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二十四节 司空明的秘密
    千有些好笑,又有些好奇,她是做梦也想不到叶枫这怪的点子。

    “徐放鹤的回答显然不对。”千千忍不住的问,“叶枫,那应该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叶枫回答的简洁明了。

    千千有些脸红,“对不起,叶枫,我知道,不应该问你这个问题。这是你们的秘密,你说的对。。。。

    看着叶枫微笑的看着自己,千千有些赫然,“叶枫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枫伸手轻轻的拉住千千的手,“千千,我已经说过,若你都不信任,我还能信任哪个?我们暗语的答案就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千千一愣,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,不由哑然失笑,“这么古怪的答案,要让我想半天才明白!”

    叶枫多少有些得意的样子,“我们想出的东西,就是让别人意料不到。开始司空明还觉得不妥,后来总算赞同了我的主张。千千,如果是以前,我肯定不会告诉你答案,但是这次不同,我想你应该知道的更多,那样你会更安全。”

    千千蹙眉,“那你呢,叶枫,我真的很担心。虽然我知道你有三司,可是另外两个,我从来是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。豹组的徐放鹤既然得不到司空明的信任,但是司空明在哪里?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这是我的底牌,不到最需要的时候,我是不会让人看到。不仅你没有见到过司空明,就算徐放鹤也从来没有见过。千千,我不是不信任你,我只怕告诉你,你见到他的时候,难免的露出马脚。其实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的是,他并非人在千里之外,而是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,而且一直和我保持联系。”

    千千听到了真的吓了一跳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叶枫只是想笑,“你多半猜不到他是谁,很难有人猜到他是谁。你放心,我远远比你想像的要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说司空明就是崔贞爱吧?”千千不能不这样猜测。

    叶枫瞋目结舌,“千千,对于你的猜测,我自愧不如!”

    千千也是忍不住的笑,觉得没有可能,“你若说崔贞爱就是司空明,那估计上帝都想不到。”她的神色已经轻松了很多,这些日子,她其实一直都在焦虑中渡过。这下陡然听说叶枫一直在运筹帷幄,多少有些放心,她知道叶枫不会骗她,“叶枫,既然沈孝天接替了你的工作,接下来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千千,你可能不知道,梭哈中有一种技巧叫偷鸡。”叶枫嘴角一丝狡黠的笑,“底牌小的会采用高姿态吓退敌手,但是底牌大的,却要示弱,尽可能争取一副牌局中更多人的跟进。我们现在有底牌,需要做的就是,吸引更多人加入进来,然后从这次牌局中,得到的最多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叶枫如果说过去的三周,无所事事的话,那他在随后的日子里面,更是无聊。就算是坦瑟上校用来监视叶枫的德维上尉,对他好像都已经失去了兴趣,很久不来拜访。

    f国大选在即,沈孝天不知道是因为惭愧,还是太忙,本说趁叶枫有空的时候,洽谈一下尚可饭否。可现在他好像忙的饭都顾不上吃,更不要说来看望叶枫。

    叶枫做网虫的时候,千千就看电视,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对政治如此的有兴趣。或许女人天生就是政治动物,早早就用粉饼构造政客的脸皮。心思的细腻迂回就算政客的勾心斗角都是自愧弗如。

    千千喜欢看电视,更是因为里面有沈孝天。她想看沈孝天,是因为比较厌恶沈孝天。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,可能不讲理由,她要是厌恶一个男人,更是没有理由。

    可就算千千讨厌沈孝天,却不能不承认,这个沈孝天的发展之快,影响之广,就算是叶枫,都是不能比拟。

    叶枫更习惯暗中操作,做幕后的推手,但是沈孝天则不一样,他是突如其来,却在几天之间,遍地花开。这得益于他本身的名气,他来到这里名义上休假,却在基尤的邀请下,举办了一次义演,义演的收入全部用来做慈善,这让m党的民意测验的满意指数转瞬高了两点。

