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二十三节 暗语
    枫带着千千,缓步的向门外走去,好像还等待什么。▋

    不出叶枫意料的是,没有人注意,也没有人挽留。所有人的目光,都在沈孝天的身上,叶枫并不知道,他和千千转身向外走去的时候,沈孝天的目光,已经落在了他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很显然,沈孝天知道他们的到来,他尽量避免和叶枫目光相对,目光也是闪烁不定,和刚才的镇定自若判若两人,是不是因为觉得问心有愧?

    叶枫走出了基尤的府邸,伸了个懒腰,呼了口气,喃喃自语,“虽然远远没有到了水落石出的时候,但是现在,已经露出冰山一角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,虽然我知道你以前说的有道理,可是我总觉得你现在很消极。”千千低声中带有不安,“你到现在为止,没有任何举动。伯父也不出手,四叔又离开了这里,司徒空下落不明,沈孝天看起来,又站在了沈爷的那面。最少他参加这个宴会,并没有和你说。我对你又无法帮助,我怎么觉得,觉得。。。。

    千千看不出叶枫的心思,止住了下文。叶枫还是笑,并没有什么沮丧。他在失意的时候,向来都是和独狼一样,在没人的地方,舔着自己的血淋淋的伤口。他不会在众人面前表现他的痛苦和孤独!

    “众叛亲离,或者是困兽之斗?”叶枫接了下文,凝视着远方的黑夜。

    都说黎明前的那一刻是最黑暗的,但是现在看起来,黎明还很遥远。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千千黯然。她不太喜欢叶枫的春风得意,可是更不想看到他的孤独拼搏。

    “就算所有的人都背叛我,可是你不会。”叶枫拉住了千千的手,轻声道:“千千,我需要你帮我做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千千握紧了叶枫的手,目光坚定,“只要你不让我走,我什么都会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”叶枫的嘴角一丝涩然,“我虽然能够承受孤独,但是我也害怕孤独,我想让你帮我。。。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突然顿住,身子一凝。同一刻的时候,千千的手已经按到了腰间,叶枫缓缓伸手按住了千千的手,止住了她的拔刀,转过身来,一个人已经低声呼了声,“叶少?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,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二人的身后。他的步伐有着猎豹一样的轻盈,块头看起来更和豹子一样,健壮极为的危险,全身上下没有一块赘肉。

    千千心中暗凛,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人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叶枫并没有紧张,只是问,“徐头,有事?”

    徐头就是徐放鹤,也是司徒空安排在沈孝天身边的贴身保镖,更是豹组的成员。叶枫想到这里的时候,有些心痛。

    虎豹两组本来都是司空明负责,司空明和司马照一样,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。自己在他们三人身上,倾注了太多的心血,他们在龙虎豹鹰鸽五组的心血,也一直并不比自己少。

    可因为自己的嘱托,司空明调用豹组的几个成员来保护沈孝天。徐放鹤是豹组的成员,虽然是外围,但是他已经知道了一些东西。现在徐放鹤保护沈孝天,沈孝天又被沈爷当枪使用,不用问,沈爷对自己的龙虎豹鹰鸽五组也有所闻。

    其实叶枫知道,就算没有沈孝天,他的五组也不算神秘,对于沈爷来说,了解并不算困难。

    沈爷对他知根知底,更是知道他的弱点。他的弱点恰恰是他的强项,一个是女人,另外一个就是朋友!

    现在唯一让叶枫欣慰的是,他从来不把所有的鸡蛋,放在一个篮子里面。沈爷是冰山一角,他叶枫的五组何尝不是如此!

    以前的话,他可能会和徐放鹤成为朋友,但是现在,他说的一切,都要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叶少。我很高兴,能够再次见到你。”徐放鹤对叶枫是尊敬的表情,这让叶枫第一次觉得不是自豪,而是负担。他知道很多人尊敬的背后往往是疏远,赞美的含义却是打击。糖衣炮弹打谁都管用,他叶枫也是常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一样。”叶枫想了下,“孝天在里面,你们不保护他?”

