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二十五节 许愿树
    王宫依偎在湄公河南岸,是这里最为壮观的古代建筑充满了神秘神色。异域风情让人留恋不舍,金碧辉煌的庄重更让游客心存敬畏。

    大王宫四周都是白色的宫墙,都有五米之高,看起来颇为肃穆,装饰看起来宏雄华丽,规模极大。

    二人跟随游客来到宫内,只见到四处绿草如茵,鲜花烂漫,婆娑树影,满目春光。

    “春天到了。”叶枫走进来,也如旁人一样,东张西望。千千也和孩子一样,贪婪的观看让人近乎膜拜的美景。

    王宫四处都林立着各式各样的守护神,看起来狰狞凶恶,取自各种图腾信仰。千千见到了只觉得亲切,在她心中,显然觉得表面丑恶算不上什么,内心为善那比什么都强。

    本来相对叶枫说明这个想法,看到他的一双眼睛不望守护神,只是盯着来来往往的善男信女,或者说是信女,不由想把他眼珠子抠出来。

    “叶枫,我想起一个笑话。”千千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咦?”叶枫的目光终于从信女的身上收了回来,看到千千盯着自己,饶有兴趣的问,“没有想到你也会讲笑话,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对于男人,报纸和女人的相同之处在哪里?”千千板着脸问。

    叶枫尴尬的笑笑,挠挠脑袋,“是不是都是过了新鲜期的吸引力就大降?”

    千千一怔,没有想到得到这个答案,不由好气又好笑,“你们男人对女人的态度都这样?”灯~火

    叶枫咳嗽声,有些汗颜,“这个嘛,也不尽然,那你说二者有什么相同之处?”

    “我说呢,”千千淡淡道:“那就是报纸和女人一样,男人人手一份,却都想看看别人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叶枫听到,一挑大拇指,“千千高见。”看到千千的脸色不善,叶枫学王顾左右言其他,“千千,我发现古人的故事多半是胡编乱造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千千看到这小子幡然不醒悟,恨不得把他灌制成守护神立在那里,让他天天看个够,看美女千千倒不反对,可是像他这样,如此危险的时候还有闲心,要色不要命的实在少见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看古代什么西厢记,三笑点秋香,墙头马上的,随便上个香,靠个墙都有美女欣赏,”叶枫的口水好像都要流淌出来,“可是我在这里这么久,为什么没人青睐?难道宅男做的久,人也不帅了?我还指望一曲多情的春风,能够吹开某些少女的心扉,没有想到,这里春天早就过去,热的很酷夏一样。”灯~火

    “叶枫,你该知足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”千千一本正经道:“前一段时间,在湄公河边,那是鸟不拉屎,鱼不下蛋的地方,都能有美女等候你,专程约请你上床,嗯,是上船。你竟然怀疑都不怀疑的就上钩,我想凭借你的智商,这里如果有美女勾引你,恐怕就算把你做成守护神,你都茫然不知。”

    叶枫就算老脸有如鞋底,也是忍不住的发热,咳嗽了两声,“过去那么久,说它干什么。来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玉佛,很有名。还有中国明代的彩瓷,景泰蓝,最有趣的是,还有三国演义的壁画呢。”

    千千有些奇怪为什么到了这里的中国游客都喜欢看这个,在家门的时候,却都喜欢去看国外的东西,难道这个民族自豪感什么,也有种族歧视或者地域偏见?不过她还是很有兴趣的和叶枫一块,东看西看,从玉佛殿到佛骨殿,藏经阁,钟楼,感觉除了建筑不同风格外,看来很多地方竟有相似。

    二人转了一圈,来到一颗大树下。大树和大叔一样,十分的高大,就算十来个人都不能合抱,枝叶茂密,遮阴广袤,像是一把擎天巨伞,方圆诺大的领地都被它庇护。

    很多男女都在忙碌的来去,在树上挂着一种类似竹筒的东西,千千有些好奇,“叶枫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树是菩提树。”叶枫解释道。灯~火

