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二十六节 无能为力
    晨薇这才回过神来,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,她显然是。

    在国内s城的一个教堂里面,这个男人的脸色,见到自己的那一刻,好像变的和魔鬼一样。好在他这次表现的还和正常人一样。这个人,雅琪姐好像认识。

    听到叶枫彬彬有礼的问话,白晨薇也恢复了正常,“叶枫先生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12dc7de

    “我是来谈生意,最近金迪公司准备进军东南亚,这里算是第一站。”云雅琪有些感慨,“这个世界实在太小,竟然能在这里碰到你。对了,叶枫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白晨薇显然并不知道家姐和叶枫的关系,她看起来,什么都不知道!不动声色的横移了一步,挽住了云雅琪的胳膊,多少有些心安,好奇的望着叶枫,显然女人的好奇心战胜了一切。

    叶枫想说,你来做生意,我是来搅黄生意的,可这显然不是个好答复,“我其实也是来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的,为开拓者开拓海外市场?”云雅琪还是陈年黄历,不过她当然知道叶枫已经离开了开拓者,“说说,看看我们有没有合作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呢,其实,”叶枫想了半天,“我其实是和t先生谈点生意。这个呢,涉及到国家机密,不好透露。”

    云雅琪吓了一跳,白晨薇却是扁扁嘴,低声说了句,“吹牛。”

    叶枫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谈,看到云雅琪手中竹筒,也是哑然失笑,“没有想到雅琪你也喜欢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一样?”云雅琪望着叶枫手上的竹筒,也是笑。

    “对了,白小姐,你刚才找我什么事?”叶枫目光望向了白晨薇,竟然能不起波澜。12dc7de

    “我想让你帮忙,把竹筒挂在那个树杈上。”白晨薇一指,选中的目标竟然和叶枫一样,“不知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,十分愿意效劳。”叶枫伸手接过竹筒,不由自主的问了句,“不知道白小姐有什么愿望?”

    白晨薇愣了下,有些脸红,“这个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那种腼腆的女人,显然不懂得拒绝。云雅琪却是不然,见到白晨薇窘迫,为她解围,“如果叶枫你肯把你的愿望告诉我们的话,我们倒可以考虑满足下你的好奇心。”

    她的言语中多少有些讥诮,显然认为绅士的有如叶枫一样的人,不应该有这种窥测别人**的爱好。12dc7de

    叶枫询问白晨薇的愿望,并非效仿网络偷窥狂,不过是下意识的举动。白晨薇和白晨蓓不同,但她是白晨蓓的妹妹,这就让叶枫多少有些爱屋及乌。虽然看起来,白晨薇看他很像乌,但是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不是太在乎别人看法的人,他有率性的一面。12dc7de

    “我的愿望嘛,其实没有什么不可对人言,”叶枫摸摸鼻子,“我其实是希望世界和平美好。”

    白晨薇‘噗嗤’一笑,更显娇媚,“这么说,你来到这里,就是拯救东南亚和平来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。”叶枫一付踌躇满志的样子,“白小姐,可以说说你的愿望了?”

    “晨薇,不要告诉他,他骗你呢。”云雅琪揭穿了叶枫的诡计,“鬼才相信他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愿望告诉你也无妨。”白晨薇不理云雅琪,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愿望?”叶枫看起来有些期待。12dc7de

    “你能帮我实现吗?”白晨薇也很有期待,“叶先生,我听雅琪姐说,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心中大悦,暗道女人都是这样,明明对男人很欣赏,却总是装作打击的姿态。真是应了一句话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,嗯,是为难男人。叶枫觉得思想误差,却不承认入乡随俗,被环境所改变。

    “我的能力其实也不算大,”叶枫有些谦虚,“不过很多事情对我来说,只是小case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,我也有愿望呢。”云雅琪忍不住道。她觉得叶枫不厚道,厚此薄彼,“我和你认识这么久,你不如先帮我实现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个,”叶枫心道,你有愿望,关我鸟事,不过既然美人开口,倒不好拒绝,“其实我的能力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和政客呆的久了,叶枫也多少染上些假大空的习惯,说起话前言不搭后语,却也镇静自若。

    “这不行吧。”云雅琪叹息道:“我们是朋友,你都不给面子

    图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冒汗,云雅琪趁热打铁的又说了一句,“难道你想追求晨薇?”