    当然民意测试满意指数,到底是不是沈孝天的功劳,别人不得而知,媒体的报道永远比真相要吸引别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不过一两周的时间,沈孝天已经成为这里的政客新宠,不管m党,是w党,都会想办法拉近和他的关系,他>

    率看起来比t先生还要多。如果是外人到此,多半以大选。不过他倒有个底线,那就是莫谈政事,他可以为任何党做什么有利公益的事情,但是媒体问他支持那个政党的时候,他总是拿出无可奉告的挡箭牌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看出来,沈孝天这么会演戏。”千千盯着电视,看着里面的沈孝天春风得意,忍不住的叹息。

    电视里面的沈孝天正在一个电台做客,一脸还是谦顺的笑容,此刻正在说,“至于新专辑的录制,目前正处于紧张的后期制作中,在这里,我要感谢我的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还有师父?”电台里面的美女主播一脸的惊诧,好像发现了第九大奇迹,“那沈先生可否说说,贵师父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”沈孝天有些为难,脸上却露出了尊敬的表情,“我师父向来低调,他虽然引我上路,却从不在这个***。而且他喜欢平静,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,给他的生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请你们原谅,我不能透漏他的姓名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说的情感交融,看起来很像艺术人生,自然引起播音员的赞叹,说什么今天你以你师父为荣,以后你师父肯定以你为荣,沈先生这么为他人考虑,真是难得的艺人典范。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响,千千已经关了电视,扭头道:“叶枫,我还以为自己可以忍住十分钟不吐呢。这个伪君子,亏得他还好意思提起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却是丝毫不以为意,做了几天的宅男和网虫的生活,终于有所厌倦。伸个懒腰,站了起来,“他的嘴长在他的鼻子下面,怎么说是他的事情,听不听是我们的事情,毕竟言论自由嘛。再说,人家感谢我,不想打扰我,也是一番好意。”

    千千鼻子里面都是冷气,“他是伪君子,你是岳不群,你们一团和气的尔虞我诈。我知道你肯定算计别人,要不不来,要不就会打他到地狱十八层。你现在说他越好,我只怕他死的越惨。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笑了起来,“你明白就好,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相反,只能让你迷失方向。对了,今天大王宫好像开放,上次时间匆忙,没有去成,这次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,你还有心情去游玩?”千千忍不住道:“最近我观察了你接近的人物,除了招待,小姐,还有送盒饭的小丫头,再没有别人,你不要告诉我,司空明就是他们几个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千千,你要知道,现在有多少眼睛看着我?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千千发现无知者无畏并不正确,她无知,但是心虚。

    叶枫扳着手指头,看起来还要把脚趾头也举起来,“坦瑟上校,柯宋,金梦来,基尤现在虽然看似不和我联系,你相信他会对我置之不理?这还不加上一直在暗地里面的沈爷,花铁树,还有那个现在恨不得把我砍成白斩鸡的戈林将军!”

    千千愣住,她知道叶枫的敌人多,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,他认识的都是敌人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虽然在酒店,可是和我接触的任何人,都已经在他们的视线之内。”叶枫淡淡道:“我的任何一种联系方式,都可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中,包括是上网!司空明不是傻子,他就算出现,也会恰到好处,而不会自爆行踪。”

    千千点头,又有些犹豫,“那今天出去,安全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想去,王宫都可以。”叶枫神色平淡,自信的口气却是不容置疑,“其实我今天想出去,只是因为心情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捡钱了?”

    “比捡钱还高兴。”叶枫凑了过来,在千千的耳边低声道:“司徒空已经有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死?”千千震惊莫名,转瞬欣喜非常。

    “他当然没死。”叶枫敲了千千个爆栗,“他要是就这么死了,我不如买块豆腐撞死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哪里?”千千拍拍胸口,舒了口长气。

    “他在一个很危险的地方,”叶枫低声道:“有个人救了他,却又软禁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叶枫看了她半晌,敲着她的脑袋,“你这个也是可以来思考,而不是总是被烧烤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骂我是猪脑袋吗?”千千沉腕反切叶枫的肋下,提腿踢向叶枫的屁股,叶枫却已经大笑出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