    “废话,我当然知道是什么树,我问你那些人在干什么?”千千觉得叶枫有的时候很聪明,有的时候,蠢笨如牛。

    “哦,”叶枫倒是不以为许,“听说好像这里有个圣人,应该说是圣佛吧,在这棵树下悟道成佛,所以这棵树就成为善男信女的膜拜圣树。很久以来,流行个传说,只要有缘人,在这

    诺言,挂在树上,就会灵验。”压低了声音,“其▋|:

    “这可说不准。”千千摇头,“这么多人,说不定会灵验。”千千说到这里,快步的走到选购竹筒的地方,一会儿又走了回来,伸手到叶枫的面前,“忘记带钱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哭笑不得,却又觉得有点温馨,等到千千买了两个竹筒,一定要他也写个愿望的时候,推搪不得。想了下,取笔在纸片上写了心愿,投在绣筒,伸过脑袋想看千千写什么的时候,得到了一个爆栗。

    “看了就不灵了。”千千好像信女,认真一笔一划的写了心愿,放到绣筒里,双手合十,喃喃念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也知道。”叶枫装作先知先觉的圣人,好像那一刻被菩提树灵魂附体。

    千千脸色微红,“你知道个屁。”

    美女说粗话也是别有风情,叶枫看着有些发怔,竟然忘记了反驳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你猜猜我写的什么。”千千突然问。灯~火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什么我可猜不出来,”叶枫调笑道,看到千千要打,慌忙道:“我说出来,你可不准抵赖。”

    “你猜的中,我不会抵赖。”千千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猜你一定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,对不对?”叶枫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啊?”千千有些愕然,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对,”这下轮到叶枫愕然,“其实在玉龙雪山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很想去转转,但是因为我的缘故,你放弃了这个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细心,”千千有些怅然,“我当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的确有这个想法。不过现在这个并不重要,以后有机会再说。叶枫,你怎么突然会想到这个?”

    叶枫看起来有些穷酸,“我只希望你是什么仙女流落在凡间,或者是什么王公大臣的女儿,那我岂不一步登天?”灯~火

    千千撅着嘴,举起了竹筒,‘噗嗤’一笑,“其实我是仙女转世,手中拿着是观音娘娘的羊脂玉净瓶。这次下凡,专门是来收拾你们这些妖魔鬼怪。。。

    不等说完,千千已经笑的前仰后合,清风相送,笑声银铃般,不由招来了不少人的侧目。

    止住笑的时候,千千忍不住的催促,“懒鬼,写好没有,去挂竹筒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把竹筒递给千千,“有劳大驾。”

    千千轻轻敲了他手背下,“心诚则灵,你不亲手挂这个竹筒,许愿有什么用处?”

    叶枫搔搔头,有些叹息,从大树的一边找过去,千千望着叶枫的背影,有些痴痴,嘴角突然浮出一丝笑,从另一处找地方挂心愿。

    菩提树的主干就已经十分的粗壮,加上盘根错节,十分的广阔。叶枫从一边转过去,望着树上飘荡的竹筒,好像一个个风铃,心中升起了少见的柔情。他喜欢这种生活,喜欢看千千假装生气的样子,这无疑比看敌人的样子舒服的多。人呀,叶枫心中叹息,追求到的幸福,是不是真正的幸福?

    有感自己已经和佛主一样,在这颗菩提树旁得成正果的时候,叶枫选中了大树的一颗分叉。一人来高,看起来垫垫脚尖可以够到。才要走过去,树里钻出一个女人来,带来一缕幽香,看起来好像狐狸精的幻化。

    叶枫一怔的功夫,哑然失笑,这处的大树中是中空,可让一个人钻过。女人从那面过来,让人产生一种从树中变出来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。。个绣筒,看起来想要让叶枫帮忙的样子。可是话到嘴边,女人突然住口,睁大了眼睛,掩住了樱桃小口,惊诧莫名。

    叶枫也是愣在那里,目瞪口呆的望着女人,那一刻的脸色,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清风徐徐,却已经有了凉意,叶枫的嘴张了两张,竟然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晨薇,挂好了没有?”一个声音从旁侧响起,另外一个很有女人味的女人走了过来,看到女伴的愕然,扭头向叶枫望过去,也是一脸的错愕,“叶枫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叶枫回过神来,笑容有些牵强,“雅琪,你怎么会来这里?白晨薇小姐,你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