    叶枫不但头上在冒汗,就算脚底板都在冒汗,“雅琪,你有什么心愿,不妨说说,我看能帮,还是帮帮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我如果让你帮忙t先生|叶枫的一张苦瓜脸,云雅琪自鸣得意。她不知道自己一语中的,也不知道自己很有巫婆的潜质,“我就让你帮个简单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叶枫斜睨了白晨薇一眼,发现她在掩嘴在笑,忍不住心中一动,想起了白晨蓓,不由又是心痛。

    云雅琪半真半假的猜测并不正确,叶枫并没有追求白晨薇的想法。白晨薇既然是白晨蓓的妹妹,在叶枫心中,其实就和自己妹妹差不多,如果能为白晨薇做点事情的话,对他而言,不过是能减少些内心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买了些股票,但现在已经被深度套牢。”云雅琪幽幽叹息,颇有满仓中石油的忧愁。

    “你买了什么股票?”叶枫忍不住的问,心道我这股神,为你解决这点问题,还不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中石油。”云雅琪淡淡的一句话,却把叶枫惊的面无人色,“雅琪,这个难度高了点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的,帮不了?”云雅琪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从理论上讲,这个难度比让t先生当选还要困难,”叶枫一脸苦笑,“你能不能搞点低难度的愿望?”

    “有呀,”云雅琪笑道:“我没有满仓买了中石油。”

    叶枫多少来了点希望,“剩下的买了什么,我帮你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“中石化。”

    看到叶枫面无人色的样子,云雅琪忍不住的问,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摊牌,“其实雅琪,不瞒你说,我也买了一只股票。”

    “你买的什么股票?”云雅琪倒也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买了股票后,还想买个锣。”叶枫看起来痛心疾首,“其实这应该是买一送一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“买锣干什么?”白晨薇都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买锣后,想每天晚上出去敲敲,”叶枫淡淡道:“对你们说一句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二女异口同声的问。

    “平安无事啰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白晨薇不懂。

    叶枫摊摊手,“很遗憾,我买的是平安。我觉得以后的一年,平安是没有我的事了。雅琪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云雅琪本来还有些不满叶枫对白晨薇的巴结,听到这里的时候,忍不住用非常非常同情的眼神望着叶枫,“叶枫,我同情你。希望你能挺过去。”

    叶枫想说句同情兄,你不找我麻烦,我就已经烧高香了。白晨薇却是插了一句,“我想起我的心愿是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买股票了?”其余二人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为了天下股民着想,”白晨薇正色道:“叶先生,不知道你有没有能力,把印花税降下来?”

    叶枫做晕倒状,扶住菩提老树,想问候一些人的老木。等到幽幽醒转的时候,三人不约而同的笑,云雅琪笑后,又忍不住的叹息,“叶枫,你这种人,实在有趣。和你在一起,我都开心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开心,”叶枫目光闪动,“怎么了,项目出现了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先把这些都挂上去。”云雅琪把手中的竹筒也递给了叶枫,等到叶枫一股脑的把三人的竹筒挂上去的时候,这才说道:“不错。我们这次项目的确有问题,其实t先生我是他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她为难你?”叶枫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为难说不上。”云雅琪苦笑道:“大家都是心知肚明,我们能和她合作,有她的维护,好处肯定会有。必要的时候,多少意思下,这都是潜规则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枫想到了什么,嘴角有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可是她要的价格实在有些高,而且一副皇帝女儿不愁嫁的样子。”云雅琪叹息道:“她利用t先生的势力,倒也是如此。不过现在已经超过我们的承受能力,所以我为这个苦恼,这才和晨薇来到这里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