉先生,麻烦你在外边把房门带上。”

    等到德维愤愤然走出去的时候,叶枫这才微笑坐了下来,“比盖上校。。。

    “是中校。”比盖不能不纠正。

    “哦,戈林将军如此信任你,我想上校这个位置,离你也不会太远。”叶枫有点巴结的意思。

    比盖看不出什么表情,“我想叶先生是个聪明人,肯定知道我来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叶枫现在听到聪明人三个字就头痛,干脆直接否认,“我很笨,猜不出你的用意。如果是沈爷让你找我,麻烦你能快点说出来意。可是对于这个借口,我很怀疑。因为我实在不清楚,沈门事先怎么会不通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比盖像个老狐狸一样,“这是不是说明,叶少现在在沈门的地位,早就大不如前?甚至不如那个才被沈门扶植起来的沈孝天?叶少这个位置,并没有想像的那么难坐,最少在目前看来,沈孝天做的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叶枫没有被激怒,脸上闪过一丝悲哀,很快的抹去,“这个好像不劳你来操心。比盖中校是不是觉得,在这里做中校做的并不愉快?如果你想要加入沈门,我倒可以代为引见。”

    比盖叹息一声,“叶少,我之所以让德维出去,是因为不想扫你的面子。我来见你,也不是什么荣耀的事情,最少那是在约见沈先生不成,才退而求其次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叶枫淡淡道:“所以不经我允许,直接进入我的房间,给我个下马威?贵国的军方实在很给别人面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枫的嘲讽,比盖并不尴尬,“我让德维出去,其实是想帮你。因为我想转达一下戈林将军的意思,他想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,我不需要任何人来帮。”叶枫摇摇头,有些惋惜的样子,“多谢戈林先生的好意。如果你来到这里真的只有这个目的,那我们的洽谈到现在,可以中止了。”

    比盖一怔,“叶少,这可是个机会,谁都知道,戈林将军在沈门的地位。虽然叶少现在荣耀大不如前,但只要戈林将军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,”叶枫已经站了起来,“我的地位,是由沈爷来决定。对于戈林将军的好意,我很感激。

    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,比盖却是动也不动,“叶少如果对这个不感兴趣的话,我还有个让叶少感兴趣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叶枫撇撇嘴,一副悉听尊便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想叶少其实一直念念不忘一件事,来到这里,说穿了也有个这个打算。”比盖胸有成绣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我倒想听听。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还不知道,比盖中校还是我肚子里面的虫。”

    比盖脸色不变,沉声道:“叶少到了这里,其实是来为白晨蓓报仇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叶枫一动不动,只是研究的望着比盖,“我不知道比盖先生说的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明白人,事到如今,叶少再兜***,已经不算明智。”比盖中校叹息,“叶少对白晨蓓情深意重,说句实话,戈林将军也很欣赏。对于当年发生的事情,戈林将军也是深表惋惜。”

    “戈林将军怎么知道?”叶枫淡淡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叶少,”比盖淡淡道:“你先杀了昆东的儿子,然后杀了昆东,别的原因也有,但很显然,你肯定知道,当年白晨蓓的死,昆东也有份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那戈林将军有没有份?”叶枫漫不经心的问,“我想你误会了,昆东死的时候,我可在贵国警方眼皮底下,你总不会说,我有分身术,这个罪名我可承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比盖脸色不变,“这就是叶少的高明之处,你手上的性命,其实不比昆东少。但他是个毒,被人通缉,但你却是个名流,可以随意混迹会。戈林将军让我

    说过,沈孝天可能比你出彩,但是再练二十年,也做老辣。叶少,戈林将军很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谢他的夸奖。”叶枫没有丝毫得意,也没有了不耐,自从比盖说了白晨蓓之死后,他看起来反倒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戈林将军也很苦恼当年的事情,因为内部有个人背叛了他,也暗算了叶先生。”比盖先生终于说出了来意,“所以戈林将军想要和叶少联手,抓出这个心腹大患。这对双方来讲,都是有好处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,”叶枫摇头,“我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比盖有些吃惊,“叶少,你要知道,如果你和戈林将军找出当年的。。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兴趣,”叶枫深深的埋在沙发里面,嘴角一丝笑,看不出悲哀,“人死不能复生,过去的事情,就让它过去好了,我不想深究。”

    比盖收敛了吃惊,镇静了下来,伸手掏出一张名片,放到叶枫面前的茶几上,“叶少这个决定的确让人意外。我不知道你反对的原因是什么,但是如果你后悔今天的决定,随时都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。”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“不送。”

    比盖并不懊丧,站了起来,有风度的和叶枫告辞,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叶枫却用手指捻起了名片,嘴角一丝讥诮的笑意,伸手掏出打火机,点燃了名片,丢到了烟灰缸中,喃喃自语道:“戈林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比盖走出了叶枫的房间,才要上警车,德维狗皮膏药一样的贴着,“中校,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比盖冷冷的望了他一眼,“上尉,我不认为,我有向你汇报行踪的义务。你还是听从坦瑟上校的吩咐,好好的去负责叶少安全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恨不得他早点被人打死。”德维自言自语,满是埋怨,却不能不离开比盖远一些。

    比盖高人一等的上了警车,德维望着车子远去,一股尾气好像也特别牛气,脸上表情和闸板一样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喉结动了两下,一口浓痰如同出膛的子弹一样,吐在了一个路过行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个路人长的五大三粗,勃然大怒,“阿sir,这痰是你吐的不?”

    德维看起来怨气很足,一瞪眼睛,“是我吐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人看清楚他的军装,还有地痞无赖流氓泼皮混合在一起的嘴脸,不由的诚惶诚恐,点头哈腰的说了句,“没什么,我就觉得问清楚好。”

    “问清楚又怎么?”德维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看来执法的黑幕哪里都一样,要不怎么有一说,绝对的权利产生绝对的**呢。

    路人差点哭了出来,掏出纸巾擦去了让人呕吐的浓痰,只能讨好说道:“痰中带黄,长官你注意身体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德维嘴唇动了动,好像骂了句贱骨头,大摇大摆的横着走进了宾馆,看起来无所事事。

    想了下,想起没有吃饭,到了餐厅,要了份西餐,刀子叉子齐上,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叶枫带着千千走了过来,看起来也要用膳,千千一看到这人,就开始皱眉头,借口去洗手间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德维却端着盘子走到了叶枫这里,笑嘻嘻的坐了下来,“叶先生,真的巧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巧。”叶枫一张脸看起来被人打过一样,满是幽怨,“德维中尉,我想做个有品味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没有品味?”德维耍魔术一样的摆弄着手中的刀叉,在盘子里面划来划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没有品味。”叶枫淡淡道:“是品味抛弃了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低着头,看着德维刀叉的比划,似乎那个都比德维的脸潇洒很多。

    “这有区别?”德维拧着眉毛,冥思苦想的样子,“叶少,你能不能做点事情出来,也不会让我这么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,我是合法公民。”叶枫有些无奈,“我想德维上尉你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,我可以郑重的告诉你一句,”德维满是鄙夷的表情,“你被杀被大卸八块我不管,但是你在我的眼皮底下,只要做一件违法乱纪的事情,我都毫不犹豫的抓你。别人怕你的背景,我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蓦然间德维愣在那里,表情有着说不出的滑稽可笑。

    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德维的腰间,千千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你再不滚,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