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王者归来 第十九节 感情交易
    人沉寂了下来,春若兰不再说话,只是目光闪动,显考什么,她无疑是个聪明的女人,她又像是叶枫的敌人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敌人比朋友更了解你。

    “你来到这里是为了t先生?

    叶枫吓了一跳,“若兰,你知道我们的规矩,我不会和你说沈门任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说吗?”春若兰淡淡的笑,“你听着,无需回答。”

    叶枫继续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的时机的确很好,但是也有问题,”春若兰叹息一声,“据我所知,坦瑟上校代表的军方势力对你们已经是深恶痛绝,决定好好给你们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叶枫目光闪动,显然是在思索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政局可以说是火山口上一样,”春若兰沉吟道:“沈爷把你推到幕前,让你来谈判,显然是准备挽救,但是沉疴已久,真的很难。你现在的形式看起来很窘迫,以前的你,算无遗策,但是现在到了这里,竟然轻易的被人暗算,而且只有千千在你身边,这已经很不正常。我敢说,沈门对你的生死已经不算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的生死倒还关心。”叶枫的眼中终于流露出一丝悲哀。

    “很显然,如果我的猜想成立的话,你三年前就想背叛沈爷。”春若兰眼眸光亮一闪,“这三年来,我虽然不知道你去了哪里,但可以肯定的是,你比以前退步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叶枫并不恼怒,只是说了一句,“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很危险,”春若兰咬咬牙,“我不信你没有看出来,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置身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中,但是我的出现,无疑是你的救命稻草!只要我们二人联手,我想你有天大的错误,沈爷都只能忽略!”春若兰顿了下,一字字道:“叶枫,这种情况下,你还是不想选我?!”

    春若兰和叶枫认识的任何女人都不一样,她太聪明,太冷静,她已经把爱情等同于交换。

    这种交换很多人其实都在做,但她做的实在太直白一些。

    叶枫没有躲避春若兰的目光,只是问了句,“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是聪明人的话,就应该接受我的建议,”春若兰看起来不像谈感情,更像谈生意,“我并非那种喜欢吃醋的女人,我知道你有过很多女人,我甚至可以容忍在我们结合后,你去找别的女人,我的要求只是我们能在一起。我们只要能在一起,借助我家族的力量,你的危机显然可以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声,“我真的很难相信你爱我这么深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笑了,“我也不敢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宁愿相信你也是出现了危机。”叶枫淡淡道:“比如说,你想利用我,挽回你在家族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脸色变了下,缓缓道:“你真的这么看我?”

    叶枫点头,“我不是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脸上有了不解,更多的却是诧异,“你拒绝了我的帮助,只是因为你不爱我?叶枫,你什么时候变得爱情至上?你难道不明白,爱情有的时候,不过是个童话?”

    叶枫望了她半晌,“我喜欢童话。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执着的选择我,”叶枫说到这里的时候,终于收起了懒散,正色道:“若兰,你若是真的有困难,我可以帮助你,但是我绝对不会用感情做交换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久久的凝望着叶枫,眼眸深处一抹奇异的光芒,“我真的很难相信,以前那个玩世不恭的纨绔才子,竟然会信仰什么爱情至上。我只知道,爱情对你来说,不过是场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要你相信。”叶枫笑笑,摊摊手,“我的态度已经很明确,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。对了,如果真的如你所说,你不得不选择一个男人的话,沈孝天其实不错,你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,你真对我一点感觉没有?”春若兰难以置信的表情,还在试图挽救,“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联手,会有什么前景?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叹息,“三年前或许有,现在呢,只是回忆中有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咬着牙,“叶枫,你记得,我如果不是你的朋友,就可能是你的敌人,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叶枫无动于衷,“我的敌人现在已经很多,不在乎再多一人。再说,就

    下与我为敌,我输的起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望着他的平静,终于叹息一声,“你还是那样的任性,但却已经变了太多。我不知道应该恨你,还是欣赏你。既然如此,我和你之间,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要走的时候,叶枫突然叫住她,“若兰,我可以问你一句话?”

    “你问。”春若兰止住脚步,并不回头。

    “沈孝天是个不错的男人,你不喜欢他,只是因为他没有我的权势?”叶枫缓缓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,只要娶了我,再平凡的男人也能一步登天。”春若兰冷冷道:“更何况,他不是一个平凡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喜欢他?”叶枫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表里不一的男人。”春若兰说完这句话后,开门出去,留下来有些诧异的叶枫,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春若兰才走,千千已经来到了屋内,她显然一直就在门外,她并不放心叶枫。

    轻轻的带上房门,千千压低了声音,“叶枫,你为什么不接受春若兰的条件?这对你,好像很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听到了?”叶枫笑。

    “我怕她对你不利。”千千有些脸红,“所以我在门外听着你们的动静。她显然也知道,但是她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个任性的人,但也是个聪明的人。”叶枫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好像她和你一样。”千千忍不住的笑,“你评说着她,就和评说你自己一样。”看到叶枫也在笑,千千突然问,“叶枫,我就知道春若兰的家族势力很大,但到底如何,我并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忘记了一首诗?”叶枫笑的很开心,好像刚才又做成功了一件事情,千千见到了,不知道他是超然,还是没心没肺,“什么诗?”

    “肃肃莲花界,荧荧贝叶宫。金人来梦里,白马出城中。”叶枫沉声念道。

    千千哑然失笑,“这个我怎么会忘记,这本来是沈佺期做的一首诗。沈爷姓沈,喜欢附庸风雅,所以特别喜欢这首诗。后来花叶金白四兄弟的起名,就和这首诗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忘记,这首诗还有四句。”叶枫淡淡道:“后四句是涌塔初从地,焚香欲遍空。天歌应春籥,非是为春风。沈门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,这首诗讲的其实是两个势力,前面的是沈门,后面四句是指另外一股势力,春家就是其中很重要的组成。沈门和春家其实一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敌友分的并非分明。”

    千千不由变色,“你是说春家可以和沈门分庭抗礼?”

    叶枫点头,“一点不错。沈爷的势力发展到了现在,已经处在瓶颈,春家也是如此。沈爷在几十年前,就已经尝试和春家合作。不过到了今天,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。沈门想要突破瓶颈,在沈爷看来,和春家合作是最好的方法。春家想要攫取更大的利益,最好的合作对象,显然就是沈门。”

    千千有些苦笑,“叶枫,这段时间,如果没有听到你和坦瑟上校的说明,我真的不知道,自己一直赖以生存的沈门,竟然有着如此庞大的力量和规模。可是听到你说春家也有这种势力的时候,我还是想问,难道春家的人,也是和沈爷一样的发展?不然怎么看起来,如此的规模,竟然能和沈门对抗?”

    “其实说起来有些意思,”叶枫笑道:“沈门虽然称呼为门,但却更像是家族的模式。沈门的发展,有赖于沈爷的目光独到,而且投机的恰到好处。春家虽然看起来是个家族,但是却和一个门派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门派这么牛皮?”千千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叶枫收起了笑容,脸色已经有些凝重,“洪门。”

    “洪门?”叶枫的凝重并没有引起千千太多的诧异,因为这个名字听起来虽然熟捻,但是对于千千而言,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概念。

    “洪门很厉害?”千千看到叶枫望向自己的眼神,有些赫然,“叶枫你知道,我对这些东西并不算懂。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笑了起来,“我其实也很羡慕你的不懂,对于很多人来说,不懂其实是个福气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