    “是沈先生让我来找你。”徐放鹤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没有意外的表情,“他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千千咬牙握刀,心道这个沈孝天未免太过嚣张,抢了叶枫的风

    道还来奚落?

    对于沈孝天这个人,千千并不熟识。沈孝天就算是火星来的,在她千千的眼中,也不如叶枫的一根手指头。她知道沈孝天是叶枫带出道,也知道后来叶枫失踪,他归到了金梦来的手下,现在这个人一直叫叶枫师父。

    可这世上悲哀的往往是,教会了徒弟,却饿死了师父。

    沈孝天红遍东南亚,千千知道,沈孝天是个菩萨心肠,千千也知道,沈孝天在很多女人中,还是绝种好男人,这个千千更知道。可是沈孝天只要和叶枫作对,沈孝天在千千眼中就什么都不是,只是敌人!

    愤怒归愤怒,千千却不多说什么,她只是看着叶枫的反应。叶枫的平静看起来,这不过是场正常的社交邀请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问,不知道这几天,叶少哪天有空。”徐放鹤恭敬道:“他想找半天,过来和叶少谈谈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“他是忙人,我是闲人,时间应该他安排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说,”徐放鹤有些诚惶诚恐,“沈先生对于叶少,一直都是恭敬有加,他有很多话想对你说,但是他要亲口对你说。现在他要托说的只有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眉毛一扬。

    “他想说,他也是迫不得己,请叶少原谅。”徐放鹤叹息一声,“叶少,我这三年来,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出来,我知道他,其实很为难。可能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。。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,我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叶枫截断了徐放鹤的话头,“你是想说,他并不想让我为难,他现在做的事情,看起来和我作对,其实却是沈爷的吩咐?”

    徐放鹤有些诧异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回去告诉他,完全没有这个必要。”叶枫微笑道:“沈门的利益,就是我们的利益,这没有任何冲突。任何人处理好这里的事情,都是沈门的骄傲。我也很高兴他能代替我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徐放鹤看起来有些诧异,望了叶枫良久,显然不明白他是真心话,还是打肿脸充胖子,“我相信,沈先生知道叶少这么想,肯定会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着拍拍徐放鹤的肩头,“你们都想的太多,尽心的为沈爷做事就好。好了,我还有事,你也要回去保护孝天了。”

    徐放鹤听出他结束对话的意思,点点头,转身离去的时候,突然问,“叶少,我有段时间,没有见到司徒先生,他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段时间没有见到。”叶枫笑容满面,“怎么的,他没有联系你?”

    徐放鹤脸上露出忧色,斜睨了千千一眼,想要说什么,却又不方便的样子,“叶少,你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的月亮真圆呀。”叶枫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放鹤抬头看看天空,发现是个薄阴天,不由失笑,“叶少真的会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叶枫眼中光芒一闪而过,也笑着应了句,“生活太乏味,适当的玩笑,有益身体健康。”

    徐放鹤苦笑下,转身离去。叶枫望着他的背景远去,嘴角一丝难以捉摸的笑,又说了一句,“今晚的月亮真圆呀。”

    千千忍不住的笑,“叶枫,你到底说什么,让人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叶枫淡淡道:“千千,这个徐放鹤有问题,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千千一凛,“他是沈孝天的人,当然会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声,“看来我也看错了很多事情。徐放鹤本来是我豹组的成员。”

    千千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,“那他出了问题,是不是说你的豹组也有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枫摇头,“那倒不是。不过现在我的身边,看来除了你,眼下真的没有什么人可信。司空明和我有约定,无论新老豹组成员,和我联络,一定要有暗语才可相信。这也是他为我确保所有的人可信的一个原则。因为你永远不知道,什么人会永远的忠于豹组。我每过一段时间,都会在网上得到他的暗语,人虽不变,暗语却会经常改变。徐放鹤没有得到暗语,这就是司空明通知我,此人不再可信!”

    千千瞋目结舌,“叶枫,这么说,你刚才说的那句,今晚的月亮真圆呀,就是你们的暗语?”叶枫点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